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小说网提供海豚岛免费阅读全文
优步小说网
优步小说网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阅读榜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全本的小说 秘书芷晴 无禸不欢 明星奴隶 丝袜少妇 大邚凄女 醉梦人间 滛荡往事 色色白痴 姐弟之恋 金陵滟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优步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海豚岛  作者:阿瑟·克拉克 书号:41856  时间:2017/9/22  字数:9247 
上一章   ‮分部九第‬    下一章 ( → )
19

  卡赞教授得了重病而又无药治疗,这消息比暴风雨所造成的灾难更使大家沮丧。对约翰尼的打击比任何人都大。

  小岛已经成了他的家;这种家庭的温暖他以前从未体验过。教授就像他的父亲,而对自己的生父,他的记忆已非常模糊。所有这一切他虽然从未静下来好好想过,但现在他的体会更深刻了。在这儿,他感到有人爱护他,关心他。在此之前,他曾多么渴望这种爱护和关心,并且也不自觉地努力想获得别人的爱护和关心。而现在,他又有可能失去这种爱护和关心,仅仅是因为没有人能越过100英里的海面把教授生病的消息告诉大陆上的人——在这个时代,卫星和行星之间都能互相对话,而他们却面对茫茫大海,无能为力!

  仅仅100英里啊!不是吗,他自己在海上还漂浮过更长的距离呢!他还不是这样漂到小岛上来的吗?

  一想到自己漂来海豚岛的经历,他立即毫不犹豫地作出一定。海豚从遥远的地方把他护送到这海豚岛上,现在,它们地可以把他护送到大陆。

  他完全相信,苏西和斯普特尼克可以轮拖冲板,在12时内把他送到100英里外的大陆海岸。他们曾一起无数次地在珊瑚礁外探索潜游,这一切今天都可用上了。有两条海豚的保护,他在大海中是绝对安全的。而且,不必使用通话器,他们也完全能理解他的意图和愿望。

  约翰尼回忆起他与苏西和斯普特尼克几次潜游的经历。有一次,苏西拖着米克的大冲板,斯普特尼克拖着约翰尼的小冲板,一起来到了附近一个叫作“沉船岛”的珊瑚礁,该岛离海豚岛约10英里。来回只一个多小时——而两条海豚还游得毫不费力呢!

  但他能不能说服别人呢?他这样做不是发疯,也不是自找死路,只有米克才能理解他。岛上其他人如果得知他的计划,必定会出来阻止他的。那么,只有不让他们知道他才可能走

  米克的反应正如他所预料的一样。米可认真地考虑了一番,尽管认为计划可行,但很不情愿付诸实施。

  “计划是可行的,”米克说。“但你不能一个人去。”

  约翰尼摇了摇头。

  “这个问题我已想过了,”约翰尼说。“有生以来第一次他为自己的小个子而感到欣慰。”记得我们进行过的几次比赛吗?你赢了多少次?你个子太大——你去只能拖累苏西和斯普特尼克。”

  约翰尼说得不错,米克无法否认这一点。尽管苏西比斯普特尼克力气大,但苏西拖着米克,斯普特尼克拖着约翰尼,每次都是斯普特尼克占先。

  这个理由不成立,米克又想到了一个理由。

  “我们与大陆失去联系已24小时了。不久,他们那边必定会派人乘飞机来看个究竟,看看这小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暴风雨过后,他们一直没有听到过我们这儿的消息。你这样冒着生命危险去就不值得了。”

  “你说得对,”约翰尼表示同意。“但谁的生命更重要——我的,还是教授的?如果我们再等下去,时间也许就来不及了。而且,暴风雨过后,大陆上的人也正忙得不可开呢。也许一星期之后他们才会想起我们呢!”

  “这样吧,”米克说。“我们先做好准备工作。如果大陆那边没人来,如果教授病情没有好转,我们再商量吧!”

  “你可不能告诉任何人啊!”约翰尼担心地说。

  “当然不会。还有,苏西和斯普特尼克现在在哪儿?你肯定能找到他们吗?”

  “当然能找到——今天早上它们还在礁外游弋找我们呢!我只要按一下‘救命’的按钮,他们马上会游来。”

  米克开始用手指计算着所需要的东西。

  “你要带一壶水——那种扁塑料壶——一些压缩食品、一只指南针、你常用的潜游工具——就这些够了。噢,对了,再带上一个电筒——因为整个航程不可能都在白天。”

  “我准备半夜出发。一半航程有月亮作陪。白天我就可到达大陆海岸。

  “你好像计划得很周密。”米克说,语气中出一种钦佩之情。他心里还是希望,情况会发生变化,不必这样做。但如果不得不这样做,他会竭尽全力帮助约翰尼,让他登上去大陆的冒险航程。

  和岛上所有的人一样,两个孩子都得帮助修复岛上一些急用的设备,所以,白天他们什么准备工作也干不了。夜幕降临后,人们又点起了煤油灯继续工作。直到深夜,约翰尼和米可才开始了自己的准备工作。

  幸运的是,当他们撑着约翰尼的小冲板来到港湾时,没有人看到他们。港湾里尽是翻个儿的船,有的已被风打得支离破碎。他们还带了挽具和各种必需品。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海豚了”——当然,还得最后去了解一下情况,是否真正有必要作这次冒险!

  约翰尼把通话器交给米克。

  “你设法把它们召回来,”他说。“我去医院看看,要不了10分钟。”

  米克把通话器戴到手臂上向深水走去。通话器的按钮上,荧光闪闪。但他已像约翰尼一样,闭着眼睛也能按下正确的按钮。

  他沉到海底。海水温暖、黝黑。有一阵子他犹豫了。现在他还有时间阻值约翰尼的冒险行动。他可以不按通话器,然后对药翰尼说,两条海豚没来。他们听到叫唤不来也是可能的,或许它们根本就没有听到。

  不,他不能欺骗朋友,即使是为了他好,为了他能避免生命危险,也怒能欺骗。他只能希望约翰尼去医院时,能得知教授病情好转的消息。

  米克想,他现在这么做,按下按钮,今后是否会后悔一辈子呢,他听到了通话器发出的轻微的嗡嗡声。他等了15秒钟,又按了一次——又按了一次。

  对约翰尼来说,他已义无反顾了。当他打亮手电筒,穿过海滩,走上通往行政大楼的小径时,他知道,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在海豚岛上行走了。可能他再也见不到旭东升了。像他这样年龄的孩子很少会肩负如此大的重任,但他主动承担了。他并不认为自己是英雄,他只是想尽自己的责任。他在海豚岛上的日子是愉快的,岛上的生活,使他获得了所需要的一切:关怀、温暖、友爱…如果他想保持所获得的一切,他就应为之奋斗——如果必要,他宁愿冒失去这一切的危险!

  医院的房子不大。一年前,他离家出走,几乎被太阳晒死,但就在这间小房子里,他被救醒并治愈了。现在,医院里静悄悄的,所有的窗帘都挂下来了。只有一扇窗亮着黄的煤油灯光。约翰尼不朝有亮的房间里张望。那是医院的办公室,泰西护士正坐在办公桌前。她好像在一本记事本上写着什么,看上去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她一次次地用手擦眼睛,约翰尼见了大吃一惊,原来大个子女人正在哭泣。这个能干的大个子护士也会哭,这足以证明情况之危急。也许,他已经太迟了。想到这儿,约翰尼的心也沉下去了。

  情况总算不如他所想的那么坏,但也不好,这是毫无疑问的。当约翰尼轻轻敲门进去后,泰西略微高兴了一点,并装出一副忙于公务的样子。夜这么深了,如果别的什么人去打扰她的话,准会被她摔到门外去,但对约翰尼则例外。她对这个孤儿充满了恻隐之心。

  “他病得很厉害,”她低声说。“只要有药,几小时内我就能控制病情。但现在…”她无可奈何地耸耸她的大肩膀,然后又补充说“不仅教授得了肺炎,其他两个人还要打破伤风针。”

  “如果药不送来,”约翰尼低声问。“你看教授能得过来吗?”

  泰西没有回答。她的沉默实际上是最有力的回答。约翰尼不能再等了。他说了声“再见”就往外奔。幸好泰西太疲劳了,因此没有注意到约翰尼说的是“再见”而不是“晚安!”

  约翰尼赶回沙滩时,苏西已套上挽具,挂好了冲板;斯普特尼克则在一边耐心等待着。

  “它俩5分钟之后就来了。”米克说。“它们从暗处出现,还把我吓了一大跳,因为我想不到他们这么快就会赶来。

  约翰尼抚摸着它俩光滑的身子,它们也用身子轻轻擦着约翰尼,充满了爱恋之情。约翰尼想,不知道暴风雨来袭时,它们在哪儿?又是怎样逃过这场灾难的,他很难想象,海岛周围的生物竟然能在暴风雨中生还。在斯普特尼克的鳍后面有一道伤口,这是以前没有的。但除此之外,两条海豚和往常一样活泼强壮。

  水壶、指甫针、手电筒、密封罐头食品、脚蹼、脸罩、呼管、通话器——约翰尼一一检点完毕。然后他说:“谢谢你了,米克——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我还希望我能与你一起去,”米克回答说,连声音都有点沙哑了。

  “没什么好担心的,”约翰尼说,尽管他心中已开始在敲鼓了。“斯普特尼克和苏西会照料我的,是吗?”他想不出还有什么话要说了,就爬上冲板,说了声“出发吧”苏西拖着他向外海游去。约翰尼向郁郁不乐的米克挥手告别。

  幸亏他马上出发了,因为这时,他看到海滩上有灯火在移动。他溜进了夜之中,而现在,米克要代他受过了,他感到有点对不起朋友。

  也许,150年前,玛丽-沃森和她的婴孩及垂死的仆人,正是从这方沙滩登上那只小小的铁箱子,开始那次倒霉的航程的。今天,虽然人类已有了宇宙飞船、原子能,但还不得不像玛丽一样离开这个小岛,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但事情也许也没有什么奇怪。如果他没有听说过玛丽-沃森的事迹,也许也想不到能这么做。如果他成功了,那么,她死在40英里外的孤岛上也没有白死。她的在天之灵也该有所慰藉了吧!

  20

  离开珊瑚礁之前,约翰尼让两条海豚自己向外海游。海豚有着完善的声纳系统,它们发出的声波充满着幽暗的海洋,但人是听不见的。通过声波的反,海豚能知道它们所在的确切的位置和航行的方向。它们的声纳系统可以测出周围100英尺内一切障碍或大鱼。在人类发明雷达以前好几万年,海豚(还有蝙蝠)早就发展了完善的声纳系统。当然,它们使用的是声波,而不是无线电波,但两者的原理是一样的。

  大海波滔滔,但算不上汹涌澎湃。有时花打到身上,冲板也会偶尔翻倒,但大部分时间,约翰尼都能在水面上轻松地滑行。夜深沉,难以估计滑行的速度。他打开电筒一照,只见海水在他身边高速过。但他知道,时速不会超过10英里。

  约翰尼看了看手表,已过了15分钟,回过头来,已看不到小岛的影子了。本来,他以为还可以看到点点灯火,但眼前一片漆黑,他离岛已很远了。现在,他正在夜幕笼罩下的大海上迅猛地向大陆滑行。要是在一年前,这样特殊的航行准会把他吓得半死。而现在,他一点不害怕——至少,他能控制自己的害怕心理,因为,他明白,他和朋友们在一起,而它们将保护他不受伤害。

  现在,他得调整航向了。他知道,他想要苏西它们往哪儿游,它们就会往哪儿游,这是轻而易举可以做到的。澳大利亚大陆的海岸线,绵延几千英里;只要他大致向西航行,就迟早能在某处上岸。他瞥了一眼指南针。使他意外的是,他根本不必改变航向,苏西正向正西方前进。

  这充分证明苏西它们是多么聪明,领会能力多么强。米克发出了“救命”的信号,已足以使它们了解到它们将要担当的任务,根本不必告诉它们去哪儿找“救命”的人,它们早就知道了。事实上,它们很可能熟悉昆士兰的每一寸海岸线。

  但苏西目前游水的速度怎么样约翰尼不知道。应该让苏西自己决定前进的速度呢,还是按一下按钮,告诉它任务紧急?最后,他决定还是按一下“快”的按钮。至少,这样做不会有什么坏处。

  他感到冲板稍稍向上一抬,但感觉不出速度是否加快了。他知道,这么做已足够了。他深信,苏西对自己的任务已有了充分的了解,并正尽力向前猛游。如果他一再坚持要它加快速度,那反而会把它累坏的。

  暴风雨留下的乌云还低低地垂在夜空下,掩住了大部分星光,夜越显得浓重。原来海洋中发光的微生物现在也不见了。也许,暴风雨刚过,大海中的荧光生物尚未从震惊过恢复过来。要是它们现在出现在周围,那它们那幽幽磷光对他至少也是一种安慰。在这漆黑的大海上,他形单影只,有时竟会害怕起来。也许,一个滔天大,或是一块大岩石,正在前面看不见的什么地方等着他。他躺在冲板上滑行,身子离水面仅三英寸。尽管他充分相信苏西,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产生这种恐惧感。他只得尽力克制自己。

  忽然,他发现东方出现了淡淡的月。乌云依然浓密,月亮也未面,但月光已开始反在他周围。尽管光线十分暗淡,周围东西难以分辨,但看到远处海天连接的地方,他的心大大平静下来。现在,他也可以看到,前方既无岩石,也无珊瑚礁。苏西在水下感觉比他的视觉灵敏得多,这是毫无疑问的。现在,他至少有苏西和斯普特尼克的帮助。

  他们已来到浩众无垠的深海。航程开始时,滔滔花把冲板冲得上下颠簸,躺在上面很不舒服。而这里,峰之间相隔几百英尺,冲板顺着滚滚海滑行。约翰尼很难判断头有多高。从约翰尼躺在冲板的角度来看,显然比实际高度要高得多。苏西常常悄悄爬上坡,然后在头上停留一会,再急速直下谷——它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这个过程,不久,约翰尼就能在冲板上自如地调整重心,让冲板沿着坡爬上尖,又沿着下坡滑向谷。

  一弯新月从云端出来。这时,约翰尼第一次看到,滔滔大在他四周翻滚,绵延无垠,一直伸展到看不到尽头的夜中去。头在月光下闪闪发光,使谷显得更为幽深。冲板滑向黑暗的低谷,再慢慢爬上向前移动的山峰——头,就像从黑夜走向白天,又从白天转入黑夜。

  约翰尼看了一下手表,发现他们已在大海中游了4小时了。这就是说,如果运气不错的话,他们至少已游了40英里,而且,黎明也即将来临。这能帮助他克服困倦。有两次他打盹了,从冲板上被抛下水去,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在水中挣扎。他只得在漆黑的大海里游泳,等待苏西回来找他——这当染是很糟糕的事。

  东方”渐渐出鱼肚白儿回头看看,等待初升的太阳跳出海面。这时,约翰尼回忆起自己在“桑塔-安娜号”沉船上观望黎明来临的情景。当时,他孤独无援,热带的烈几乎把他烤焦,而现在,他镇定自若,充满信心,尽管他已无法回头。此时此刻,他前后均离陆地50英里。但太阳对他已不再是威胁了,他的皮肤早已晒得乌黑油亮了。

  冉冉上升的旭驱走了长夜,他感到太阳晒在背上暖烘烘的。这时,他按了一下“停”的按钮。该让苏西休息一下了,还得让它觅食吃顿早餐。约翰尼自己跳下冲板,游到前面给苏西解开挽具——苏西高高兴兴地游走了,还一再跃入空中,表示它的兴奋之情,眼前看不见斯普特尼克的影子,也许它在什么地方抓鱼吃呢。但只要你召唤它,它就会马上游过来的。

  约翰尼把脸罩推到额头上。整个晚上,他都戴着,以防止花打进他的眼睛。他‮腿双‬一跨,骑在冲板上,任海缓缓摇曳。一只香蕉、两个卷,几口桔汁,就权充早餐。其他的留在以后再吃。即使一切顺利,还得花五六个小时才能到达澳大利亚大陆的海岸。

  他让两条海豚休息15分钟,自己则在冲板上休息,任海上下颠簸。然后,他按了一下召唤它俩回来的按钮,就等待起来。

  5分钟过去了,还不见它俩的影子,约翰尼有点担心了。5分钟它们可游3英里,而它们不可能离他这么远。不久,他见到熟悉的鳍肢,分开水面,向他游来,他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下了。

  但不到一秒钟,他猛地在冲板上坐起来。那鳍肢当然非常熟悉,但不是他所等待的海豚的鳍肢,而是一条虎鲸的鳍肢!

  那象征着死亡的虎鲸,以每小时30海里的速度向他游来,这短短的几秒钟,似乎永远凝固住了。然后,他不无怀疑地想到,那虎鲸是否听到了他发的信号才来的?那么,他还存有一线生还的希望,那可能是…

  不错,当虎鲸巨大的头在几英尺外出水面时,他认出了固定在头上的那只线型的控制盒。

  “你可把我吓了一大跳,雪妹。”他终于过气来说。“下次可别再这样吓我了。”

  话虽这么说,他对自己的安危还不能说有十分的把握。根据最近的报告,雪妹已不再什么鱼都吃。至少,没有听到海豚对它的抱怨。但约翰尼不是海豚,也不是米克。

  雪妹用身子擦着冲板,约翰尼随着塑料钢板剧烈地上下晃动起来。他紧抓板的边沿,以防跌入海里。而事实是,对虎鲸来说,这算是最轻柔的摩擦——要知道它有15英尺长啊!当它游回来再用身子去擦冲板的另一边时,约翰尼放心多了。显然,它是在表示友好,他心中默默地感激着米克。

  尽管心有余悸,约翰尼在雪妹游近时伸手轻轻地拍着它那光滑的背。它的皮肤摸上去和海豚的皮肤差不多,像橡皮似的,富有弹。这当然是十分自然的。人们很容易疏忽,以为这个海洋中的死神只是另一种海豚而已,只不过比一般海豚大罢了。

  雪妹好像很喜欢约翰尼的抚摸,所以它游回来希望约翰尼能再拍拍它那光滑的背。

  “我想,你独自一个一定感到很寂寞吧。”约翰尼同情地说。可话刚出口,他已吓得僵住了。

  雪妹不是独自一个,它并不孤单。它的男朋友正悠然自得地向这儿游来——它有30英尺长!

  那鳍肢比人还高。只有雄虎鲸才有这么巨大的鳍肢。那黑色的三角形鳍肢,就像船帆,慢慢地向约翰尼坐着的冲板游来。约翰尼吓得动也不敢动。他只是在想:你可没有形成条件反——你也不是米克的朋友。

  这才是约翰尼见到过的真正最大的动物——它看上去有一条船那么大——与雪妹相比,雪妹只不过像条海豚那么大了。雪妹身子虽小,却是主宰者——是女主人。它那硕大无比的男朋友在冲板周围游弋时,它沿着冲板内圈打转,始终把它的男朋友和约翰尼隔开。

  有一次,雄虎鲸停住了,把头探出水面6英尺高,然后纵身跳过雪妹,试图向约翰尼的背后扑去。那双眼睛中有饥饿、智慧和凶残——就是没有一丝友善!也许,约翰尼的高度想象把它的形象夸大了。但它还是一直绕着冲板打圈,且圈子越缩越小。再过一会儿,它就要挤到雪妹身边了。

  然而,雪妹另有高招,当它的男朋友离约翰尼仅10英尺远时,那巨大的身躯已挡住了约翰尼的视线。这时,雪妹用头向雄虎鲸中一撞。约翰尼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水里传出“膨”的一声重击声。那力量足以捅穿一条小船的船板。

  大虎鲸领会了雪妹的意图,开始向外游去,使约翰尼总算松了口气。在50英尺外,雪妹又捅了它一下。这次可好了。几分钟后,雪妹和它的男朋友径直往北游去,不久就消失在波中。当约翰尼看着它们游去时,他想到,那么庞大无比的“巨人”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怕老婆”的丈夫,连吃点点心也吃不成。约翰尼心里对雪妹真是感激不尽。

  约翰尼坐在冲板上,竭力使自己恢复镇静。他一生中从未如此害怕过,而且,他也并不因此感到羞愧。他遇到过的可怕的事情可多着呢!最后,他不再胆战心惊地时时回头看了,头脑也开始清醒起来。现在,第一件大事是:苏西和斯普特尼克在哪儿?

  附近没有它俩的影子。约翰尼并不感到意外。毫无疑问,它们也发觉虎鲸在附近,所以有意游开回避。即使它们可以信任雪妹,但也不愿接近它的男朋友。

  难道虎鲸把它们吓跑了吗?或者,虎鲸早就把它们下肚子了——这念头实在太可怕了!如果苏西和雪妹不回来,约翰尼知道,自己就完了。这儿离澳大利亚海岸至少还有40英里!

  他不敢再按召唤的按钮,怕把虎鲸重新引回来。刚才那种胆战心惊的场面,即使结局不坏,他也不想再经历一次了。现在,他只有坐等,并四下潦望。如果有不到一英尺高的鳍肢出现在水面上,那肯定是苏西它俩了。

  整整15分钟过去了,时间显得无比漫长。斯普特尼克和苏西终于从南面朝约翰尼游来了。它们也许等待虎鲸游远后再游过来。约翰尼看到这两条海豚向他游来,真是高兴极了,即使看到有人来,他也不会这么高兴。他跳下冲板,把挽具套到斯普特尼克头上时,他抚摸着它俩,轻拍着它俩的背——他知道,它们喜欢他的抚摸和轻拍。他还不停地和它俩讲话,好像它们能听懂他的话似的。事实上,它们完全可能听懂,因为尽管它们只懂几个英语单词,但它们对语气语调特别感。从约翰尼的语气中,它们往往能知道这孩子是高兴还是生气。现在,它们也一定体会到约翰尼此时此刻的心情了,也跟着约翰尼大大地松了口气。

  约翰尼把斯普特尼克头上挽具的带子勒紧,又仔细检查了一下,不让带子扎住呼吸孔和鳍,然后重新爬上冲板。他一躺平,斯普特尼克就开始游出去了。

  这次,斯普特尼克没有径直往西朝澳大利亚游,而是向南游。“嗨!”约翰尼说。“方向错了!”但他马上想到虎鲸,知道它们这样游是个好办法。他应该让斯普特尼克自己决定怎么游。

  现在,它们的游速极快,约翰尼感到,以前他在冲板上由它们拖着滑行从未这么快过。人如此接近水面,就很难准确判断滑行的速度。但若它们这时的游速达每小时15英里的话,约翰尼也不会感到奇怪的。斯普特尼克这时的实际游速是每小时20英里。然后,正如约翰尼所预料和希望的,它们开始向西游了。只要运气不错,它们正直奔澳大利亚而去。

  上午九十点钟时,斯普特尼克的速度慢卞来了,但仍然游得很快。约翰尼想,在没有看到海岸线之前,不能再停下来休息。到那时,他再让苏西拖他,它该休息够了。如果他对游速估计正确的话,离澳大利亚大陆不到10英里远了,海岸线随时都可能在前方出现。

  他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海豚岛的情景。那时的情况与现在差不多,但又大不一样。海豚岛像地平线上的一小朵云,在热雾中颤抖。现在,他要去的地方不是一个岛,而是有几千英里海岸线的一块大陆。最蹩脚的海员也不会找不到——何况,他身边的是两位最佳领航员。对此,他是不用担心的,但他还是有点感到不安。

  一个大把他高高抛起,他突然第一次瞥见前方的海岸。他在尖上停了一会儿,抬头潦望。前方远处,一条白线,沿着地平线延伸…

  他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了。热血直向脸上涌。再过一两个小时,他就安全了,教授也就得救了。他在冲板上横越大洋的航行也可随之结束了。

  30分钟后,大海掀起了一个更高的头。这次,远方的海岸线看得更清楚了。后来,他才知道,大海还没把他捉弄够,他的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呢! Www.UbUxS.CoM
上一章   海豚岛   下一章 ( → )
优步小说网提供海豚岛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海豚岛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就来优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