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小说网提供守护亲亲免费阅读全文
优步小说网
优步小说网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阅读榜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全本的小说 秘书芷晴 无禸不欢 明星奴隶 丝袜少妇 大邚凄女 醉梦人间 滛荡往事 色色白痴 姐弟之恋 金陵滟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优步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守护亲亲  作者:蔚冷 书号:45534  时间:2018/1/24  字数:9147 
上一章   ‮章十第‬    下一章 ( 没有了 )
“爸、妈!我回来了!”

  乔浚牵著祁-葶的手,走进了家门,并呼唤著双亲。

  他特别挑了一个双亲都在家的假,顺便将刚新婚的小妹也叫回来,就是为了让他们见见他未来的子,他们一知道他有结婚的对象就迫不及待地要他带祁-葶回家,但他因为怕她会晕车而迟迟未向她提起此事,若不是她主动要“亲见”未来的公婆,还不知这会让他拖上多久。

  “-葶,你可别吓到了喔!”乔浚先提醒她,待会儿的“场面”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见得到的。

  乔府是一座独栋住宅,附属著一个受到悉心照料的花园,虽然比不上祁园的规模,却也不是一般家庭能负担得起。

  尽管男女主角双方都没有“门当户对”的观念,但命运的安排有时确实非常巧妙。

  “知道啦!”

  祁-葶的回话有些敷衍,她其实并不太把乔浚的提醒放在心上,只不过是见见乔浚的双亲,做什么那样小心翼翼的?

  乔浚先关上大门,她则领头从玄关转向大厅,刹那间,一幕完全出乎意料的景象让她轻呼一声“哇!”

  她不自觉连退两步,直退到乔浚在她身后早已为她准备好的怀抱。“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说过要你小心一点,被吓到了吧!”

  他先在她耳边轻声说完,才抬头对著眼前的“空气”说道:“你们就不能节制一点吗?我的未婚被你们吓著了。”

  这副景象…该怎么形容呢?先撇开坐在客厅中的几个“活人”不论,整个可见的“空间”里,简直“”满了乔家的“列祖列宗”只要是“有空”的无不到场,想见见即将成为他们曾曾…孙媳妇的-葶,而且,反正都翘辫子了,有哪个会“没空”自然是全体集合,没什么事会比见乔家未来的媳妇更重要。至于该有几个“曾”只怕没人有那么好的兴致一个个去算。

  祁-葶是真的吓到了,就算她已有完全的心理准备,但怎么地想不到会有这么“大”的场面,她一向就只能“看见”自己早逝的双亲,从来没有一次见到这么多“亲戚”的经验。

  “浚小子,这就是咱们未来的孙媳妇吗?”乔浚的一个老祖宗率先开口。

  这种“热闹”的景象,让祁-葶有些不太习惯,而此刻,一个“飘”在半空中的长者对著她直打量,一副很满意的表情,让她不知该怎么应对才好。

  “您好,我叫祁-葶,喊我-葶就可以了,呃…”“跟著叫曾爷爷就对了。”乔浚在她身旁接口道“只要看是个婆婆,就喊曾,是个公公,就唤告爷爷,反正咱们家的‘列祖列宗’总是来来去去,连我也弄不清到底有多少个曾爷爷、曾,只要应付得过去就好了。”

  “臭小子!”某个“公公”凝聚灵力朝著乔浚的脑袋就一拳敲下去,怨声道:“什么公公?学学你媳妇,她可比你有礼貌多了!”

  就算是成了乔家的守护灵,这种“名誉”也是很重要的,没有多少男人能对这种玩笑视而不见。

  而祁-葶虽然刚刚被吓了一跳,不过凭她爱撒娇的个性,加上甜如的小嘴以及讨喜的相貌,让那些祖宗们不疼她都不行。

  乔浚无事地刚长出来的肿包,心想,这些老祖宗下手向来很少手下留情,要不是看在-葶第一回来家里,不想吓著了他们未来的孙媳妇,恐怕不会光是这么一拳就饶了他的。

  “曾爷爷,我儿子可不能打,我还要靠他传宗接代呢!”乔斌终于开口维护一下自己的儿子,虽然他觉得儿子挨打有一半原因是活该。

  “哼!”乔家数代都是一脉单传,不像其他外家开枝散叶,拥有庞大的家族,或许也和他们自古以来代代相传的“特殊能力”有关,若是人人都能“见鬼”那就没什么稀奇了。

  所以曾爷爷哼了一声之后,也加入“围观”祁-葶的行列,懒得理那个忤逆长辈的不肖长孙,在他们眼中,乔浚惟一值得称许的成就大概就只有“拐”到这个弥是珍贵的孙媳妇。

  经过最初的失措之后,祁-葶巳能自在地面对这一屋子的列祖列宗,轻松愉快地与他们对话交谈,承受几乎数不清的“关爱眼神”

  “阿浚,这丫头不错,能让咱们爱挑剔的老祖宗第一眼就这么喜欢她,还满有一套的。”

  乔斌微笑地看着与祖宗们“嘘寒问暖”的祁-葶,儿子能遇上这么一个好女孩,他只有衷心为儿子高兴。

  “就是啊!”窝在丈夫怀里的乔媛也开口调笑自己的哥哥“就不知道哥是怎么弄到手的。”

  乔浚扬了扬眉,不动声地看着妹妹“你说呢?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大老远跑到那个小镇去开业?”

  “哦——”乔媛刻意拉长了回应的声音,听起来可暧昧了,她还一脸的恍然大悟“原来你早就有预谋了啊!我要去跟未来的大嫂打小报告喔!”

  “请便。”

  乔浚才不在意她的“威胁”他在到辨洲镇前根本不知道会遇上自己衷心所爱的女人,怎么可能有所谓的“预谋”?而且-葶才不会相信小妹的挑拨离间,关于这一点他有绝对的自信。

  “小媛,别闹你哥了。”

  身为母亲,姚玉清是很公平的,从来不会对哪个孩子特别好,当丈夫笑着看孩子们斗嘴的时候,她就是身而出开口制止的那一个,否则依乔浚一向不与妹妹计较的个性,恐怕只有被欺负的份。

  乔媛伸伸舌头,郑熙人则负责搂著老婆,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内容不详,但成功地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那些爱不爱的问题我想应该可以省了。”

  乔斌知道儿子若不是非常在意祁-葶,是不会把人带回家的,至少从以前到现在,养大儿子的这二十多年来从没有看他带过女孩子回家,这惟一的一次可以显示这个女孩在他心头的位置绝对不一样。

  “我就直接问了吧,她答应嫁给你了吗?”

  这正是包括历代列祖列宗在内,每个人最关心的问题。

  乔浚神秘地微微一笑。“我带她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丫头,你打算什么时候要嫁给浚小子?”

  “不是老婆子护短,但乔家的儿子没有一个不是痴情种,挑他当丈夫绝对是正确的选择!”

  “丫头,咱们浚小子虽然说不上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但也是英俊拔、一表人才,没啥好挑剔的,你就早些嫁了吧!乔家不会亏待你的!”

  “是啊、是啊!浚小子既是医生又有生意头脑,嫁给他绝对不会吃亏,而且很有增值的希望喔!”

  祁-葶还没回答,乔家的则祖列宗就七嘴八舌地推销他起来。

  “拜托一下,我还没那么没行情,不用这样硬给人家好吗?增值?我还投资报酬率咧!”

  乔浚真是受不了这些祖宗们夸张的言行,他们好像见到救生的浮木一般,紧著祁-葶,巴不得马上将乔家惟一的儿子双手奉上。

  他来到祁-葶身旁,一把搂住她的,在她耳边轻声道:“现在你相信我了吧!能看到太多不该看的‘东西’不见得是件好事。”

  “什么是‘不该看’的东西啊?!”

  虽然乔浚说悄悄话的声音不算大,但没有什么能瞒得过这些“无孔不入”的祖宗们,要不是他紧搂著祁-葶,光是这一句话,就足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了。

  “我什么都没说!”乔浚知道自己必须死都不能承认,不然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死。

  祁-葶瞥了他一眼,轻笑出声。

  她发现在家人面前的浚真的好可爱,与和她在一起的温柔体贴、面对其他人的风度翩翩都不一样,却同样让她心跳不已。

  “其实曾爷爷和普们都很关心你,要换了别人还没有这样的福气呢!”祁-葶衷心地说道。

  在她身边虽然也有呵护她的人,但那和真正的家人总是有些分别,不是她太贪求,只不过心里难免有一丝丝羡慕的味道。

  “就是!丫头说得真好,浚小子,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乔家的其中一个曾爷爷对著乔浚“好言劝告”觉得“识大体”的祁-葶可是愈来愈得人心了。

  “浚小子,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把咱们乔家的媳妇娶回来啊?”

  另一位曾也等不及了,这么好的女孩若是花落别家,他们可是要捶顿足、哀叹不已,浚小子更别想有好日子过。

  乔浚微笑着牵起祁-葶的手,摘下她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道:“这个先借我一下。”

  祁-葶有些错愕地望着他,他明明说过不许她取下戒指的,怎么现在却自己这么做?

  乔浚不由分说地拉著她来到大厅的中央,在双亲、妹妹、妹婿以及众多列祖列宗的“众睽睽”之下,简单俐落地单膝下跪,同时,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一束花,直抵祁-葶眼前。

  “-葶,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的行动让猝不及防的祁-葶一时愣住了,只有本能地接过眼前的花束,足足一百朵的红色玫瑰花束让她差点抱不住。

  “浚,你…”这个“惊喜”实在太令她意外了。

  “嫁给我吧!这一生我惟一钟爱的女人只会有你一个,我对你的心意惟天可表,-葶,我希望能用对你的爱来给你永无止境的幸福,在大家的见证下对你坦承我的真心,请你答应给我这个机会吧!”

  乔浚的眸中闪耀茗熠熠的神辨,洋溢在嘴角的笑容有著不怕被拒绝的自信。

  “浚,你好狡猾!”祁-葶用只有跪在脚边的他听得到的声音轻轻抱怨,眼中却不掩幸福的光芒。

  “-葶,答应我。”乔浚只是用温柔的语调轻声说道,眼中的笑意不断催促著她点头同意,单膝点地的标准姿势稳若磐石,晃也不晃一下。

  祁-葶微嘟著嘴,她会说他狡猾不是没有原因的,虽然她希望有一个“正式”的求婚,却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挑在这个对他最“有利”的地方,不管怎么看,都让她有“群敌环伺”的感觉。

  光是乔府一大家子难以计数的专注目光,已几乎让她无法应付,那种企盼、期望兼具的眼神,毫不掩饰地表明他们的“众望所归”在这种情形之下,她还有拒绝的余地吗?

  所有的视线都写满了要她快答应的盼望,要是她说出否定的答案,还真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不过浚确实是做到了她的要求,这里虽然算不上“大庭”却也有为数惊人的“广众”虽然他利用“地利”对观众的“素质”稍微筛选过了,但在这么多的期待之下,她怎么能让他们失望呢?再说,她早就对他的求婚点头了。

  “我答应就是了嘛!”

  祁-葶的态度有些勉强,只有乔浚心知肚明,晓得她是在作戏,除了他们两个之外,没有人知道其实她早就答应了他的求婚,现在只是在足准新娘的虚荣心而已。

  “耶!”

  一听到祁-葶的回答,在场的不论是不是人,全都声雷动地振臂高呼,为乔浚能取得每人归而欣不已。

  乔浚则是温柔地执起祁-葶的左手,先在手背上轻吻一下,再将方才“借”来的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在众人的见证下完成仪式。

  “我会爱你一生一世,请让我以所有的爱恋疼惜你一辈子,绝不会让你后悔这个选择。”乔浚对著她深情款款地道。

  这场戏著实让旁边的观众难得感动不已,乔媛忍不住说道:“没想到老哥居然是这种多情种子,当他老婆好像很不错嘛!”

  “怎么?你羡慕吗?”郑熙人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乔媛噗哧一笑“怎么可能嘛!我有你啊!”郑熙人正为子的“支持”感到欣喜,没想到她却接著道:“就算老哥再好,我也不可能看上他啊!那可是**呢!”

  言下之意,若没有这个“障碍”她是很有可能会“移情别恋”的。

  “喂喂喂!媛媛,你别胡扯了。”郑熙人忍不住说道。

  乔媛嘻嘻笑着“既然知道我在胡扯,你有什么好紧张的?”

  郑熙人而对爱捉弄人的子,也只能摇头叹息了。

  另外,乔浚握著祁-葶的手缓缓起身,眼中的深情-意让人动容。

  “太好了!咱们马上来挑个娶媳妇进门的好日子!”

  兴奋过度的乔家列祖列宗迫不及待地抬指一算,一起研究哪个日子最好。

  乔斌在一旁暗忖,有这种能通灵的祖宗最大好处就是可以不必翻黄历,将原本该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工作给抢了去。

  “瞧,大家有多你!”乔浚将祁-葶搂在怀中,亲匿地在她耳边说著“这里以后也是你的家了。”

  然而,祁-葶却显得有些不太专心,连他半是故意地呼在她耳边的热气都没有注意到。

  “-葶,怎么了?”他发觉了她的异样。

  她没有回应,双眸波光闪动,仿佛随时会有晶莹的泪珠盈出眼眶,这可吓到了乔浚,他是绝对见不得佳人落泪的。

  “-葶…”她该不会是到了这个时候才后悔吧?他不胡思想起来。

  “浚…”祁-葶轻轻地叫道“爸爸、妈妈…他们也来了。”

  乔浚随著祁-葶的视线方向看过去,只见已故的岳父、岳母两“人”并肩而立,站在大厅的另一边凝视著他们。

  “不要流泪。”乔浚在她耳边轻声说著“你的父母是来为我们祝福的,别让他们担心,好吗?”

  祁-葶点点头,努力地眨著眼睛,强忍著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只想再一次清楚地看看久违的双亲。

  乔浚知道有些事还是必须告诉她,但怕她不能接受事实,只有紧紧地将她搂在怀中,尽量以平稳的语调说道:“-葶,你的父母和我的祖宗们是不一样的,不能长期违反天地的规律停留在间,他们为了看顾你,已经超过允许的界限,不能再多作停留了。”

  祁-葶转头看着他,-光盈盈的双眸写著不能置信。

  “不…”她摇著头,喃喃地道。

  “-葶…”乔浚心疼她的伤悲,却也无能为力,天与地之间有著必须遵循的规律,就算再不舍也不能随意破坏的。

  “不要伤心好吗?这些年你的父母留在你身旁,已经让他们花了不少心力,若是非要再强留,对你、对他们都没有好处的,我知道你舍不得,他们也是一样,否则就不会要我来照顾你了。”

  乔浚伸手轻轻拭去她不知不觉中落下的泪水“-葶,让他们安心地走吧,别再束缚他们了,你还有我啊!”望着他眼中毫不掩饰的爱意,在刹那间填满了祁-葶原本因为听到双亲将永远离开时,心中所产生的空落。是啊!她还有他呢!

  “你会永远陪著我吗?”她凝望着他,也只有他能坟满她的心。

  “当然会了。”乔浚在她含泪的眼上轻吻一下,去残余的泪“因为我爱你。”

  瞬间,祁-葶笑了,她的笑容非常灿烂,有如盛开的花朵一般,更像耀目的阳光,照亮了身旁的一切。只有乔浚能让她出这样的笑容,让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这份幸福。

  “我也爱你,浚。”她搂著乔浚的颈项,笑中有泪地道“真的好爱、好爱你!”

  “我知道。”他也回拥著她,以有力的怀抱提供她所需的勇气。

  “跟爸妈说声再见吧,不要掉眼泪,让爸妈安心地离开,以后你就是我的责任了。”

  祁-葶再次转头看向伫立在不远处,一直静静望着她的双亲,忍著不落泪,以最美好的笑容说道:“爸、妈,谢谢你们陪伴我这么久的时间,又为我选择了浚,他爱我,我也爱他,我会过得很幸福的。”

  凝滞的眼泪挡住了她的视线,父母亲原已不甚清晰的身影此时更是一片模糊,但她不敢眨眼,就怕泪水会不受控制地任意滑落。

  “恭喜你了,-葶。”

  “-葶,我们爱你。”

  “你一定要幸福喔!”

  祁-葶的双亲说完了最后的祝福,便在她闪动的泪光中渐渐隐没身形,前往真正天人两隔的世界。

  终于,祁-葶几乎-滥的眼泪冲破了堤防,落在乔浚宽厚的膛,虽然他很高兴自己是她的第一选择,但却无法不对她的泪心疼。

  “丫头,别难过了,亲家公和亲家母会到一个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他们的业障不重,说不定你们很快就会再见面了。”

  “是啊!能成为亲子都有特殊的缘分,你们一定会再见的。”

  乔家的列祖列宗们不安慰起祁-葶。

  “浚,真的吗?”祁-葶抬头希望乔浚帮她肯定这个答案。

  他点了点头,肯定地道:“没错,所以你不要再哭了,不然岳父、岳母会以为我欺负你了。”

  他认真的神情让她不噗哧一笑,有如拨云见一般灿烂。

  见她出阳光般的笑容,乔浚才松了一口气,他的心情完全掌握在她的快乐与否,如果她不开心,他无论如何也快乐不起来。

  “好了、好了!就这一天,这个日子再好不过了!”

  祖宗们已经与做父亲的乔斌达成了协议,挑好日子,准备再继续进行下一步了。

  乔浚则与祁-葶相视一笑,看来所有的事都有人抢著做了,这么一来,他们大可“坐享其成”

  从今以后

  “怎么办?”祁-葶轻声在乔浚的耳边问道。

  “我也不知道。”乔浚耸了耸肩,老实说他也不知该怎么办,这些人哪像来参加婚礼?根本是来闹场的嘛!

  乔浚与祁-葶两人并肩坐在客厅一个小小的角落里,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一片混乱。

  他们觉得最好笑的是“闹场”的既不是她的亲朋好友,更不是他的同侪,而是乔家一家子的列祖列宗。

  所以,眼前这些四处飞来飞去,完全不遵守“交通规则”疯成一团的全是乔姓的老祖宗,明明庆祝的是他们的婚礼,却完全没把一对新人的存在放在眼里。

  结果,原本应该是主角的他们,却被遗忘在一个不受注意的角落,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为了顾及“鬼亲戚”他们才在正式的宴客之外再于乔家特别另辟一厅,举办一场专属于家人的聚会——当然,身为新郎、新娘的他们也不能缺席。

  只是没想到“活著”的宾客很爽快便留下衷心的祝福,散了埸就爽快地离开,反而是自家的列祖列宗们玩得不可开,一点休息的意愿都没有。问题是,他们又不是现世的生人,哪需要“休息”啊?

  眼前这些老祖宗们玩得可真是开心,虽然没得吃又不能喝,但兴致一点都不减,简直都快闹翻天了。

  “不管了!”

  乔浚突然开口,让祁-葶吓了一跳“啥?”

  “走!”

  他一把扯起她,在她还未发表意见之前,就被拖著离开大厅。

  祁-葶已知道他想做什么,也开心地笑着跟在他身后,而那些正在“庆祝”婚礼的祖宗们全未发现他们的“临阵逃”

  “哈哈哈!”

  祁-葶,边笑、一边跟著乔浚躲回他们的新房,本来她还担心那些老祖宗们会阻止他们逃离现场,没想到一切顺利得不可思议。

  乔浚关上门,一把将笑得不可遏抑的祁-葶搂进怀中“有这么好笑吗?”

  她开心他也很高兴,不过这可是他们的新婚之夜,新娘子却笑得连新郎都顾不了,也太夸张了一点吧?

  “我…我停不住嘛!”

  她实在忍不住笑意,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但一股由心中涌起的喜悦让她就是停不下来,只有用笑容来表达她的心情。

  “这么说,我再想办法转移你的注意力了。”乔浚细细地吻上她的耳垂“以后多得是让你笑的机会,你该不会忘了今晚有多重要吧?”

  “浚…”祁-葶猛然觉得心跳加快,他的挑逗很明显地起了效果,虽然她还是笑意盈盈,但至少止住了捧腹大笑的冲动。

  “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

  乔浚的手已经迫不及待地移向她礼服的拉链,在正式给她乔太太的名分前,他根本不敢多碰她一下,怕一旦逾矩就无法停下来,她值得最好的,所以他只好默默地忍受这甜蜜的折磨。

  “我知道。”祁-葶轻轻地说道,伸出手臂环住他的颈项,给了他一抹灿烂的微笑“辛苦你了,浚,我爱你。”

  这一句真情的告白,打破了乔浚所有的理智,他猛然低头吻住她甜美的红,而她也同样热烈地回应著他,她也不是期待了好长好长的时间,终于到了如愿以偿的一刻。

  “我爱你,-葶,爱你…”在喃喃的爱话中,两人之间的阻碍被熊熊的烈火燃烧殆尽,在双方都未意识到的时候,所有的屏障已被急切推开,他眷恋的以手与膜拜她的全身,而她对这样的袒裎相见一点都不觉得害羞,因为这是爱情最自然的表现,她大方地将从未有人见过的自己奉献给他,同时也得到了相等的回报。

  在爱情的殿堂中,他们献出了一切,也得到对方的所有。

  结婚后,别人是嫁、嫁狗随狗,而乔浚偏偏是黏著老婆不放,还要在辨洲镇继续行医,因为在这里他有真正被需要的感觉,而祁-葶的家也在这里“以为尊”的他当然舍不得让她“离乡背井”反正他的双亲对此亦采取自由放任的心态,儿子不在他们还乐得轻松。

  原本乔浚以为要重新找个人来处理诊所的事务,没想到周紫英在考虑之后,还是决定留下来,因为这种“钱多、事少、离家近”兼“位高权重责任轻”而且“薪水领到手筋”的工作再也找不到了,虽然没当成“先生娘”并不表示就得放弃这种优差。

  而乔浚自是乐观其成,他只要省麻烦就好,而祁-葶根本不把周紫英当成对手,老公已经是她的了,她根本不怕。

  另外,老是爱“-葶表妹、-葶表妹”叫的黄培成也已经认命了,安分地接受祁-葶为他安排的闲差,同样符合上述的“优势条件”他也实在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从今以后,祁-葶窝在乔浚的怀中,笑看飞花舞蝶,这大概就是他们的生活了,公主与王子守著彼此,过著辛福快乐的日子。 wWw.uBuXs.cOm
上一章   守护亲亲   下一章 ( 没有了 )
优步小说网提供守护亲亲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守护亲亲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就来优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