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小说网提供情陷夜光免费阅读全文
优步小说网
优步小说网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阅读榜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全本的小说 秘书芷晴 无禸不欢 明星奴隶 丝袜少妇 大邚凄女 醉梦人间 滛荡往事 色色白痴 姐弟之恋 金陵滟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优步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情陷夜光  作者:蔚冷 书号:45533  时间:2018/1/24  字数:9218 
上一章   ‮章十第‬    下一章 ( 没有了 )
江夜秋缓缓睁开双眼,望见的是自己的房间。而她并不是独自躺在上的,雷旭天熟悉的怀抱依旧紧紧地环绕著她,而她的脑袋有些昏沉沉的,就像是睡了太久所造成的后遗症。

  窗外的天光告诉她现在已是另一天,昨夜进行任务时最后的记忆迅速地涌进她的脑海。

  “我居然真的昏倒了?!”雷旭天在她一清醒时就感觉到了,此时正关怀她俯身检视她的气

  “秋,觉得怎么样了?”“还好。”这是指她现在躺在上的状态“我睡了多久?”

  雷旭天以另一种方式回答“现在已经下午三点了,你说你睡了多久?”

  说著,他紧紧地拥住她,将脸埋在她的颈窝“秋,昨晚你真的吓死我了。”昨夜当他看到她倒下时几乎可以说是慌了手脚,要不是顾著将她送医,现场那些“相关人士”肯定会一个不漏地死无全尸。他平常看起来脾气很好,但发起飙来可绝对是惊天动地,加上惟一能安抚他的人正不省人事地倒在他怀中,没死人就该谢天谢地了。

  他永远都不要再有一次那种恐怖的经验。

  在“-之光”的医务所时,雷旭天只差没抓著医生的领子威胁要他马上让江夜秋苏醒,不过那种杀人似的目光就足以让全所的人员感到脖子凉飕飕的,他们的领导难得来一趟,就造成如此恐怖的场面,让他们不要祈求上天,让他们的领导一辈子无病无痛、健康快乐,否则他们恐怕得等著垫棺材了。

  江夜秋轻轻推开他准备起身,看也不看她手臂上的绷带,突然又是一阵晕眩,让她不得不又落回枕头上。

  “天啊!头好昏,我是怎么了?”她从来没有觉得这么虚弱过,居然连起都有困难了。

  雷旭天连忙扶好她,让她平稳地倚著头坐好。

  “秋,你还好吧?”他关切地问道。

  “不好!”江夜秋口气不善地道。“不过是一点小伤,竟然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糗,真是丢死人了!”他突然抱著她笑了起来,而且愈笑愈厉害,愈笑愈大声,笑得整个人震动不巳,而倚在他怀中的她则是完全的莫名其妙。

  “旭天,你在笑什么啊?”他笑得简直是难以控制、无法自拔,抖得她感觉好像是地震来了般。

  “旭天?”好不容易控制住之后,他依然是笑意盎然地抬起头“秋,放心吧,你有一个很好的理由。”“理由?”虽然重复别人说过的话尾实在很蠢,不过现在这种状况也实在怪不得她。

  雷旭天的手轻轻地放在她的小肮上。

  “你昨晚那种突然昏倒的情形,还有刚才头晕的状况都是怀孕期间会有的症状之一。秋,你有一个月的身孕了。”他的话让她一时傻住了。

  “你…我…我们…”江夜秋开始语无伦次。

  他轻笑道:“没错,你的肚子里已经有了我们的爱情结晶。”他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让她一时慌乱的心情迅速地平静了下来,他的喜悦也一并渗入了她的心跳中。

  她的双手以一种敬畏的方式小心翼翼地抚著自己的小肮“怎么会?我居然都没有发现?”唉,自己这个做妈的也太粗心大意了。不过她是那种大事仔细,对自己身上的小细节却常常十分胡涂的女人,加上她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之光”的任务上,生理期又不是相当准时,偶尔忽略掉也是正常的事;问题是,这一回也太乌龙了。

  雷旭天的手覆上她的,做足了温存的工夫,顺便故意误解她的话道:“小孩该怎么制造不用我解释给你听吧?咱们最近每天晚上做的那件事你应该还有印象,不然我“做人”可就太失败了!”他当然高兴了,他还在“妄想”她得为了腹中的胎儿嫁给他呢!

  “你…”江夜秋白了他一眼“讨厌!”“不会吧?”雷旭天瞅著她,据理力争道:“如果真的讨厌我,那我们的宝宝是怎么来的?”她叹了口气“这实在太突然了。”这下雷旭天可紧张了“秋,你不高兴吗?”说实在的,这确实是一个不算意外的“意外”该怎么说呢?两个人夜夜宵,却谁也没有想到避孕的问题,除非其中有人出了“毛病”否则这种事迟早会发生的。

  好笑的是,就因为他们平常过于“洁身自爱”所以当恋情发生时便迅速地沉其中,虽然对正事并无耽误,不过有关**所衍生出来的后代问题就完全被他们遗忘了。

  顺其自然的结果,就是凭空冒出一个上天给的礼物,这下可好了,多了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该怎么解决呢?

  “我没有不高兴啊!”江夜秋终于觉得吓够他了,出了第一抹微笑“你那么紧张做什么?”雷旭天喜出望外地道:“秋,那你决定要嫁给我了吗?”她望着他“你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吗?”话是不能随便说的,他相当清楚这样的道理。

  “秋,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我爱你啊!难道这真的不能打动你吗?”江夜秋看着他脸上的神情又转为愁容满面,倒是觉得十分有趣,以前的她从来不知道他也会有这么丰富的表情,他也只有在她的面前才会显出自己最真实的情绪,这一切全是因为满盈在彼此心中的爱。

  “我没说不行啊!”事到如今,她不妥协好像也不行了,她看得出他是真心想完成这桩婚姻,虽然她还是觉得不是非常必要,但若是答应和他结婚能让他不再这么愁眉苦脸,她好像也没有反对的理由了。

  而且,她和他一样,都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快乐的,就这么做吧!

  ““奉子成婚”虽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理由,既然你真的这么想结婚,那就找个时间办一办吧!”“你答应了?”雷旭天的心情就像坐云霄飞车一样,忽上忽下的,要不是他的心脏够坚强,恐怕早就捺不住这样的折磨了。

  “不答应行吗?”她都被他搂得快没气了。“旭天,你不介意的话庥烦把手劲放轻一点,我现在这种虚弱的身子可不起你这样的“摧残””雷旭天吓了一跳,连忙放开了她“抱歉,秋,我不是故意的!”江夜秋笑了“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也用不著这么紧张,我不是玻璃做的,只不过现在这个时候比较特别,医生有没有代什么该注意的?”“呃…我昨晚一听到你有了身孕,就心慌意地忘了医生还说了些什么…”雷旭天心虚地道。

  她笑着摇摇头,看来他恐怕会是一个胡涂的爸爸。

  “算了,找个时间再去做一次产检,我会先把自己的身体状况弄清楚的。”他的手源源不绝地透过她的小肮传来温热的感觉,自己的身体中孕育著一个小生命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感受,有点陌生,但更多的是感动。

  “对了,昨天那些人怎么样了?”江夜秋终于忆起了这件事。

  “我都代下去照你们的一般程序处分,至于方贵民的事还是要由你来结尾。”方贵民的行踪一直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雷旭天淡淡的叙述没有出半点多余的情绪,丝毫看不出他原本恨不得把那票人大卸十六块,只是身为一个领导人的理智不允许他这么做。

  “我知道了。”江夜秋在他上轻轻印下一吻“谢谢你。”他看着她“谢什么?”她嫣然一笑“谢你没有因为我而将怒气发在他们身上,你可以那么做的,但你没有。”雷旭天吁了口气,拥著她道:“有时候我讨厌自己那么理智,要不是你占住了我所有的心神,他们肯定不会那么好过的!”江夜秋笑着再在他的上轻点一下“好了,我们先去把这件事告个段落。”“等一下!”他阻止她下“这一吻还不够补偿我昨夜受到的精神损失。”说著,他便深深、深深地吻住了她。

  她叹口气,也专心地投入这场甜蜜的拥吻。

  ***

  “你们总算下来了。”见到雷旭天小心翼翼地扶著江夜秋走入接待室,江夕桐以调侃的语气说道:“我们都快等不下去,差点要去撞门了!”江晨枫与江夕桐两姊妹早已等在厅中,当事人已经约来了,要是再等不到人,她们恐怕就真的要杀上去了。

  江夜秋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连眉毛也不动一地道:“如果你承受得起后果,我是不反对你这么做的。”听她这么说,江夕桐的话又缩了回去,不管那所谓的“后果”是什么,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大姊,陈佳雨来了。”江晨枫提醒。

  江夜秋点点头“请她过来吧,顺便把方贵民也带上来。”她吩咐道。

  江晨枫立即依令行事,雷旭天则扶著江夜秋在一张双人沙发上坐了下来,那体贴的态度足以让在场所有的女同胞羡不已。

  江夕桐好笑地道:“我说未来的姊夫啊,你对大姊这么温柔体贴,小心以后会被吃得死死的喔!”雷旭天笑了笑道:“老婆本来就是拿来疼的,何况秋若是真的要“吃”了我,我还求之不得呢!”江夜秋白了他一眼“你够了没?我还有事要办,少说那些有的没的!”听到雷旭天一番恶心的告白,江夕桐不起了一阵皮疙瘩,自己还是安静一点好了,免得又帮他们制造打情骂俏的机会。

  在短暂的静默之后,陈住雨随在江晨枫身后走进了接待室。

  依旧是由江夜秋代表发言“陈小姐,你的委托我们已经完成了。现在由你决定是否要再见方贵民一面,或者直接判定他的命运。”陈佳雨垂下眼睑,沉默了片刻后道:“我想再见他一面。”这是她早就预料到的,江夜秋说道:“我必须提醒你,方贵民因为食了过多的毒品,在断绝了毒品的供应后,已经出现断症状,现在是较为平静的时候,但是神智可能会不太清楚,等一下很难说会有什么反应,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陈佳雨点了点头。

  江夜秋这才做个手势,方贵民随即被带了上来。

  “你知道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来吗?”她以完全没有温度的声调问道。

  方贵民抬起头,两眼无神地望着前方,毒品的戕害已经让他痛苦了一段时间,几乎走了他体内所有的力气,若不是身旁两个人抓持著他,他大概早就倒下了。

  好一会儿才发现和他说话的是眼前的女人。

  “我…给我药…”听到丈夫的第一句话竟是如此,陈佳雨悲恸地掩住了口,忍住一声啜泣。

  江夜秋摇了摇头,看着她“你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吗?”陈佳雨不敢相信一向温文儒雅的丈夫竟然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这该怪谁呢?

  事业的失意让他以一种离经叛道的方式放弃了自己;那么她呢?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爱著这样的他,因为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处处呵护她、誓言与她共创一个美满家庭的他了。

  她以犹豫的步伐走向方贵民“贵民?知道我是谁吗?”像是没了清醒意识的方贵民在陈佳雨的殷殷呼唤下抬起了头,眼神却依然没有焦距。

  “你…”她握住他的手,像是想给过于苍白的他一点力量。“贵民,我是佳雨,你的子啊!你不认得我了吗?”“佳雨…”方贵民像是想起了什么,深陷的眼眶突然涌出了几滴泪水。

  “他知道!”陈佳雨又哭又笑地回头道。“他记得我!”江夜秋在心里轻叹口气,这有值得这么高兴吗?从陈佳雨的反应已经很明显看得出她还是相当挂心这个误人歧途的丈夫,结论是什么当然也很清楚了。

  “你作好决定了吗?”江夜秋轻轻地问。

  她的问话让陈佳雨猛然醒觉,看着神情有些呆滞的丈夫,她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放不下他的,一咬牙,她说道:“我要带他回去,帮他戒掉毒品,让他开始一个全新的生活。”很伟大的决定,但是…“如果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而决定离开你呢?”陈佳雨似乎真的看开了“如果是这样,那我也要开始属于我的新生活了。我已经作了我的决定,他当然也应该有机会为自己作决定。”“你不会后悔?”陈佳雨脸上的笑容完全没有了原先的霾“有什么好后悔的呢?我依然爱著我的丈夫,只要他仍承认这个婚姻,我的心就不会改变。”“你没有忘记我最初所要求的第二件“报酬”吧?”江夜秋问道。

  陈佳雨的眼中有著一份坚持“我记得,不管将来的结果如何,我一定都会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活。经过这段日子,我想再也没有能让我必须放弃生命的理由了,不管贵民在不在我身边,我都会过得很好的。”江夜秋点了点头“好吧,我会代下去为你们安排医院,只要他有毅力,完全恢复并不是不可能的。这也是一场试炼,你对他的爱以及他是否仍然爱你,在这场试炼中都会看得一清二楚,到那个时候你还有第二次作决定的机会,这可是特别的优待喔!”陈佳雨眨了眨眼睛,知道眼前的江夜秋脸上虽然没有多余的表情,不过她应该是在说笑。

  “谢谢你们,为了这一切。”江夜秋终于出一抹微笑“不用客气,这是我们的工作。你付了酬劳的,不是吗?”“秋,你接受道谢的时候就不能大方一点吗?”雷旭天旁观了半天,到后来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只有在她的耳边低语道。

  江夜秋白了他一眼,轻声道:“不用你多事!”气氛突然轻松了起来。

  陈佳雨的视线从一对显眼的佳偶移向窗外的蓝天,长久以来一直紧绷的情绪到这个时候终于完全放松了下来。

  ***

  “真没想到隐藏身分这么久的“-”会是你这副模样!”戚-崴终于度完月归来时,见到的就是已揭掉神秘面纱的雷旭天,当然,他不是完全自愿回来的,只不过一向神秘的“-”宣布要结婚,他这个“天岳”的奇松长老当然也不能缺席,就这么被“骗”回来了。

  “不然你以为我应该是什么模样?”雷旭天好笑地道,他曾想过其他的长老见到自己时会有什么反应,但绝不是像戚-崴这一脸的愁眉苦脸。

  戚-崴耸了耸肩“一个鹤发皮的糟老头、喜欢故做神秘的变态狂,或是一个有怪异嗜好的大叔,总之,不该是这个样子。”他叹了口气接著抱怨“这下子,仰慕我的人数又要锐减了。”“抱歉啊,你那些仰慕者早八百年前就放弃你了,还是你要告诉我,你已经后悔了?”当然也结束月期的颜苡薏在他身后双手叉道,放弃了原先的温柔婉约,蜕变成管教老公的最佳姿态。

  戚-崴连忙回身抱住亲爱的老婆“我哪敢啊?你才是我的最爱啊!”别怪他没节,疼老婆的家伙就是这副嘴脸,雷旭天瞧见他这副模样,心里也有个底了。

  “旭天!”“来了!”老婆召唤,雷旭天急急忙忙“应召”而去。就算没有“实习”的机会,他这个爱护老婆的老公也已扮演得入木三分了。

  终于,雷旭天还是带著江夜秋快快乐药地搭上了新婚旅行的飞机。

  虽然江夜秋的肚子里装著一个等不及要共赴旅途的胎儿,总算胎儿还不太会作怪,因此她除了怀孕初期的些微不适之外,倒没有多少孕吐之类较庥烦的症状,让这对准爸爸和准妈妈得以轻轻松松地玩他一趟。

  而且,他们一点罪恶感也没有地将手上两大组织所有的工作,全都丢给刚好待在旁边的倒楣鬼。

  雷旭天藉著与江夜秋的婚礼将自己的身分向“天岳”的成员做一个公开,本来隐藏真面目就不是完全必要,只能说是他的一个兴趣,所幸除了雷玟-先前的抗议之外,其他人并没有反应过度,只是有些人讶异一向神秘的“-”竟然就是音乐界中鼎鼎大名的指挥家雷旭天,能把副业做得这么“人尽皆知”的人,另外也只有身为法官的方史晨了。

  “天岳”与“-之光”两位领袖的联姻代表了两个组织未来更紧密的结合,不过反应最烈的却是雷旭天那一“团”仰慕者。

  “雷,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们不管?”“太不公平了!我们都是这么地爱你,为什么要娶她呢?”“雷,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一直爱著你的!”“你要记得我喔!”对于这些“矢志不移”的仰慕者,江夜秋采取视而不见的策略,雷旭天则是一贯的温文儒雅,真是让人想恨他都做不到。

  不管怎么样,-上飞机的雷旭天与江夜秋早已将所有的凡尘俗事都抛到脑后去了,一家“三”口幸-快乐地度过这段甜蜜的月假期。

  另一个开始

  六岁的雷洹棣带著刚开始牙牙学语的雷——一步一脚印地逛过了整座别墅,雷旭天与江夜秋这个其实实岁只有五岁又三个月的大儿子是个绝对的好哥哥,对走路还常会摇摇摆摆的妹妹很有耐心,总是会带著她在自家这座大得有点离谱的别墅四下探险。

  但说实在的,雷洹棣不见得真有那么好心地要帮忙看顾妹妹,只是因为这座别墅藏著太多的秘密,他这种四处窥探的动作照说是不被允许的,所以他才带著妹妹,万一要是被大人们发现了,还可以借口自己是照顾随处跑的妹妹,才会“不经意”地闯进不该去的地方。

  这一天,雷洹棣反正闲著也是闲著,决定照往常带著妹妹四处晃晃。

  “妹,要走喽!”“哥、哥!”雷——立刻摆动两条肥肥的腿,一摇一摆地迈著小小的步伐紧跟在哥哥的后面。

  ***

  ““-”你真的这么决定吗?”戚-崴一脸严肃地看着雷旭天。

  “当然,我可不是开玩笑的。”雷旭天神色自若地道。

  雷旭天坐上“-”的位子至今正好足足十年,已到了“退休”的时候,一般而言,退休的“-”通常是成为组织中顾问级的人物,而正当壮年的雷旭天就这么高居这“顾而不问”的位置也未免太“暴殄天物”了,这样的人才怎么能说放就放。

  所以今天“天岳”的四大长老——戚-崴、方史晨、雷玟-以及幻云弗瑞.可伦,就担任起“劝进”的工作,不想这么早就让他轻松地去“安享天年”毕竟他们都还不了身呢!

  “大哥,你认为自己真的走得掉吗?”雷玟-不怀好意地道。

  雷旭天看着妹妹扬起眉毛,自从他现出身分之后,她就对他愈来愈没大没小了“难道你想阻止我吗?”“不是阻止,而是“天岳”还需要你啊!”弗瑞亦开口说道。

  雷旭天干脆直接望向方史晨,看他是否也有话要说。

  方史晨耸了耸肩道:“该说的都说过了,如果你非要坚持己意,我可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说得简单,把事情都往别人身上推。大伙儿心想。

  “史晨,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么诈的。”雷旭天挑著眉说道。

  “人总是会变的。”答得好!大伙儿暗叹。

  “那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雷旭天无奈地道。

  其实他早就说过了,一旦结束了对“天岳”的义务之后,就要带著儿过过简单朴实的生活,身为“天因”乐团指挥的他已拥有崇高的名声,现在只等他去享受名利双收的成果,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放过他呢?

  秋可就没他这么好运“-之光”并未建立像“天岳”这么严谨的“退休制度”恐怕还得多辛苦一段时间!不过这些年有他在一旁协助,他们已培养出属于夫间的一种默契,只要随时找机会将任务丢出去,他们一家子就能开开心心地过日子了。

  戚-崴等人还没开口,便听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虽然并不明显,但可绝逃不过他们的耳朵。

  雷旭天皱起了眉头,这时候不该有人在附近走动的,会是谁呢?

  “妹,小声一点,你要把爸爸他们都引出来吗?”雷洹棣不悦地看着身旁的妹妹,她的脚步声像敲鼓一样,吵死人了!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可以玩捉藏的新地方,却听到爸爸正与姑姑及几个叔叔谈话的声音,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被发现,他开始后悔带妹妹来了。

  雷——可不懂自己做错了什么,还快乐地给了哥哥一个天真的笑容。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雷洹棣抬头暗忖,不好!

  “爸…”“啊炳!大哥,我想这就叫作“重蹈覆辙”吧!”雷玟-幸灾乐祸地道,在知道自家的哥哥就是顶头上司之后,也顺便打听到当年他是怎么“误入歧途”的,这会儿才会有这句话。

  而且雷洹棣比哥哥当年误闯“天岳”基地的年纪还早,难道真是天意吗?

  “儿子啊,老爸我这下可被你给害惨了!”雷旭天除了无奈还是无奈,难-他雷家的人就注定了要不得安宁吗?

  “这是你儿子?”戚-崴笑眯了眼,他们到今天才有机会亲眼见到雷旭天的宝贝儿子,平常他保护得太好了,说什么都不肯让他们见见他的儿子,大概就是怕他们会“一见钟情”吧。

  “洹棣,叫人吧!这是戚叔叔、方叔叔,还有弗瑞伯伯。”雷洹棣听话地叫了,雷玟-则在一旁口道:“洹棣,还有我呢?”雷洹棣看了她一眼“姑姑每天都看得到,不希罕了!”旁人的笑声让宙玟-差点绿了一张脸。

  “太好了,我正担心会后继无人呢!“-”你也太不应该了,居然把这孩子藏起来,咱们“天岳”的未来还要靠他呢!”戚-崴诈她笑道。

  雷旭天叹口气“现在也不晚啊。”接著又低声自语道:“我还嫌太早了呢!”他知道让儿子接触“天岳”的事情是迟早的事,运气好的话,儿子就可以不用背负这么多的责任,而能随心所地过著属于自己的生活,偏偏这小表就像他,自己闯也可以走出一条路,还把不满两岁的妹妹也拖下水,真不愧是父子连心。

  “好了,事情就这么说走了。”雷旭天见自己才一闪神,旁边那一票人似乎就达成了协定,连忙问道:“什么事情说定了?”戚-崴笑嘻嘻地抱起矮人一大截的雷洹棣道:“我们决定培养小洹棣作为未来的“-”的人选。”他们这四大长老的十年任期只比雷旭天晚一年到期,为的是错过交接的空窗期,若是一口气换过所有的高层领导是比较麻烦的;而四大长老卸任后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的接任人选,这下可就有著落了。

  也许他们该转告下任长老,盯牢下任“-”的家眷,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看看他们,不就找到了吗?

  “喂喂喂!我可还没答应呢!”雷旭天发出不平之鸣。

  “反正你就要去做你的顾问了,这件事没你嘴的余地。”方史晨说话一针见血。

  “玟-,你也说句话吧!”雷旭天这辈子难得向自己的妹妹求助一次。

  不过雷玟-这回必须和其他的长老们站在一起“抱歉了,大哥,我之前没让他们见洹棣巳-是仁至义尽了。”“你们在算计我儿子啊?”江夜秋依旧是一身的黑、一迳的冷,只有偎进雷旭天怀中时的姿态是无尽的娇柔。

  “秋,你什么时候来的?”“刚来。”她仰头回应他问候的吻,再看同被戚-崴“拐”去的儿子“没关系,洹棣就让给你们,反正我还有——可以用。”“秋!”雷旭天惊讶地看着她。

  江夜秋微微一笑。“旭天,你该不会以为我们真有“平凡”的一天吧?在我们的孩子已注定不平凡的时候?”雷旭天傻了眼,放弃了“算了,就让孩子们自己决定吧,至少我就没后悔过。”两人相视一笑。

  接下来,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WWw.UBuXS.CoM
上一章   情陷夜光   下一章 ( 没有了 )
优步小说网提供情陷夜光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情陷夜光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就来优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