优步小说网提供清空万里免费阅读全文
优步小说网
优步小说网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阅读榜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全本的小说 拯救人凄 花艳人生 风蓅武林 变狌小薇 好色滟妇 重生项羽 娱乐后宮 逢舂沨流 猎艳都市 乡村艳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优步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清空万里  作者:星野樱 书号:35637  时间:2017/7/25  字数:5111 
上一章   ‮)下(花雪 章二廿第‬    下一章 ( → )
话说,这世间估计也只有老天爷才会将雪花,雨点之类的东西,不分门第,不论身份的到处洒了,康熙四十二年底的大雪纷飞了整个北京城,紫城也自然不能独善其身,皑皑的白雪落在宫楼阁台,景致盎然,却只是被上,下朝了的官员们匆匆一瞥,每年如此的景致终是不会吸引人去多看几眼。

  已经有几分厚的白雪,被太监们用扫帚给扫到了道路两旁,不可避免地沾染了一些灰泥,然后,依旧是几条清晰的路,没有一丝犹豫地摆在每个人面前,不会弄的朝靴,不会踩出噪音的石子路,配合着许多走进这座紫城的人们…

  “主子,这雪冻人,你身子本就虚寒,别在这冻着了。”一名宫女礼数周到地福着身子,对着面前一位银白旗装,妃子打扮的女子背影说到。

  那背影不说话,只是呆呆地立在雪里,‮弄抚‬了一把手里还没开的腊梅,几把雪花从她并不白的手间滑落,掉在她花盆的鞋边,砸出一点雪印,她被庄重的旗头着,只是视线微微向下瞥了瞥,略为细柔的声音幽幽地响了起来:“…我还以为该是时候了…”

  “这花,开得一年比一年晚了…”她转过身来,一对细柔的眉毛不带挣扎地向下低垂着,眼眸带着几分灵动,少了几分跳角却不合她有点垂然的眉毛,微微上扬着“去年这时候,已经开了…”

  宫女没有说话,只是缩在一边着手,一边的小太监也只是跪在一边,她抬头看了一眼有点灰的天:“离下朝还有多久?”

  “…回主子,估摸着,也应该下朝了,万一皇上去了主子那儿,主子却站在这里没有接驾,该如何是好,求主子别等了。”宫女福了个身,却只是抖着身子,没有一丝上来相劝的意思。

  “…依着日子算,今儿个,皇上不会来,我在这赏会梅…”她依旧站在雪里,任由雪花砸在她的旗头上,几乎有点享受地站着那儿轻摇着脑袋,却在一瞬间,发现一片阴影笼罩了她的上空,轻轻地仰起了头,一把油纸伞从身后罩着她的上空,不再有一片雪敢大着胆子在她的身上放肆…

  回过身子,却见一张和自己八分像的笑脸落入她的视线,那薄向上轻勾,带起温暖的弧度,声音轻柔地旋出了口:“额娘,要赏梅,却为何连把遮雪的伞也不带?”

  “八阿哥吉祥!”宫女,太监猛然跪了一地,对这不知何时撑着伞靠近的八阿哥打着颤抖,他们心里清楚,那句话表面上对着良妃在说,实际上却在责怪他们。

  良妃旋过身子,眨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轻笑:“我来看这腊梅什么时候才能开…雪一下,离梅开之也便不远了…”她将手伸去摸那花瓣上的雪,却被另一只来自身后的手抓了回来…

  “额娘想赏梅,儿臣可以奉陪,却得挑个暖,带上御寒的东西,今作罢可好?”他一边说着,一边动手解下了挂在身上的灰白裘,附在良妃的身上。

  “你来了,我能不作罢吗?”她却也没有坚持,只是轻轻地笑“等梅开之,你来陪我,选两只,送去给你皇阿玛,可好?”

  “可有儿臣的份?”他手里撑着伞,轻笑着拉着良妃往回走,对走上来想要把他们打伞的下人,只上冷冷地挥了挥手,打发他们离开。

  “你稀罕额娘的梅花干什么?听说,你府上最近不缺花花草草才是。”低笑着,取笑了他一声,却换来他欣然接受地耸了耸肩“到底是谁人送的花草你还不知?”

  他淡然一笑,正要开口,却见她捂住口,猛地咳了一阵子,刚要说的话被回了喉头,他皱起了眉头,手轻轻地顺着她的背,却见她有些心虚地抬头看向他…

  “咳…咳…这…不是…不是今淋雪才染上的…”她急忙地解释着,却瞥见他只是扯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柔声回答着,他明白,却更加小心地拉着她往回走…遮雪的伞也更加往她那边挪了挪。

  直到回到她的寝宫,他立刻命人端来的炉火,看着她喝下汤药,最后劝着她上休息,看着她终于睡着了,这才算安下了心来,转身坐在寝宫的正厅上,只是端起那杯有些凉的茶,轻啄了一口,盯着已经沉到杯底去的茶叶,没去看那些个跪在那里打着抖的宫女和太监:“…看来,你们这些奴才根本没把八爷我的话往心里搁…”

  “…”回应他的,是一阵沉默…

  “来人,给我拖出去,每个人三十大板。”他口气悠然,轻柔,完全不能联想到他话语的内容,轻轻地放下手里茶杯,仿佛一个轻响都会惊动里面刚刚睡下的人,扫了扫身上的朝服,看了一眼,那些人并没有求饶,很自觉地走了出去,很好,还算他们知道,吵醒了额娘,只有更多的板子吃。

  他踩着朝靴,跨过了门槛,瞥了一眼满院子里的花草,因为冬雪而覆上一层银白,雪花飘得肆,把屋檐下的台阶也染了个,跟上来的小太监,将他的灰色裘给他披上了身,他轻轻地走下台阶,却对着领罚的宫女太监淡淡地说:“拖远点,不准吵着良主子。”

  “喳!”拿着板子的奴才们只是低头称是。

  他的裘在地面上拖出一条雪痕,没去走那些小太监没没夜扫出来的路,非是让朝靴沾得漉漉的,寒气进他的脚里,冻得没有知觉,雪天的傍晚总是来得特别快,他踩着已经透的靴子走出了宫门口,坐上了回府的轿子,靠在轿子里休息了一阵,直到到了府邸,才听见有人叫他。

  他从轿子里下来,没去漉的朝靴,还是习惯性地走向后门,手在正要开的门上顿了顿,眉头轻轻皱了皱,拨开了门闩上集下的雪,终是将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

  一束绽放了的腊梅轻靠在墙角边,鲜红地靠在皑白的雪地里,而某个正放下难得有品位的腊梅的瞪大着眼睛向他看来,刚放下腊梅的手,不知道该收回来,还是放在原地,只是尴尬地杵在那里,蹲下的身子,也忘记了要站起来行礼,只是仰着脑袋,看着他漉漉的朝靴跨出了门槛,走到她的面前来…

  她的头上满是雪花,连眼睫上也不幸免地沾上了些许,穿着冬衣的她,包得像个馒头似的,脚上的冬鞋也被雪花染得漉漉的,和他的靴子一样,颜色变得深邃不少…

  她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瞥了一眼刚被她放下的腊梅,算那个死小孩有良心,看在她帮他炒蛋炒饭哄他阿玛的份上,把他家院子里早开的腊梅折了一枝让她拿去嫖…呃…不…是送给八爷…好歹,这也算从四爷府扣出的一点东西,送给八爷,以弥补八爷以前的损失嘛…

  他俯视着她,看了一眼搁在墙角的腊梅,却没有弯下身子去拿,只是好整以暇地向她伸了伸手,执意要她亲自把那束腊梅递到他的手上…

  她将腊梅拿在手里,站起身子拍了拍自己满身的雪,刚要开口说什么,却被他一把捞进怀里,没有任何预警地让她撞进自己的口,她甚至来不及反应,鼻子便被他的口撞得酸痛,眼前一片漆黑,手也几乎没力地垂在腿边,脚尖微微向前倾着…

  他感到她在他的怀里打着抖,由一开始冷得打抖,到后来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而紧张地打抖,越来越厉害,就连落在他身上的雪花,也一并被她抖了去,他不说话,只是发出几声低回的笑声,落在她发烧的耳朵里,惹出一阵更加剧烈的抖动…

  现在是什么状况,她在他一片清新的气味中找属于自己的思想,却发现视线漆黑一片,头脑空白一片,追溯到她还有记忆的前几个镜头,然后回放,她的脑袋里印下的是,他有些淡然却带着深意的笑,她解释不了,但绝对不表示心情很好,他看着腊梅的眼神有点清冷,但又不是全然的拒绝,最后的镜头,对…对…他一边皱着眉头,一边用右手拉过了她的左臂,不由分说地按住了她的脑袋,往他,然后…她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冷吗?”他的声音从她的后脑勺传来,她感到肩头有点沉重,呃…好象是他把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了,她想要深呼吸,却发现他那丝绸般的衣服总是附着她的鼻子,她脑袋缺氧的厉害,牙齿不停地打颤…

  “这样还会冷?”再收紧了一点手臂,他的声音带着疑问,最后上扬的弧度带着点回旋,转得她脑袋晕呼呼的,口的心脏超负荷运转地哗啦啦,脸颊烧烧的,她缩在他的怀里,试图寻找属于自己的思想…却发现自己的脑子全是一阵鞭炮声,噼里啪啦地砸得地思考不能…夏耀,你冷静点…你千万要冷静一点…你得想一想,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你是夏耀,不是被下了**的那个…

  “那…那个…”她终于找回了一点属于自己的声音,却发现声音有那么点憋屈,轻轻地在怀里咳了一声,却来自头顶上方,属于他的一阵的闷笑,她撇了撇嘴,发现自己再也不能忍受了,狠力地一掌将他推了开来“我要呼吸!呼呼呼呼呼…”她大口地深呼吸了几口,这才没有成为因为一个拥抱就窒息而死的第一人…

  终于将缺氧的大脑给解救了回来,这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件人神共愤的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几乎不可置信地咽了一把口水,她竟然用这两只狗爪子把八爷华丽的拥抱推了开来…她在搞什么…这显然说明一个问题,狗急了终究还是会跳墙的…

  瞥了一眼,被她推开的八爷,他只是挑着眉头看向她,站在一边没有说话,轻笑的表情也没有退下他的脸孔,她心虚地看了一眼她刚刚貌似还呆了蛮久的口,咽了一口口水,一瞬间什么小老婆的问题给她抛到太平洋去喂鲨鱼了,抓了抓脑袋…

  “呃…刚刚的,不算好不好…”她的视线在他口上瞟下窜,就是不敢往他脸上看去…

  “什么不算?”他对她吃干抹净的行为不予认同,哪有不算的道理…

  “…就是…那个…”她的手指缩了缩,指了指他的口…

  挑了挑眉头,他靠在背后的墙壁上:“为何不算?”千万不要告诉他,她每天送花给他,只是为了发一下过剩的精力,没有其它别的意思,如果是这样,他保证,立刻就会发生人命关天的大事…

  “…呃…”她咬了咬下,控制住自己快要漫溢出来的贼笑“我…可不可以…再试一次看看…”刚刚那感觉实在太憋屈了,她还感觉到那什么腾云驾雾了,还有什么飘飘仙的感觉,就感到鼻子一阵堵,堵得她差点驾鹤西归,还好她学过游泳,懂得闭气,否则,估计八爷就要成为杀人凶手了,杀人不眨眼的…

  “…噗嗤…”他住快要飞出喉头的笑“那你是不是先呼吸完了,再靠过来比较好?”他给出非常中肯的意见,看着她皱着眉头,使劲地点了点头…

  然后张大嘴巴,开始深呼吸,憋足了一口气,朝他身边蹑手蹑脚地靠过来…

  “你可准备好了?”他得再确定一次,他可没兴趣再被她推开一次…

  她使劲地点了点头,鼓足了气,这次绝对不能再憋不住气了,不能丢脸,绝对不能再丢脸了,难得的机会,八爷放豆腐给人吃,不吃白不吃,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他站在那里,看着她艰难地挪着脚步朝他步步进,大有一种要把他拆吃入腹的感觉,他也懒得反抗,只是凉凉地站在那里任君采撷,嘴角带着玩味的笑,看她要怎么开动…

  一…二…三…

  靠上去…

  “啪”她猛地把脑袋搁他口上…唔…好幸福…不是特别软绵绵,也不是特别硬邦邦的口,暖暖的,还散发出一鼓八爷身上的清雅的味道,在他的口用脑袋钻了一个圈,确保整张脸都受到一下宠幸,然后非常荣幸的让左边的脸多留几刻钟,等下再换右边的脸…

  她靠在他口上肆了半天,却见他没反应地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唉?只能靠靠,没有抱抱了哦,唉…就说刚刚的机会错失了吧…算了,算了,有靠靠已经好足了…她半是自我安慰,半是不地撇了撇嘴巴…

  “一口气!”他自上而下的命令到。

  “呃?”她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下巴被猛地抬高了不少,然后…一阵温热的漉钻进了她的嘴巴,舌尖被纠了好几分钟之后,她才反应过来那夹杂了一些冰雪的温热是什么东东,接着倒了一口气,妈妈咪啊,这下又要窒息了…

  他将她拉进了些,接过了那枝还被她捏在手里的腊梅,雪还在飘啊飘,他却在想,她还能支撑多久又要第二次推开他了…她这个傻瓜,他在过渡空气给她,她就不能用嘴巴呼吸吗?

  “再一口气!”他暂停了一下,轻笑着从她上拉开一些距离,举手敲了敲她的脑袋…

  “唉?还要?唔…”话没讲完,继续窒息…

  完蛋了…完蛋了…真的要出人命了…老天爷,莫非知道她今天注定逃不过窒息的命运,因此在飞雪帮她喊冤么…

  不过这种死法还蛮飘逸的,她勉强接受啦…  WWw.UBuXS.CoM 
上一章   清空万里   下一章 ( → )
优步小说网提供清空万里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清空万里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就来优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