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小说网提供清空万里免费阅读全文
优步小说网
优步小说网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阅读榜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全本的小说 拯救人凄 花艳人生 风蓅武林 变狌小薇 好色滟妇 重生项羽 娱乐后宮 逢舂沨流 猎艳都市 乡村艳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优步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清空万里  作者:星野樱 书号:35637  时间:2017/7/25  字数:7846 
上一章   ‮娃娃 章八卅第‬    下一章 ( → )
六月的北京,头开始渐渐毒起来,可这到了夜里,还是凉风阵阵,虫鸣声络绎不绝,此起彼伏,星空缭绕,闪烁不已,此等良辰美景,却发生在刚把八爷送出北京城的夏耀身上,她深叹了一口气,感受了一下啥叫万念俱灰,反头瞧了一眼趴在自己背上,盖着她的外衣,睡得飘逸无比的弘晖…

  好想哭哦,为什么这种谈恋爱的好时辰,她得背着敲诈了她一天的地主阶级的娃娃,送他回家呢…

  也不知道八爷他们走到哪里了,他没有和陌生人讲话吧,没有被什么狼瞧上吧,没有捡地上的东西吃吧…没有…

  “死小鬼,不准口水到我衣服上啦!”感觉到背上一阵冰凉,她轻轻地将他托高了些,让他的脑袋搁在她的肩膀,继续踏着沉重的步子。

  “唔…”小鬼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啪嗒啪嗒”动了动小嘴,将温温的小脸在她的脖口蹭了蹭,蹭得她翻起一阵惊天动地的皮疙瘩…突然可以体会雍正大人为什么心甘情愿被这个小鬼唬得一愣一愣的,这个小鬼绝对有做祸水的潜质,让人好甘心被他奴役哦…看了一眼就在眼前的四爷府,她加快脚下的步子,却终究怕吵醒背上的小鬼而没有跑起来。

  两盏灯笼在府门前晃动出一阵摇曳的影子,她用袖子胡乱地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走上了台阶。正准备敲门,叫几个下人他们的的少主子回去,却听见背后一阵马蹄声,她的右手还留在红漆门的门环上,左手托着弘晖的小股,将脑袋转向了身后,只见四阿哥正从马上翻身下来,随行的小厮立刻弯下身,去接主子落马的脚,许是刚从宫里回来,一身朝服在黑夜里扎眼的可以。

  要说这空调效应也是来得快,四爷一来就伴着一阵凉风,吹得她条件反骨悚然了一下,抓着门环的手立刻溜了下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跪再说,身子一蹲下去,这才想起身后还背了个乌壳,一瞬间的上重下轻,加上她小脑临时罢工,平衡不能,两腿蛤蟆似地一弯“啪”一股坐在了地上…

  “…四…四…四爷吉祥…”虽然她请安的姿势有点失败,但至少她的声音还是很有诚意的,不是吗?呃,还有颤音呢…看在她还不辞辛劳,不要工钱,不为名利地替他送儿子回来的份上,虽然,中途几次燃起过想把他儿子卖去当童养夫的不良想法…但是,悬崖勒马,她忍住了,华丽地忍住了,所以,她还是良民,所以…请千万别砍她脑袋…

  “…我是该叫你起身,还是叫你继续坐着?”四阿哥垂下眼帘,双手环,看着背着弘晖,坐在地上的她,敢情她这请安的,比他这被请安的还舒服,坐在地上还怡然自得了,这等请安法也该拿去发扬光大一下不是?哼…“…”呜…她也想起来啊,可是他家儿子严重限制她行动来着,费力地挪动了一下身子,左手托着弘晖,右手撑着地面,两只弯着的脚想要使力爬起来,却在刚要爬起来的片刻,倒了一口气,歪着身子,又坐了下去…

  四阿哥皱了皱眉头,看着她有点难受地缩了缩脖子,还不住地打抖,挑了挑眉头:“怎么,还知道丢人了?脸红个啥?”

  “…”TNND,谁丢人了,是他家那个氓儿子在她脖子那里吹热气啦,吹得她腿都软了,呜…死孩子,竟然在他阿玛面前调戏良家闺女,啊…不要…不要吹了,救…救命啊…他看着她皱着眉头,仿佛隐忍着什么似地死咬着角,任由那抹红从脸颊一直烧到耳子,没多说什么,只是勾了勾角,俯下身子,拉起她右手的手肘,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向后瞥了一眼,他那正在别人的脖子上进行非礼活动的儿子,均匀的呼吸一次一次地吹拂在某人的脖子上,带起一串串轻颤,硬生生地下眼里的笑意,故作掩饰地清咳了一声:“今儿个又上哪儿了?”

  “…回…啊…回…四爷的话,就…就在北京城瞎…啊…瞎转悠来着…”妈妈咪啊,要审问不会把他儿子接过去再回去问嘛,虽然他儿子未必会说实话,但这好歹也是家务事,她只是无辜的小跟班而已,呜…一边忍受儿子热乎乎的非礼,一忍受老子冰凉凉的审问,她还要不要活了,简直就是标准的冰火两重天,阿门…

  他看着她极度扭曲的表情,也不再多问,向她伸了伸手,她立马如获特释,背过身去将后面的娃娃送回他阿玛手里,娃娃不满被移动呜咽了一声,四阿哥只好自己伸手将娃娃抱过来。

  感觉人已经被接了过去,她正要松一口气,却突然觉得头皮一阵刺痛:“哎哟!痛!”

  她用余光向身后斜视了一眼,只见小娃人离了她的身子,趴在四阿哥肩膀上继续口水,可是爪子却把她脑后的辫子拽在手里,怎么都不肯松手。这也就算了,这个死娃娃竟然把她的头发抓在他阿玛脸颊边,呜,雍正大人,原谅她大逆不道的头发吧,它不是故意触怒龙颜的…

  她憋屈地看了一眼凉凉地站在那的四阿哥,这辈子她也算没白活,把脸一次在雍正大人面前丢了个一干二净了,哭丧着一张脸,用超级委屈的眼神看向垂眸看着自己的四阿哥,举起手,示意她是不是可以以下犯上地在他的脸颊边做一下文章…呃…当然,她绝对保证抱着尊敬,景仰,以及膜拜的心理做这件事…

  四阿哥两手抱着斜躺在自己怀里的娃娃,只能别开脸躲过发梢的拨,向她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她赶快搞定自己祸国殃民的几…否则他不介意帮她把她的头发就地正法了…

  她痛苦地咽了一口唾沫,颤抖地伸出了不知道还能不能保住的爪子,眯着眼睛,小心地靠近了雍正大人的脸颊,抓上了小娃的小手,扳着他手指头,哪知道这个死小鬼竟然完全不体谅她这个在皇帝面前抖散了骨头的小市民心理,死拽住头发的手,小手还过分地往他阿玛的脖子,她悄悄地瞥了一眼只是站在原地,不动声,任由她祸皇族的四阿哥,再次咽了口唾沫,继续低下脑袋同死小孩斗争到底。

  “…求你了,小祖宗,放手啦!”她一边扳着弘晖的小爪子,一边咬牙切齿,头顶上传来四阿哥平稳地呼吸,这暖暖的呼吸从鼻间呼出,砸到她身上就变成了冷风,吹得她头皮一阵发麻,呜…不要两父子都来欺负她可怜的头发啦,她还不想当尼姑,她还要等八爷回来房花烛哩…

  没办法了,只好使以计,她放下手里的工作,伸出了两爪子,弯了弯手指,笑了一声,伸进了弘晖的小蛮间,一个收力,立马得到怀里的小人不舒服地扭动了身子的反应,小嘴还轻叫了声:“唔……”

  拽着辫子的小手终于松了松,她立刻看准时机,将自己的辫子了出来,结果却因为反应太快,速度过猛,愣是将自己的辫子在雍正大人的上“唰”地了一把…一瞬间,她感到一阵五雷轰顶的声音在她头顶上砸下来…

  完了,这下不被送去尼姑庵,也要把她的头发刮光光,挂上“公然挑逗未来皇帝大人”的招牌拿去游街了。

  她颤着嘴,握着自己的辫子,摇着脑袋极力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可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后缩,一个踉跄,从台阶上滚了下去。她也不含糊,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也不敢再看四爷的表情,连身上的土都来不及拍,捂着摔痛的股,张开脚“呜呀呀”地连滚带爬,跑进了夜幕里,将她为了保命时矫健英姿不顾一切地挥发了出来。就算要被砍头,也得活过今晚,好死不如赖活着啊…而这时,被闹腾了一阵的小娃从朦胧间眼睛,看着抱着自己阿玛,打了个哈欠:“…唔…阿玛…她送我回来的吗?”

  “恩。”四阿哥没去看那个跑进夜幕的身影,转身,跨过门槛,走向府里。

  “…唔,衣服还没还她呢。”他看了一眼披在身上的衣服,一边迷糊地靠在四阿哥的肩上…

  “…”四阿哥牵了牵披在小娃身上的衣服,裹紧了他的小身子…

  “阿玛…”

  “恩?”弘晖一边打着瞌睡,一边没什么力气地问“我睡迷糊了吗?我好像看到你在笑?”

  “…累了就快睡。”他没答,只是将小娃娃的脑袋按回了自己的肩头。

  小娃娃的脑袋贴上了四阿哥的肩,视线越过他的肩头,分明看到那个拼命狂奔的身影,跑那么快干啥,又没有人追她,他家阿玛只是笑笑她而已,只是觉得她还比较好笑而已…只是…呼…

  狂奔八百余里,挥了一头热汗,着还隐隐作痛的股,最后反身确定了一下,四爷的确没有派什么杀手沿路追杀她,也没有让什么官兵举着火把请她到刑部大牢去坐坐,更没有行使“关门,放狗”的命令给她来的,这才肯定自己以小人之心,度皇帝之腹了,了一下跳到嗓子眼的心,将自己脑后的辫子拽到前面来,端详了一阵…

  这好歹也是受过雍正大人宠幸的头发了,不知道,等将来雍正登基以后,会不会升值,将这一戳剪下来,搞不好可以卖个好价钱耶…嘿嘿…一边想着一边跨进了九爷府的大门,正准备爬回自己房间睡大觉,摸了一把有点饿的肚子,不知道厨子大叔这两天又发什么脾气,断了她好几天的粮了,吃了那么久的包子,一下子没得吃,肚子空空的不说,连感觉都空空的,唔,好想吃暖包子哦…反正她现在也是VIP来着,到厨房里A点东西来吃,估计泰管家也不会对她怎么样吧?

  打定了主意,转了个弯就往厨房走,要去厨房得路过好几个九爷好几个小老婆的院子,她缩着脖子,掂着脚丫子,正准备贼眉鼠眼地溜过去,却见完颜夫人的院落有些不一样,灯火通明的有点夸张,又不似什么喜事,不过她也没打算管闲事,正准备一溜而过,却猛得被端着盆的小丫头撞个满怀。

  一脸盆的血水浇了她一身,她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自己一身的猩红,再看了看那个一脸慌的小丫头,唉,这不就是上次踹她一脚的小丫头么…这是干啥,发生啥凶杀案还是灭门惨案了吗?那她应该跑路,而不是站在这里发呆才对…

  “你是哪房的丫头?”小丫头有点慌,一把抓过了正要转身落跑的耀,想要看清楚,一见是她,松了一口气“是你啊!是你就好,是你就好,快快,快去换盆热水来!”

  说完,没头没脑地将手里还盛着血水的脸盆进了耀的手里。

  “这…这是?”她不解地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盆…好大一缸血,可她不是血鬼来的,这填不她的肚子,她要去吃包子…

  “你还不明白吗,我家夫人要生了!稳婆刚进去呢,我得进去伺候着!”小丫头急地往房里探了探脑袋,面有难地小声咕哝了一句“你不是别个夫人房里的丫头,许是不会搞什么花样才对…”

  搞花样?搞什么花样,她只是想到厨房搞点花样,变点吃的来而已,可现在整个人被搞得恐怖片形象代言人一样站在这里,呜…贞子都要被她吓趴地了…

  “你还发什么愣!还不快去端热水来!”小丫头伸手将她推了出去,一手指头在她口点了点“我警告你啊,要是我家主子和快出世的少主子出什么事,你小心脑袋!”

  “…”她只是路人甲而已,虽然她曾经帮他家夫人熬过不少次安胎药啦,但是生娃娃的是她家夫人,干吗要她来陪葬啦,呜,再次控诉搞连坐的封建社会,不过,控诉归控诉,为了脑袋,她还是颠颠地踩着步子跑了起来。

  院落里传来女人生产时痛苦的叫声,她使劲地咽下了唾沫,顾不上自己与身血污,狂奔进热水房,老天爷,莫非她注定今天要把脑袋贡献出去么,请千万保佑人家母子平安啊…盛满了热水,她探着脑袋送进了完颜夫人的房里,只见稳婆和小丫头正按住上的产妇,扑鼻的血腥窜进她的鼻子里,她皱了皱眉头,却也顾不上这些,将热水送到了边。

  “水,热水来了!”她将热水放在一边,局促地站在一边,感到自己有点颤颤的,虽然知道生小孩是蛮痛的事,但也只是听说,而且家里的亲戚生孩子,她顶多只是守在产房外,等着医生出来而已,里面到底是个什么阵仗,她还真想都没想过,这下倒好,来清朝见识真人版,有必要这样给她长见识吗…

  “丫头,别闲在一边,过来,帮我按着夫人的手。”稳婆一边说着,一边帮着产妇推拿…

  “…哦,哦…这样可以吗?”她站在边,看了一眼跪在里头的小丫头,问道。

  “恩,行!用力按住,不能让夫人动,她这胎胎位不正,很危险的!”小丫头一边嘱咐着,一边拿着帕子帮产妇擦着汗…

  耀低下头来,看了一眼嘴里咬着白帕的夫人,涨红的脸,深深皱起的眉,都让站在一边的她吓得有点缩,听着产婆的催促,不住地让她使力,连她都不自觉地捏紧了些她的手腕,挥了一把额上的汗珠,气氛让她被得难受,连呼吸都变得好重好重,直到看见稳婆欣喜地将娃娃从身下渐渐挪出来…

  “还有一点,夫人,再用点力!用力啊,夫人!”

  她浓重地呼吸着,看着不住地摇着头的夫人,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咬着白帕子的松了下来,上面带着几条重重的血痕,红地吓人,眼皮也开始重重地往下垂…

  “夫人,不能晕啊,孩子还卡着呢!夫人!”稳婆一见她眼神开始渐渐涣散,觉得大事不妙,推了推身边的耀“快同她说话,不能让她晕,要不孩子和她都没了!”

  “…我?”耀迷茫地指了指自己,再看了一眼对面的小丫头,她能说啥,她和这夫人根本就不嘛,顶多就是有一次,她在九爷书房里那个那个,被她打断了好事,难道要她说这个,呜…不要吧…

  “不成,我去瞧瞧九爷回没回来,夫人见到九爷或许好些!”小丫头率先反应过来,一把从上跳下来,打开门就往外跑。

  “快!快同夫人讲话啊!”“…”她努力地往下咽唾沫,看着那快要合上的眼皮,下意识地捏紧了握在手里的那只手,也顾不上那么多,开始吼了起来“不准晕,你不准给我晕,听到没有,我还没看过死人,你别随便夺走我的第一次!”

  “…”完颜夫人的眼皮动了动,微微瞥向她一眼…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叫你不准睡,听见没。”她一边说着,一边捏住她的手“我警告你哦,你要死了,你家女儿就没人管了,我就去欺负你家女儿,天天揍她,天天骂她,天天待她,让她没得吃,没得喝,没得穿,把她管到柴房里去!”

  “…死…你…这…死丫头…”低弱的声音从她的口里发出来,让一边的耀看到了希望似的…

  “我就是死丫头,怎样!你睡啊,你要是死了,我不仅欺负你女儿,我还去抢你男人,抢你相公,抢你…哎哟!”她话还没说完就感到手掌里传来力道,捏住了她的手…

  “…死丫头…你…你敢!”完颜一边低低地说着,一边开始继续用力…

  “生…生啦,生啦!”稳婆终于在她的配合下,将小婴儿剩下的身子离了母体,用剪刀剪去了肚脐带,将一身血污的宝宝放进了热水里,洗净,再用白布包好。

  “夫人,是个小格格,你给瞧瞧吧!”稳婆将宝宝抱近了气吁吁的夫人。

  她伸出颤颤的手,‮弄抚‬了一下小娃娃的脸蛋,转脸深深地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夏耀,再次转向稳婆“爷呢…抱去给爷瞧瞧…”

  “夫人,夫人,九爷在这呢!在这!”小丫头一把推开了门,一边欣喜地奔向面目依旧苍白的夫人。

  九阿哥衣袍,跨身走进了房间,瞥了一眼被稳婆抱在怀里的娃娃,没什么特别的表情,视线扫了扫站在一边,还在大口气,颤着手的某人,皱了皱眉头:“你杵在这里做啥?”

  “呃?”她愣了愣,没料到他走进来的第一句话是质问她的,她的脑袋还在刚刚的惊心动魄中,实在反应不过来,只得张大嘴巴瞧着他…

  “给爷滚出去!爷不想瞧见你!”他将视线从她身上挪了开来,径自负手站在边。

  “…”她挪了挪颤着的脚,抬头望了他一眼,从嘴巴里发出一声不满的哼哼,咬了咬下,走出了房间。

  她还没来得及瞧上那娃娃一眼,就被那个每月肯定有那几天的九爷给赶出了房间,鄙视地朝房里瞪了一眼,正提着脚步要走,却被从后头追上来的小丫头拍了拍肩膀:“喂!”

  “啥事?”她回过身去,郁闷地应了一句,好歹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表彰她一下也就算了,竟然还叫她滚,NND…

  “没想到,你刚刚有胆子的嘛!”小丫头嘿嘿地笑着“我代我家夫人谢谢你,也代小格格谢谢你!”说完,蹲了蹲身子…

  “呃…”被人家这么一谢,她立刻有点飘然,什么不都扔到脑后去了“嘿嘿嘿嘿,我也就胡说一通…还好,夫人自己有本事…”哎呀,谢来谢去,多不好意思…

  “你也真胡说到点子上去了,扑哧!”小丫头捂着嘴巴笑了笑。

  “啊?你都听到了啊?”她张大了嘴巴问。

  “可不,你不还说要抢九爷吗?我看九爷当时一听见,脸都绿了…估摸着,是为这在同你发火呢,唉,你也别往心里去,这主子心里嘛,还不都觉得这下人没章没谱,就了章法了。啊,对了,忘记告诉你,我的名字了,我叫子荷。”

  “我…”

  “你的名字,在府里有名的,大家都知道,下**嘛!哈哈哈”

  “…”她可以选择不要用这种方式出名吗?实在太沦丧了…

  “对了,我家夫人刚刚同我说了,叫你到我们房来,可好?”子荷笑着说。

  “…哈?到你们房?”

  “恩,这小格格一出世,夫人身边有两个娃娃了,我一人也忙不过来,你过来,帮忙带小格格,可好?”

  “…”比起保姆,她比较想当杂工和无业游民耶…自由和偷懒空间都比较大。

  “刚刚九爷也应承了夫人的,你不用担心有啥事。”

  “哈?”现在是什么状况,刚刚还对她发了一通脾气的人,竟然招呼都不打就将她卖了,呜…好凄惨,这好人果然做不得…八爷,世态炎凉了,他家弟弟好无良,他才出京没多久,她就要被卖去给人当保姆了…

  “就这么说了,你明早来同夫人请安吧。”子荷说完,便回身进了屋子。

  她回头看了一下屋里的影子,九爷还是和所有人保持一定距离地站着,代着不重不轻,不冷不热的话,她也懒得再看,踏着步子准备去挖点水洗一下自己一身的污…

  才走出院落,就听见路上几个小丫头的议论声。

  “听说又是女娃娃?”

  “可不是,我家夫人叫我好生听着呢,不会有错的!”

  “受宠又怎样,生了俩了,都是赔钱货,美啥呀!”

  “也没见九爷对她有啥不一样,等咱们夫人生男娃娃了,才让她们那房脸色难看呢!”

  她一身血污地从她们身边经过,立刻换来她们声地指手画脚,她打了个好大的哈欠,忘记了自己的肚子因为没吃到包子,咕噜噜地叫,飞奔回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了门,看着空空的铺,唉,果然,天气一暖和,桃偷情大军就和苍蝇一样一起出动了…

  洗了把脸,换下了脏衣服,爬上了,正准备倒头就睡,却突然感到鼻头一阵微

  “哈欠”一个嚏从她的嘴里毫无道理地跳了出来,她愣了愣,使劲地了两下鼻子,搞什么啊…感冒了?还有人在背地里骂她…唔,以她华丽的人缘来看,后者的可能比较大…没有去想太多,她疲惫的身子卷进了里。

  明天…谁知道会怎样呢…  Www.UBuxS.CoM 
上一章   清空万里   下一章 ( → )
优步小说网提供清空万里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清空万里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就来优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