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小说网提供清空万里免费阅读全文
优步小说网
优步小说网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阅读榜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全本的小说 拯救人凄 花艳人生 风蓅武林 变狌小薇 好色滟妇 重生项羽 娱乐后宮 逢舂沨流 猎艳都市 乡村艳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优步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清空万里  作者:星野樱 书号:35637  时间:2017/7/25  字数:6919 
上一章   ‮糖花棉 章三十五第‬    下一章 ( → )
康熙四十五年底的大雪继续纷飞着,夏耀脑袋里的问号也随着纷飞不断,话说,自从某个月不高,风不黑的夜里,当了一把开导失恋少男心理医生,被中途打断拖去书房对账本,接受了一整夜的横眉冷对的视线,第二天,她就接到了新的上岗任务…拿着账本去收租…

  弘晖…知道吗,他家九叔绝对有心理变态深层潜质,竟然叫她一个娇滴滴,水灵灵的大姑娘去充当那种电视连续剧里头,地主阶级残酷迫农民的走狗帮凶…她哪里能胜任那种向来都是由几个五大三的男人,摆出调戏良家妇女笑嘴脸的角色,九爷…他能不能不要这么看得起她?呜…她真的只是一个想混吃等死的失恋少女,不是想体会人生百态的社会生活研究专家啊…“爷不回府,你就不许回府!”

  随着九爷低沉的声线,她被一脚踢出了大门,抱着前的账本开始无语问苍天,她明明已经没在他府里祸害众人了,顶多就是相亲未遂而已,有必要搞得这么惨烈吗?

  九爷,他难道没看到,当他把账本甩在她手上时,泰管家那张扭曲的脸吗?她又不是故意抢他的工作的,她敢肯定,不出几天,她的生活就要被泰管家搞的丰富多彩了,所有说啊,有的时候,这个男人嫉妒起来,也是很要人命的…

  当然,几个时辰后,她就明白为啥泰管家要摆出一副“老相好移情别恋”的嘴脸了,看看她现在被那些拍马的店铺老板喂得鼓囔囔的小荷包吧,不是银票就是元宝,呜,装得她的好足,没想到,她也有被人行贿的一天,怪不得看着泰管家每天起早贪黑,却还是心甘情愿地趴在地上给九爷脚丫子,尤其是每每到了忙得让人想跳楼的年底,他却总能苦中作乐,笑得比小姑娘成亲还甜,害她以为泰管家每到年底就去修炼啥葵花宝典之类的秘术了呢…

  搞了半天,就是这些俗物在作祟呀?银子啊!罪恶啊,所以,就让她这个失恋少女来承受一切的罪恶吧…

  于是,夏耀一边幸福地承受着罪恶,一边忘记了自己是社会主义的好儿女,心甘情愿地当起了地主阶级的走狗,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游走在几个店铺间,看着别人对自己点头哈,端茶倒水,挤眉弄眼,大概这辈子还没被别人这么瞧得起过,油然升起一种精神层面高度足…

  当她结束一天的走狗工作,抱着一叠银票爬回九爷府,却发现还没他回府,只能站在门外等着,顺便着口水数银票,这些钱,和她原来的小嫁妆简直是天壤之别,弘晖,她终于知道千金散尽还复来的道理了,她的嫁妆,散的好啊!哈哈哈哈…好个…唔…不能想不该想的事情,数钱,数钱…

  她蹲在门口,毫无形象地用舌手,开始数起来,银票数完,换元宝,唔,来了清朝那么久,她还没摸过元宝哩,好足,好可爱的造型哦,不知道一锭银能买多少糖葫芦…

  看来,她离吃一顿饭甩下一锭银的目标已经不远了,等下吃完饭,她就去埋钱,反正张五失恋以后就再也没有利用茅房旁边的地理优势了,不用白不用,啊哈哈哈哈…正当她笑得撕牙咧嘴的时候,却感到一个黑影当头砸下来,她急忙护着手里的银子,抬起头来,却见一张近乎带着微笑的脸印在完全不应该出现这等表情的九爷脸上,她倒了一口气,吓得一股坐在地上,一瞬间,银票洒了满地,元宝滴溜溜地从她怀里滚到他脚边,仿佛人赃俱获地昭告天下,她,夏耀,行贿,受贿罪名成立,拖去午门砍脑袋…

  “…是他们我拿的,我有拒绝过!”她立刻把罪名推到别人身上去,站起身,宣告自己的无辜“我都跟他们说了,我是绝对不会收的,但是,他们还是要我口袋里…呃…虽然,是我告诉他们口袋在哪里的…但是…但是我还是拒绝了…所以…所以…”

  “你在等我?”微扬的疑问句。

  “啊?”她愣了愣,一瞬间没反应过来那张离她有点近的微微勾起的漂亮薄讲出来的话语…呃…他现在应该比较气愤她行贿受贿吧…

  “你在等我。”平缓的肯定句。

  “…呃…是您说…你不回府,我就不能回来的…”她低下了脑袋,看了一眼满地的银票,用鞋踩住几张,往自己的方向拖…

  面前的人沉默了一阵,然后发出一声重重地“哼”转过身,跨出两步,又转过头来,恢复到她比较能适应的皱眉状:“把银票给爷拿进来!少了数目有你好看。”

  “…”有必要翻脸翻的那么快吗…刚刚的亲切表情多放出来养养大家的眼,对他又不会有多少损失…大不了她花个元宝买他笑一笑嘛…反正她现在钱多…唉,不愧是九爷,连笑都能卖钱,商啊!

  他反过头来,看清楚她脸上的表情,拉起一抹冷笑:“还有你那荷包里的!”

  呜…她就知道,她没什么行贿受贿的功能啦,早知道就去和泰管家学两招了…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夏耀每天痛苦地拒绝所有人的行贿,因为,她实在不想着泪将自己的小荷包如数上缴府库,然后再两袖清风地从书房里被踢出来,就这样,她被迫成为了一个廉洁奉公,绝不徇私的走狗…呸呸呸,在走狗面前加那么多褒义词还是改变不了走狗的本质…

  还好她一路收租下来没看到什么卖身抵债,家里揭不开锅让她网开一面的华丽戏码,只是她收租的地方,渐渐远起来,由内城到外城,她回府的时间也越来越晚,本来每次都是她早早地蹲在门口等九爷回府,后来渐渐颠倒过来了,总是看见他的轿子停在府外,他站在雪地里,皱着眉头数落她做事情磨蹭,她估计他看不到银票归位,省不下心来吃饭,也就理解了他守财奴的心理…

  就这样收着租,挨着骂,除夕也飘然而至,她这才想起,她好象还从来没九爷府过过大年,前几次都是在四爷家过的,最近一次,也由于弘晖刚离开,她过得浑浑噩噩,除夕之前,她没同桃一般忙活,渐渐闲下来,好歹她现在也是高层管理阶级了,不用再去做活,这是干走狗的唯一好处。

  她呆在账房里,手头却没事做,只是看着雪花飘啊飘,直到九爷的小厮唤他去宫里赴宴,他才从椅子上起身,看着盯着窗外发呆的她,丢了一句:“我会早点回来。”就走了出去…

  她拉回跑了出去的神,看着他已经跨出去的身影,也跟着站起了身,忽略掉刚刚的一愣,飞出了书房,她记得桃说叫她今天早点回屋子,他们要煮火锅吃,她还徇私枉法地从九爷的店铺受贿了好多鸭鱼藏房间里哩,不准她拿钱,拿东西总不犯法吧,她实在是太华丽了…

  当皇宫里酒池林的时候,夏耀的屋子也热气腾腾,热闹无比,桃把她家男人带来了,子荷也偷溜了过来,就连茅坑张五也在,其实,吃饭的时候,她还是不太想见到茅坑张五的…

  大家围成一团吃得不亦乐乎,大汗淋漓,完全无视外面的雪花,张五搬出了陈年老酒,说要借酒消愁,另外几个因为喜气也就附和上了,她听着颤抖了一下,估计这坛酒九成九是埋在茅坑那块珍藏,今天刚出土的,死都不肯喝,而且,考虑到桃和她家男人两人极有可能酒后,上演限制级,还奉劝了大家保持一下理智,结果,被一群被气氛冲昏头的家伙集体鄙视,丢到一边…

  于是,看着他们一碗接一碗,喝得带劲得很,几刻钟后,子荷倒了,张五趴在桌子上哭他的青梅竹马,桃她家男人抱着桃直嚷着要成亲,桃一巴掌拍开她家男人,强烈要求等他能在外城买了房才嫁他,场面几近失控,她用残留的理智爬出了门,将一群醉鬼关在门里,自己在房门边找了个坐的地方,看着满天烟火…

  “哈欠!”一个预料之中的嚏从她嘴里飞出来,她将膝盖圈在自己怀里,下巴搁在上面,不知道能预测自己打嚏算不算一项技能…

  “如果当时我不逃跑,现在会不会好一点?”她看着天上的烟火自言自语“如果当时我睁开眼看你,现在会不会少打一点嚏…如果当时我不跪你,现在会不会就不是我一个人看烟火了?嘿嘿…这个我知道,还是我一个人看…因为你还要陪你皇阿玛…反正都是一个人看了,那我干吗还要多伤心一点…”

  事实证明,夏耀在清朝的除夕夜总是不太华丽,这是当她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在九爷书房的那张上总结出来的,看看,她的又换了,还好是没有新伴,衣服也还在自己身上,扫视了一周,发现没有人,也是,大年夜和房花烛都是可以放纵的好夜晚,估计又去夜夜笙歌了,她打着哈欠,洗漱完毕就跑出了书房,大年初一就呆在那风四起的地方,严重影响她继续走清纯路线…

  今天放假,她溜出了九爷府,放着大门不走,选择爬墙出门,一个人逛着北京城,不自觉地用刚发的小红包买了一大堆零食,盯着它们发呆了好一阵子,咬了咬角,撒开腿直直地往四爷府奔,那个曾被一起划进失恋区的地方,她最好得走一趟,她有多久没给弘晖买零食了,他不会怪她吧…

  四爷府,她路,拎着一大堆零食站在了久别的府邸前,控制好了视线不往旁边瞥,她没去注意那不再有药味的屋子是不是还空着,四周不再弥漫着悲伤,反而多了丝新年的喜气,只是弘晖不在,她不再有理由踏进那明明华贵依旧却显得空的院子…

  跟门边的守卫大哥套了两句近乎,他向她抱怨大年初一还要上岗的郁闷,她拍拍他的肩膀,对她跟错了主子表示哀叹,顺便问他昨天大年三十吃了啥?守卫大哥说,昨儿个吃得可好了,去年添了一位新的少主子,大家都觉得喜气了不少…

  她不知道历史,不是守卫大哥口里的少主子,是不是她本来唯一认识的乾隆小皇帝,只是愣了愣,只能扯出一丝好浅地笑,继续听着守卫大哥说着关于新少主子的事…

  后来,她才发现,世界上少了一个人,地球还是照样转的,后来,她才察觉,是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还惦记着弘晖,挂着他的锁片,天天叫唤他的名字,后来,她才明白,原来没出息的只有自己,只有她一个人忘不了,只有她一个人还在打嚏,只有她一个人不愿意承认这块地方已经不一样了,也只有她还拎着零食来找回忆,从心口到脚底,她的惦记都是多余,都是累赘,都没人会在意…

  她拎在零食的手颤了颤,忘记同守卫大哥说一声新年快乐,也忘记了要把零食留下,转身走下阶梯,视线飘过那隔壁的那扇门,咬了咬,大步走向隔壁,对着他家门口前的石狮子,狠狠地踹了一脚,丢下一句超华丽的“去你的”撒开腿就跑,拎着的零食撒了一地,拖出一条长长的尾巴…

  跑了一半,却被两匹高头大马给拦在了路中间,她仰头看了一眼,正从外面回府的四阿哥和一同前来的十三阿哥,两人面面相觑地瞥了她一眼,

  十三阿哥笑了笑,抬手搁在眉间望了望:“四哥,这丫头倒是有心思,大年初一就在你家门口当散财童女啊。”

  四阿哥没说话,只是勒了勒马缰绳,顺着她一路抛弃的零食望过去…

  “丫头,你把这些都丢在地上是干啥?想把耗子全招惹进四哥家里去吗?”

  “…我是丢零食,又不是丢垃圾…干吗…犯法啊…”不不不,她在说什么,这样有骨气的话,不应该从她夏耀的嘴巴里跳出来,她绝对没有冒犯龙颜的意思…弘晖不在了,不会有人来同雍正大人撒娇,不会有人同他闹脾气,不会有人来救她一命…

  “…你在同谁闹脾气?”冰凉凉的话从马上下来,没有那晚的无助,仿佛已经疗伤完毕,不愧是雍正皇帝,复员能力都是常人的几倍…

  她被他的语气吓得缩了缩脖子,却又被手里还没扔完的零食的重量扯得拉回了神…

  “…反正…就算只有我一个人记得他也没关系…”她的胆子果然还是不够大,这番话,她明明应该义正言辞地瞪着面前的地主阶级丢出来,却只因为他是将来的皇帝,她的胆子就萎缩到一边,只能发出声音,完全没了底气…

  面前的大人没有打断她的意思,助纣为地准备让她把大逆不道发挥地淋漓尽致,只是淡淡地看着她…既然这样,她就不用客气了…

  “就算只有我一个人记得弘晖也没关系,你们全都忘记好了!”她一把将手里的零食砸在大街上,摆明了挡着两位皇阿哥走道,出一副拦路打劫的模样,还附加了几声嚣张地哼哼。

  话是说得大声也漂亮了,可是,话说完了,胆子就透支完毕了,看了一眼在马匹上完全不为所动的二人组,一个没表情,一个收了收笑,瞧向另一边完全没反应的四哥,而她也不得不承认,跟皇阿哥比对视,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找死…于是乎,她承认了失败,撒开两条腿,没命似地逃离犯罪现场,没再去看身后的人的表情…

  她决定,等四爷登基,当了皇帝,她就拿个自制的小喇叭,站在北京城最热闹的那条街,从街头嚷到街脚,雍正大人哭鼻子啦,雍正大人在小丫头面前哭鼻子了,非把他名声喊臭了不可,弘晖,她会替他报仇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四哥…”十三阿哥看着四阿哥翻身下了马,杵在被砸在地上的零食前,站了好一阵子,弯身将那袋零食拣了起来,也跟着下了马,调笑地耸了耸肩“要帮忙吗?”

  “明知故问。”他的视线斜了一眼身边的十三。

  “你干吗不同她说,你刚从弘晖墓前回来,只是她来晚了一步,本该连这些一起捎给他的吧。”

  “…你四哥犯不着同一个小丫头解释啥。”

  “倒也是,那四哥,咱们犯得着拣一个小丫头丢下来的东西吗?”

  “…十三,你可是嫌日子太太平了?”

  “哪里太平了,我看是风雨来还差不多…”

  狂奔八百里,似乎是她每次见完四爷的造型,大汗淋漓,口吐红舌,她挥了一把额上的汗,鄙视地回头看了一眼,哼,她绝对是被那个皇帝大人的眼泪给欺骗了,竟然觉得他是个好爸爸,他简直就是欺骗她这个观众的真挚感情,亏她还感动兮兮地想歌颂他的父爱,结果,儿子也可以和老婆一样,新人胜旧人的…乾隆皇帝嘛,历史书上都写了,从小就被宠得飞天的娃娃,趁他还小,哪天一定找个机会,狠狠揍他一顿…

  她摸了一把口的锁片…

  弘晖,咱们不理他们,他们都是混蛋,你阿玛加你八叔,全是混蛋,她带他去玩,就他们俩…

  她独自缩进人群里,同样是大年初一,同样在大清朝,同样烟火漫天,同样人涌动,她使劲地跟着人群挤,没有什么目的,挤了半天,终于把自己挤到一个卖棉花糖的小贩跟前,她咬了咬,摸着身上的银两,却发现刚刚买零食全部花光光了…只能哀怨地看着面前卖棉花糖的小贩哥哥,可是小贩哥哥对她泪眼朦胧的造型完全没反应,她咕哝了一声,自己的道行果然还不够,于是只能蹲在一边,看着白白的棉花糖发呆…

  好想要…真的好想要…也顺便好想听人调侃地问她“要吗”…

  她又习惯性地把自己的脑袋埋进膝盖里,看着地板发呆,弘晖,她这个嫖姐姐真是失败,说好带他来玩的,却连买棉花糖的钱都没有…

  她不知道埋在那里呆了多久,没去看人来人往,也没注意天上的烟火的嘈杂声,只是当一双有点眼的靴子刺进她的视线里时,她怔了怔,却因为害怕失望,怎么也不敢抬起头来,那双靴子停在那里好一阵子,久到她以为他会一直站在那里陪她到最后,直到一棉花糖被进她的视线里,她的心突然被揪了起来,将头埋得更低了,她在等,等着后面的那句台词,等一切重新回放,等倒带,等重来…咬着角,她将膝盖往自己怀里收了收…

  “喂!给你就拿着啊!”不是她要的那句台词,也不是他的声音,她抬了抬头,看着有点不耐烦的小贩哥哥,将手里的棉花糖进她手里:“拿好拿好,刚刚有个公子,瞧你可怜,帮你买的,快走吧,别打扰我做生意了!”

  “…”她下意识地拿着手里的棉花糖,猛得站起身,四下张望着,上上下下地看,不知道自己要找的是一个人,是一双靴子,是一句她想要听的台词,还是一个遗落的片段…

  “找什么,人家走了,哪有时间陪你在这发呆啊。”

  “…”她呆呆地拿着手里的棉花糖,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看着那些糖丝晶亮亮地纠在一起,张嘴抿下一口,断了他们的纠,却让那些纠进了她的嘴巴,口,肚子,继续纠下去…恩…好甜,真的好甜…

  她不该这么好打发,也不该这么容易足,只因为他给她一棉花糖,她就这么心甘情愿地站在这里发傻给他看,他现在肯定躲在哪个角落里,看她傻不愣登咬着棉花糖的模样,然后勾着角淡笑,他现在肯定连黑眸里也牵着笑意,他现在肯定为自己在她心里好有存在感,骄傲地觉得自己好有男人味,他现在肯定为他偷窥到她,她却只看到他一双靴子在幸灾乐祸,他现在…肯定在想她…

  她要的才不是一棉花糖,她还要听那句“要吗?”她还要他拉着她的手逛大街,她还要听到弘晖闹腾的声音,她还要接下来的糖葫芦,大碗茶,她还要那年的大年初一,她还要…

  那是康熙四十六年的第一天,虽然她的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她还是觉得好华丽,只因为她还有弘晖给的锁片,嘴里咬着的,是他买的棉花糖…她真的是太好打发了…  wwW.ubUxs.cOm 
上一章   清空万里   下一章 ( → )
优步小说网提供清空万里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清空万里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就来优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