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小说网提供水恋娇娘免费阅读全文
优步小说网
优步小说网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阅读榜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全本的小说 秘书芷晴 无禸不欢 明星奴隶 丝袜少妇 大邚凄女 醉梦人间 滛荡往事 色色白痴 姐弟之恋 金陵滟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优步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水恋娇娘  作者:蔚冷 书号:45542  时间:2018/1/24  字数:8196 
上一章   ‮章十第‬    下一章 ( 没有了 )
原来,只有在两情相悦的时候,世界才是美好的,所有自以为是的牺牲,在真正的爱情之下都是没有必要的。如果没有这些挫折,他们之间的爱也许只是一场平淡的爱情故事,但也没什么不好的。

  然而,在经历了所有的一切之后,将会更珍惜这份得来不易的幸福。

  谢谢你爱我。

  “暖?暖,醒一醒。”

  晁暖在深眠中听到了熟悉的呼唤,像是反应似地轻了一声。

  水云舫心疼地看着她眼眶周围的黑眼圈,轻轻地伸手为她拭去双颊上残留的泪痕,她哭了,是为了他吗?“暖,是我,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水云舫的语气中有恳求。

  “舫?好的梦…”晁暖犹似在梦中喃喃地念著。

  晁暖觉得自己正在作一个好梦,不然怎么会听到水云舫如此温柔的声音,还有他深情的触抚,这样的认定让她舍不得睁开眼,留恋地以脸颊轻轻摩娑著水云舫的大手。

  “暖,这不是梦,你是清醒的,是我。”水云舫低头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感觉到我的吻了吗?还有这个、这个…”

  水云舫的吻伴著他低柔的声音,不断落在晁暖的跟上、鼻上、眉上,就是故意忽略她的,而如果她想要更进一步,那就要自己清醒地来进行。

  “舫…”晁暖只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看清眼前之人,随即伸出双臂环住水云舫的颈项,将他的头扯向自己,印上她想了好久的

  水云舫本来并不想进行到这么烈的程度,但晁暖的热情让他无法抗拒,因而与她一同陷入了火热的境界。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个吻,两人都已是衣衫凌乱、气吁吁,但紧搂著对方的双手依旧没有放松的迹象。

  晁暖这时才双眼大睁“舫?你…你怎么会往这里?”她到现在才真正清醒过来。

  水云舫齿一笑。“你说呢?”

  “我…”她惑了,自从他们重逢之后,水云舫从未在她的面前出这么轻松的表情,这…代表了什么呢?

  水云舫方才翻身在晁暖身上,此时更紧密地贴着她的身躯,将两人间的距离缩到最小,完全不留半点隙,一手搂著她的,一手亲匿地轻点她的鼻尖,用出白色牙齿的微笑说道:“暖,你很不乖喔!怎么可以偷偷跑出来,难道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他的笑容让晁暖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许多,眨了眨眼睛确定这真的不是一场梦后“我只是想找个地方哭一哭而已,”她可怜兮兮地道“刚好秀群愿意收留我,本来我打算下午就回去的。”

  她根本忘了齐秀群所策画的“阴谋”还没等到水云舫的回应,就要乖乖地回家去。

  水云舫轻叹一声,帮她拂开脸上几缕散的发丝,深深地凝视著那双令他著不已的眼眸,他从来就不认为这双眼睛会背叛自己,所以不管再怎么被仇恨蒙蔽了心灵,他依旧无法对她做出任何实际的报复手段,然而仅仅是蓄意的冷落,也已经对她造成了伤害。

  “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呢?”

  “什么?”晁暖的脑袋还有一部分处于浑沌状态,根本弄不清楚他的意思为何。

  水云舫觉得晁暖眼中写著疑问的双眸真是可爱极了,忍不住在她的额上轻吻了一下,然后凝视著她的眼睛,说道:“暖,我爱你。”

  他的话经过大约五秒钟后,晁暖才真正造入理解阶段“你说…”

  “我爱你。”

  水云舫坚定的神色让他的话显得不容置疑,晁暖虽然惊讶,但也没有表示怀疑,她一向毫无保留地相倍他所说的每一句话。

  “你怎么会…”晁暖没把话说完。因为他的话又让她的心全了。

  水云舫又吻了她一下“秀群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晁暖讶异地微张著嘴,正好让他藉机偷个香,按著又道:“你应该说出来的,你知道从一个不相干的人的口中听到这些事情有多么尴尬吗?甚至连秀群都有资格责备我,因为我对你做的一切实在太过分了。”

  “不是的,我…”晁暖急著要说些什么,但水云舫却在这时将右手手指轻轻抵在她的上,阻止她开口。

  “暖,不必为我找借口,我只想知道,你爱不爱我?”

  “爱你,我好爱、好爱你。”她痴痴地凝望着他“如果不是因为爱你,我不会甘心在不知道你爱不爱我的时候就跟著你,什么都不说是因为怕你不了解,我只求能在你身边就好了。”

  “傻瓜。”他轻声斥道“为什么要这么委屈?难道在你心中我真的是那种不明是非的恶人吗?”

  “当然不是!”晁暖连忙摇头否认,她永远不会对他有任何负面的评价,怕在她的心中就像是一尊完美的神-,就连否认他都是一种亵渎。

  水云舫紧紧拥著她“暖,我真的觉得好抱歉,虽然我并不是真心要冷落你,却还是让你受了伤,你愿意原谅我吗?”

  晁暖摇著头,却在水云舫皱起眉头时蓦地揽住他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呼道:“你用不著这么说的,只要能和你在一起,这一切我都甘之如饴,哪还有什么原不原谅的呢?”

  水云舫抱紧了她“暖…”

  “我只怕你不能原谅爸爸,他会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如果你恨他那就像你在责备我,那才真的会让我好难过、好难过的。”

  晁暖的话终于让水云舫明白了她的心结,她早就看出他无法放下心中的恨,只要他一天不能释怀,就一天不可能真心敞开怀来爱她,也因此让她退缩了自己,只敢默默地爱他,却始终不曾说出口,归究底,还是为了他。

  “我已经不怪他了。”水云舫轻声说道,现在就算只是为了晁暖,他也无法再记恨下去。

  水云舫双手怜惜地捧著她的脸,在她上柔柔地印下一吻“我到现在才明白,爸爸会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如果当时他没有作出那样的决定,谁也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与其换来不明确的未来,我情愿你能过得好好的,惟有如此,我的心才能保持完整。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他呢!是他为我保护了我这一辈子最重要的宝贝,如果没有你,我的人生也没有了意义。”

  “舫…”晁暖紧紧搂著他“谢谢你。”

  “你怎么能谢我呢?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又怎么会吃了这么多的苦?”水云舫不舍地道。

  她笑着摇摇头“我不觉得苦啊,有你在身边,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傻丫头。”水云舫可以感受到她对自己的真情挚意,只要有她在,他今生已别无所求了。

  “我们去看看爸爸,让他放心,你觉得怎么样?”

  水云舫的提议令晁暖有些讶异“你…”“我当然知道自己先前的表现不尽理想,难道你不希望我这么做吗?”后头那句话是水云舫故意加上去的。

  “当然不是,我很高兴,真的!”晁暖急忙说道。

  “既然这样,你还不起吗?”他的笑容中有著一抹气“虽然我也很喜欢和你腻在上,不过我还是习惯在我们自己的上做那档事,但你若有别的想法,我也不会反对的。”说著,水云舫又要低头吻上晁暖。

  她在他已经说得这么明显的时候,当然不能教他得逞,连忙双手掩在他的上软声求道:“别…这是秀群的地方,我们不可以…”

  水云舫看着她焦急的模样,觉得真是可爱极了,故意在她的掌心吻了一下,声音低沉而感地道:“那就快点起来,否则我可不保证能忍得住,你一定不知道自己这副模样有多人吧?”

  晁暖羞怯地咬著下,微红著脸,双手推拒著水云舫“好啦,你不让开我怎么起来嘛!”

  虽然觉得有些可惜,水云舫还是让了开来,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用不着急于一时。

  晁暖正要起身,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猛然袭上她的心口,让她倒了一口气,不由自主地揪住水云舫的衣袖。

  水云舫也吃了一惊,注意到她白得相当不自然的脸色。“暖,你怎么了?”

  晁暖张口想要回答他的问题,却发现自己已然失去说话的力气。她已经有好久没有这么难受过,今天更是头一次感到这份与情绪无关的心痛,该不会是…“我…”晁暖只能抓著水云舫的衣袖,觉得体温从指尖开始失。

  “暖?振作一点,暖!”水云舫紧抓著晁暖冰冷的手,发现她的生命力仿佛正迅速地失。

  “舫…我好难过…”晁暖只能哽咽地道,尽管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几乎已花尽她所有的气力。

  水云舫心慌意地看着她,这样的场面令他有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晁暖当年生病的模样,苍白的脸色让她看起来极不健康,但是…怎么会这样?她不是已经把病治好了吗。

  “暖…你的痛?”他不敢妄加猜测,但她的状况让他警觉,如果真是那样,是绝不能拖延时间的。

  晁暖闭上眼睛,吃力地道:“对不起…”

  水云舫心里凉了一半,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现在不是质问的时候,他一把将晁暖抱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

  “暖,你一定要撑下去。”水云舫不停在她身边提醒她。他绝不能在好不容易解开两人心结的时候却失去她。

  ****

  水云舫忧心忡忡地看着医院走廊里的人来人往,晁暖已转人病房,但不清楚她的情况如何,让他一颗心怎么都放不下来。

  晁原泡在接到消息后出看护推著轮椅赶了过来。“云舫,暖暖怎么样了?”

  水云舫只能摇摇头,担忧得心都了。

  医生就在此时走出了病房,两人连忙了上去。

  “医生,我太太她怎么样了?”水云舫急急地问道。

  医生面容严肃,但语气轻松地道:“还好,这次只是轻微的发作,据我的判断可能是由于病人最近压力过重,让她的身体在承受不住之前发出警告,基本上只要好好调养,很快就可以恢复到原先的状态,不过我还是建议尽早进行手术,否则说不定哪天又因此而发生了什么意外,可就后悔莫及了。”

  “我知道了,谢谢医生。”水云舫诚恳地道。

  “再过一会儿病人应该就会醒了,到时候你们再进去看她吧。”医生在做完代之后,脚步沉稳地离开现场。

  “云舫,我想有件事应该先让你知道。”晁原开口道。

  水云舫只是静静地等著,一点都不为晁原的话感到讶异,他觉得自己似乎有很多该知道而不知道的事。

  ****

  “暖,你醒了吗?”

  微微睁开双眼,晁暖觉得这样的情景有些似曾相识,好像不久前水云舫也是用同样的姿势问她同样的话。

  “舫?”她觉得身体好沉重,就像是睡了太久之后的后遗症“我怎么了?”

  水云舫双手紧握著她没有打点滴的右手,额头抵著握的三只手,用极为沉痛的声音说道:“暖,你差点吓死我了。”

  “我…”晁暖这才慢慢想起发生了什么事,她那样突然发作一定让他担心极了。地想要用另一只手触碰他,却发现另一只手也被束缚住了,她只好轻轻地道:“对不起。”

  “不要对我说这种话。”水云舫抬起头看着她,原本就布满血丝的双眼如今显得更是疲惫,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将近二十四个小时的折磨绝对不是平常人受得了的,若不是他有著极为坚定的意志,只怕早就支持不住了。

  “我已经听爸爸说了。”水云舫的声音有些无力,他所听到的一切每个字都深深地刺伤了他的心。“你知道你这么做,我才是最心痛的人吗?”

  晁暖摇著头,想要开口辩解,但水云舫却阻止了她。

  “就算在我无法放下心中恨意的时候。也从未想过要以任何手段来惩罚你,因为你是我这辈子惟一深爱的女人,失去了你,等于将我的生命毁灭了一半,暖,求求你,别再让我有这种绝望的感觉了。”

  水云舫的话让晁暖泪眼盈眶“我会这么做,也是因为我无法释怀,十三年前你离去时的情景总是随时出现在我的梦里,让我心酸、心痛,所以找怎么也没办法让自已忘了所有的事一个人快活,在遇见你之前,我情愿让一切保持原状,我的生命只有在有你参与时才有意义。”

  “好了,别说了。”水云舫在她的额上轻吻一下“从今天开始,你要好好保重自己,等你将身体调养好之后,马上进行手术,我要一个健健康康的你陪在我身边,绝不接受其他的条件。知道吗?”

  晁暖又哭又笑地点点头,将自己投人他的怀中,汲取他身上最令她安心的气味。“我知道。”她抬头望着水云舫“我一直好害怕,爸爸总是忙著公司的事,你又不在我身边,我好怕哪一天像妈妈一样闭上眼睛就醒不过来了,但是现在有你在,我就不怕了。”

  这是她的真心话,虽然手术的成功率随著新月异的科技进步而提高不少,但要她一个人面对这一切总是一种难以承担的压力,没有一向让她依赖的水云舫陪在身边,她真的缺乏接受这项考验的勇气,万一真的有什么,她也不希望在还未再见到他之前就放弃了一切,她还有好多好多的眷恋,牵挂著他、牵挂著爸爸,尽管知道失败的可能并不大,但是身边少了他,她就是没有安全感,说什么都无法让她下定决心。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就在她身旁,支持著她、鼓励著她,有他为她打气,她就能面对一切的挑战。

  水云舫也紧紧地拥著她“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会陪著你的。”

  “嗯。”晁暖开心地应了一声,她就是等他这一句话。

  ***

  “舫,走慢一点啦!”

  晁暖有些吃力地走在水云舫的身边,虽然他总是体贴地搀扶著她,但只要她脚步有些跟不上,就会变成是他拖著她走。

  “唉唷!”晁暖脚下一个不稳,差点被一块不平的石阶绊倒,水云舫连忙长臂一伸,一把揽在她的间,及时让她恢复平衡。

  “真是的,怎么运走个路都不会,比一个十岁孩子都不如。”水云舫嘴裹念归念,还是仔仔细细地检查她全身上下“你没事吧?”

  好不容易度过了手术的复健期,又还他一个健健康康的晁暖,他可不敢稍微掉以轻心,她可是他手中最贵重的珍宝,绝不容许出半点差错的。

  今天是水云舫的母亲去世周年的忌,他也藉这个机会带晁暖出来走走,总不能老是把她闷在家里。对于双亲的亡故,水云舫已经能释然地看待一切,所以才能把扫墓当作郊游,带著娇出门踏青。

  晁暖微笑地腻在他身旁“当然没事啊,就是因为有你在,所以找一点都不担心,你会保护我的,不是吗?”

  “是,你说的都是,快走吧,爸妈都要等不及了!”

  水云舫索搂著她的继续走,同时也放慢了速度,方才他是人心急了点。真的很奇怪,明白了一切之后,心头就像豁然开朗一样,圭在同样的一条路上,沉重的脚步也被轻快所取代,甚至会忍不住地从内心发出微笑。

  “咦?是翠妈,她怎么曾在这里?”晁暖看见站在水氏夫墓前的曾英翠,不由自主地加怏了脚步。

  水云舫却收紧仍揽在她部的手臂“你急什么?翠妈又不会跑掉,慢慢走就好了。”

  水云舫对翠妈的出现并不意外,每年的这个时候她也总是会来这里看看,向他的母亲报告他有没有做个好孩子,当然,这个成绩是依他有没有接时向她“朝贡”

  “你们可来了,我已经等了好一会儿。”曾英翠满意地看着水云舫和晁暖甜甜

  的模样,心想由此可见他们之间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这样她对去世多年的老朋友也算是有了代。

  “翠妈有事?”

  曾英翠点点头,从皮包中拿出一封有些陈旧的信件“拿去吧,这是你妈留给你,这样我就做完她代我的事情了。”她吁了口气,一脸轻松的表情“好啦,没我的事了,有空的话记得到我那坐坐,我儿子老是冷落我渲个做妈的,所以我只有指望你们了。”

  曾英翠代完毕,挥挥手便自行离去。

  水云舫手中拿著信件,和晁暖对看了一眼,才拆开信封。信中是记忆中母亲熟悉的笔迹。

  云舫吾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是你与晁暖重逢、并且能毫无芥蒂地面对彼此的时候。

  我设下这个条件,是为了给你一个考验,我和你爸爸都希望你能凭著自己的力量立足在这个世界,忘却所有不利的条件,重新掌握自己的幸福。也许我们的做法太极端了一点,但,你已经成功了,不是吗?

  当年你爸爸决定将事业交给晁大哥时,我也是赞成的,比起我们虽是孤儿寡母,但我相信已届成年的你可以不需任何帮助地走出自己的路,晁大哥才更需要这笔财产,为了晁暖的痛,是值得任何牺牲的。

  所以,我在晁大哥的挽留下依然带著你离开我们住了多年的家,就是因为知道晁大哥打算将你爸爸的事业还给你,那对他来说依旧是个不小的负担,同时也违背了你爸爸帮助他们的本意,如果我们不在了,他就只能继续保留这笔财产,才不至于影响晁暖求医,这也是你所希望的,不是吗?

  依晁大哥的个性,就算没有将公司的一半产权交给你,他还是会把该是你的份算得清清楚楚的,等著有朝一还到你的手中,但到了那一天,你们也已经成为一家人,怎么算都不会吃亏的。

  惟一比较意外的是我的病情,但尽管我无法亲眼看见你的未来,妈妈还是对你有信心。你一定要过得很幸福,也要好好保护你的晁暖,这是我和你爸爸都乐于见到的。

  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说,却不知道该怎么用文字表达出来,所以就言尽于此。只要你们都能过得好,就是我们最大的安慰了。

  母字水云舫看完了信,深深地了一口气,他到现在才知道母亲当年带他离开的本意,若是他知道事实的话。一定也会二话不说地同意这样的做法,但他却什么都不知道,而母亲居然也什么都不说,显然是故意要捉弄他的。

  父母明明都已不在人世,居然还要留点“纪念品”都没有人想到应该先告诉他,难道看他痛苦挣扎很有趣吗?真是弄不懂他们,再看看眼前双亲的墓碑,仿佛见到他们促狭的微笑。

  “舫?-晁暖也同他一起看完这封信,但水云舫才是受到最大冲击的人,她不免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水云舫望了她一眼,伸手搂住她的,微笑道:“没事,我要谢谢爸妈帮我保护我的宝贝,他们都知道我不能没有你,只是他们都没想到我也想尽自己的力量来守护你,真是太不公平了。”

  晁暖也回他一抹甜美的微笑“但是你现在能在我身边,这就够了啊!”看着深爱的娇,水云舫的眼中满溢著柔情“暖,我今天说过了吗?”

  在医院复健的时候,晁暖规定他一定要每天说一次“我爱你”而水云舫也乐得遵照办理,只见一对小夫甜甜蜜地互诉爱语,简直羡煞一些求之不得的旁观“说过了。”晁暖期盼地看着他“不过我不介意你再说一次。”

  水云舫直视著她那一双最令他恋的眼眸,她就像承诺过他的一样,始终不曾对他转移过视线,永远毫不迟疑地凝视著他。“好吧。我爱你。”

  晁暖笑得更甜了,她最喜欢听他用这种充满磁的声音说爱她,让她舒服得皮疙瘩都站了起来。“我也爱你,不过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没错,但我就算听再多次都不会厌倦的。”

  水云舫亲匿地拥著她,两人一同转向无尽的青天白云,就像他们的爱一样,无边无际。

  *知晓宇文朗及冉语霜的浪漫爱情故事,请看新月浪漫情怀263《夜蔷薇恋曲》*知晓司徒深浚及霍缃的追爱过程,请看新月浪漫情怀437《好君子》*知晓姜幽庐及毓-的爱情纪事,请看新月浪漫情怀593《魔术师的爱情纪事》 WWw.UBuxS.CoM
上一章   水恋娇娘   下一章 ( 没有了 )
优步小说网提供水恋娇娘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水恋娇娘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就来优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