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小说网提供皇姬免费阅读全文
优步小说网
优步小说网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阅读榜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全本的小说 秘书芷晴 无禸不欢 明星奴隶 丝袜少妇 大邚凄女 醉梦人间 滛荡往事 色色白痴 姐弟之恋 金陵滟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优步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皇姬  作者:汪晴 书号:45556  时间:2018/1/24  字数:7246 
上一章   ‮章十第‬    下一章 ( 没有了 )
荆星灵怔怔倚在窗口,眼光却不知飘向何方。

  娘端着饭菜走进房内,见荆星灵神智恍惚模样,不中得在心中叹口气:自从王爷出门后,她就变成这般,常常一个人倚在窗口,什么话也不说,渐憔悴的脸庞让人看了心疼。

  "星灵,用膳了。

  荆星灵震了一下,半晌,低声道:"娘,先搁着吧。

  娘依荆星灵所言先将膳食放在桌上,等了一会儿见她并无动静,又唤:"星灵,饭菜快凉了。

  荆星灵轻叹口气,转过头去,扫一眼桌上饭菜。"娘,您吃好了,我吃不下。

  "星灵,你就算没食欲,也要多多少少吃点儿,你瘦了好多。"娘本是慈爱的脸现今布满忧心。

  "可我真的吃不下。

  娘正要开口劝解,朱映儿从外头跑了进来。

  "娘。"朱映儿唤了-声后,遂跑到荆星灵面前。"娘,我们好久没出府,您可不可以带映儿出去荆星灵微蹙眉。"好吗"怎么会不好,爹已撤了不准您出府的命令。"小小年杞的朱映儿见荆星灵整天待在房里也不是办法,遂纵容荆星灵出府。

  "星灵,映儿说的没错,你们好久没一同出府,不如到感业寺去走走。"娘了解小主人的想法,也跟着小主人劝她。

  荆星灵拾头望着一老一少的祈求面孔,不忍扫她们的兴,遂点点头。

  三人出府来到感业寺,荆星灵被动的让朱映儿拖着逛。

  荆星灵瞧着寺里的一景一物,感业寺依旧是感业寺,可她却不是以前那无忧虑的荆星灵,突然间,她觉得酸涩涌上心头,有股想哭的冲动此时三人身后传来呼唤声:

  "三位施主请留步。

  三人不约而同地转过身,荆星灵轻呼出声:"慧心师太慧心师太微点螓首,淡淡-笑。"荆施主,别来无恙。

  荆星灵一愣,脑海里闪过出嫁前慧心师太曾对她说过的话;难道,那时候的慧乙师太已看出她往后的遭遇她放开朱映儿的手,上前几步。"慧心师太,您早看出来我往后遭遇是不慧心师太仍是淡淡笑容。"荆施土,贫尼已告知你化解法子了。

  荆星灵摇摇头,咚的-声跪下来,惊吓到娘及朱映儿。

  "慧心师太,求您替弟子剃度,让弟子离红尘之苦。"荆星灵跪伏在地,哀声请求。

  "星灵"娘慧心师太上前一步,扶起荆星灵。"荆施主,佛度有缘人,你并不是伴青灯之命。

  "可是…"你心里面的魔是自己给的,须由你自己去化解障。"话甫落,慧心师太已退离荆星灵几尺远,缓缓离去。

  二行清泪从她脸颊滑落,连佛门都不收她,她还能到哪儿去呢娘及朱映儿则奔向荆早灵身旁。

  "星灵,你为什么要出家?"娘着急的问。

  荆星灵什么话都不说,迳白着泪,慌得娘及朱映儿只能急忙安慰她。

  荆星灵从感业寺回来以后,身子比以往更加虚弱,三天两头昏睡在是常有的事。

  这天,娘端了午膳至新房,瞧她没醒,也不敢叫醒她,遂又将午膳端出来。

  娘才关上门,李总管便往她这方向走来。

  李总管瞄一眼娘手上饭菜,忧心忡忡地问:"王妃又吃不下饭吗娘叹口气。"她睡了。

  "王妃老是不吃不喝,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我能说的、能劝的都做了,星灵不听我也没法子。如今,只能祈求王爷早回来,毕竟他们夫间的事,还是要由他们自个儿去解决。

  听娘一提到王爷,李总管顿时面忧容。"娘,有件事我得代你,近来少在王妃跟前提起王爷。

  "为什么"老实告诉你吧,七天前王爷就该回来,可到现在还是不见王爷踪影。

  "会不会路上耽搁了"要真是路上耽搁,我就不会这么担心了。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说到这儿,娘才发现事有不对劲。

  李总管低声音道:"其实这次皇上派给王爷的任务是到陕西平定寇,王爷本预定三个月后会班师回朝,可现今王爷人不但未归,也毫无消息进京,怕是…"你说的可是真的?"房门倏地打开,荆星灵脸色苍白地站在门内。

  李总管吓了一跳,急忙跪下来。"王妃。"糟糕,怎会让王妃听见呢荆星灵奔至李总管面前将他扯起,心急地问:"我问你,你刚才所言是否属实,不准说假。

  "是真的。

  "可朝中大臣众多,皇上为什么会派王爷去呢?"她不愿相信此事。

  "王妃,这你可就不知,王爷在末娶霜王妃之前,就常常和荆玉书将军一同驻守边关,这几年边关局势趋缓,皇上才没派王爷至边关驻守,所以,皇上派王爷去平定寇也不足为奇。

  荆星灵一震,倘若李总管所言属实,那他安危…"他真的没消息?"她的声音不自觉地抖着。

  李总管面,不知该如何婉转告知王妃。

  荆星灵从李总管脸上得到答案,她身子-震、眼一黑,昏厥了过去,慌了李总管及娘。

  半夜,荆星灵苏醒过来,她怔怔躺了会儿,蓦地,她摸黑下,点亮屋内灯火,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来;拿起台上一锦盒,轻轻打开盒盖,小心翼翼地拿起里面的首饰,说不出心中复杂情绪。这支木钗是朱正烨买给她,替她戴上去的。

  她细细抚着钗身,动作温柔得像是抚摸珍宝般;他们也曾经度过甜蜜时光,虽然就只有短短一而已,可在她心中已留下无法磨灭的回忆。

  他曾经那么温柔的对待她,温柔到让她的心可以为他而开,甚至还想跟他一辈倘若,他不曾误会她不贞、不曾暴对待她、不曾要娶姐姐为妾,那么,他们也可以像平凡夫般幸福过一辈子吧但现在会不会太迟了?她已想原谅他之前的残忍无情,他却已不知身在何处。

  到了今天她才知道,不知何时她已爱上他;就足因为爱,对他,她总是会有心痛、失落的感觉,才不能轻易原谅他的伤害。

  她双手紧紧握住木钗,将它拥在前,仿佛他在身边似的。

  他应该没事吧?可是,若没事的话,他怎么还不回来荆星灵泪如雨下,只盼望他安全归回呀一大清早,一名男人急匆匆的走进新房环顾四周,眼光定在屋内某一点,停顿会儿,他走到心爱女人身旁看着她,微微弯下,赫然发现她睡着的容颜上竟淌着残留的泪,他眼光再往旁一飘,眼中闪过一抹温柔,他轻轻起她手上木钗,她拿着它做什么?是在想他?她的泪是为他而的吗男人轻叹口气,温柔的抱起趴睡在桌上的子。

  女人一整夜其实睡得并不安稳,她一感到身子腾空便微微张开眼,见是令她又爱、又恨、又气的丈夫,她想也没多想的抬起双手紧紧环住他脖子。

  朱正烨先是一愣,随即笑了。"她思念我是不荆星灵脸一红,慌忙的放开他。"放我下来。"她才不承认她思念他,纵使她想他想到心痛。

  "不放,我这一辈子都不放开你。"语气虽轻得如羽,可坚定的信念就如高山搬撼不动。

  "你胡说什么?"她又惊又喜,他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朱正烨眸光一变,深情且思念地道:"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被他深切眼光看得不自在,她挣扎着要他放下自己,却反让他抱得更紧。

  "别动,想勾引我吗?"他挑逗笑问。

  她一愣,呆呆望着他,不懂他话中涵义。

  他笑。"我已经三个多月没碰女人,是不堪被挑逗的。

  荆星灵小脸登时刷白,他把她当作是女吗?想到有道可能,她眼泪即扑簌簌地落下来。

  朱正烨讶异于她的泪水,低下头吻去她脸上泪珠。"为什么哭荆星灵摇头不答,泪水止也止不住。

  朱正烨走到榻,轻轻将她放下。

  荆星灵一接触到温暖的辅,内心害怕自然而起,紧张的想环住他,可又觉得不对,她并没有要勾引他,于是她选择退缩到角去。

  朱正烨二道浓眉皱紧,她在怕什么他坐在沿望着她,"星灵,你怎么了荆星灵摇摇头,好一会儿,才小小声道:"我累,想休息。

  朱正烨了解地点头。、那我不吵你,我先到书房办些事。"趴在桌上睡了-夜,的确也累了。

  荆星灵点了下头,双手紧紧环抱住自己。

  朱正烨虽疑问满心,可最终还是没问出口,他只是深深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踏出房门。

  荆星灵待他一走后,飞也似的下躲在墙角落,昔日回忆犹如排山倒海般涌上来,她不是女,不是…朱正烨在书房召来李总管及娘问话。

  "李总管,我不在的这些日子来,府里有无大事"是没啥大事,只不过…王妃有些奇怪。"李总管不敢瞒主子,老实回答。

  朱正烨挑挑眉,眼光转向娘。

  "娘,你最清楚王妃生活作息,你说说看,王妃哪悝变得奇怪。

  "王妃变得喜欢一人独处,不爱说话,还常常一整天不吃不喝。最奇怪的是,王妃总爱窝在墙角落一觉到大明,怎么劝她到榻上睡,她就是不肯。

  朱正烨脸色二沉,怪不得今早一见到她,就发现她脸色苍白,身子也瘦了许多。

  "王爷,关于王妃的事还有一件,老奴不知该不该讲?"娘呐呐地问。

  "说。

  "老奴曾和王妃及郡主去过感业寺,王妃求寺内住持为她剃度。

  "什么?"她要出家?为什么"老奴不敢隐瞒,王爷,您要想办法救救王妃呀。

  朱正烨脸色深沉,一语不发,挥挥手要他们退下,一会儿,见他们仍站在原地。

  "还有什么事李总管、娘一起跪下。

  "王爷,奴才知道这事不该是做奴才的该说的话,可为了土妃,奴才不得不说,奴才和娘都认为,王妃是爱着王爷的,不然也不会听到王爷您可能会出事,就急得晕了过去。

  "真有此事"王爷,我们绝不说假。王妃听到老奴和李总管谈话,知晓王爷是到陕西平定寇,不但毫无消息传回且又末归,王妃焦急之心连我们站在她身旁也感受得到。

  她会担忧他?那清早他看到她脸上残的泪痕是为他的?这种感觉让他既开心且心疼。

  朱正烨扫一眼跪在地上的二人。"你们先下去,我自有分寸。

  李总管及娘不再多言,随即退下。

  朱正烨又坐了片刻,只觉得如坐针毡;他想见荆星灵,一有这念头,他倏地起身往新房方向走去。

  朱正烨来到新房,眉头紧皱,娘说的没错,荆星灵又窝在墙角落,看起来好他走到她跟前,才刚抱起她来,荆星灵就睁开眼望着他。

  "听娘说,你曾要求感业寺住持为你剃度,真的吗?"他劈头就问。

  她点点头。

  "为什么"我觉得这样对你、我都好,我配不上你。"就算她爱他又如何?她家世不清白呀。

  他微怒。"胡说,你真敢去出家,我就把感业寺拆了。

  她心一惊。"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能仗着有权有势就随自己好恶做出破坏的事来。

  "为何不可,我不准我心爱的子离开我。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心爱子?他说的可是真的"真不懂吗?我以为在我不娶荆织娘进府时,你便已了解我的心意。

  她一怔,想到他还抱着她。"把我放下来。

  朱正烨不理会,反将她抱得更紧,他走到椅子上坐下来,突然沉下脸。"为什么有不睡要睡在角落,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感染到风寒他的问话令她脸色一沉,紧紧抿住不回答。

  "说啊。

  她沉默了会儿,突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你真的了解我吗"星灵。"他不懂她所问。

  她抬起小脸看向他。"如果你够了解我的话,你就会明白。

  朱正烨不解地望着她。"你不说,我怎么了解荆星灵微微地撇过脸。"我不喜欢待在这儿。

  "为什么?这里是我们的房间,你不住这儿要住哪儿?该不会是想搬回映儿或者是客房那儿住吧她不想哭,可眼泪却不听话地下来。"你知道我住在这里有多痛苦吗?你能明白吗"我真的不明白。

  "既不明白,那就什么都不必说了。

  他动怒,突然觉得她是在无理取闹。"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明说。

  她拭去泪,离他的怀抱走到铺,指着它道:"我为什么不要住在道理,因为这房里你曾带别的姑娘进来,你们曾在这里燕好,且你在这曾鲁的对待我,你要我怎么住在这儿?躺在这张上,我天天想起这些事,你让我觉得,我不是你子,而是跟那位花魁一样;而且你曾说过,我娘是女,所以我是小女,住在这里,我快疯了,我梦见我和我娘是一样的,是女,女呀朱正烨傻愣地听完她的控诉,这是他的错她上前几步,长臂一揽将她拥进怀中,真诚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伤你这么深她哭得厉害,一会儿,她轻轻推开他膛"休了我吧,我坐不起王妃这位置。"离开他的话,她或许会好过一点儿,她不想再承受她爱的人所带给她的伤害"不,那是我一时胡言语说的气话,你别当真"是气话吗?"她怀疑问他点头。"星灵,你还不懂吗?为何我一直问你原谅我了吗?我要不在乎你,又何需你的原谅她心一震,上他后悔,伤心的黑眸,突然忆起慧心师太所说的话心里面的魔是自己给的她因他的话,对她的伤害,替自己设下障,根本就分辩不清他的真心"你真当我是你子,不是小女他抬起她下颚,低头给她一吻。"会伤你是因为我嫉妒你和玉书,可要不是这份嫉妒,我也不知道我早爱上你了。

  她-愣,无法置信。

  他笑。"你知道吗?其实我对你有好多疑问,我还想问你,为什么-见面就讨厌我,为何老是爱与我作对?"他抬手覆上她的,阻止她发言。"可我都忍下来,因为我想重新认识你,让我们忘了以前的事,重新开始好吗荆星灵怔怔望着他,最后是扑进他怀中告诉他答案——她愿意。

  朱正烨迟疑了会儿,紧紧拥住她;他往后会好好待她,绝对会半年后朱正烨带着子荆星灵及女儿朱映儿到江南一游,可是荆星灵从江南回来后,身体却愈来愈虚弱,令朱正烨好生不安,遂请大夫过来一瞧。

  大夫把完脉后,先是恭敬地朝朱正烨微福身子。"王爷,恭喜您,王妃有喜了。

  "有喜"是的。

  朱正烨挥挥手要大夫退下,他走到头坐下。"星灵荆星灵微微睁开眼,虚弱唤:"正烨朱正烨大掌轻轻抚摸她额头,眉头的凝结显示他的忧心。"你病了。

  荆星灵浅笑。"我只是害喜严重罢了,没事的。"她有听到大夫说的话。

  "这孩子该要吗荆星灵紧张的握住他的手,"你不要我们的孩子朱正烨反握她的手。

  "我怕你和霜霜一样。"话语虽轻轻的,可恐惧尽在其中。

  荆星灵心头一暖。"我不会有事的,再说,我要真有事,你不是还可再娶一位子近来朱正烨不悦地瞪着她。"胡言语,该打。

  荆星灵甜甜一笑,调皮道:"好啊,我就不信你舍得打我。

  朱正烨无奈叹口气,轻点一下她鼻头。"你呀,调皮。"这半年来的相处,让他更加爱她,她是位可人的小子。

  此刻,朱映儿奔进房,走到头。

  "娘,你没事吧朱正烨搂着女儿笑道:"映儿,你很快就会有小弟弟或小妹妹和你一同玩耍了。

  "真的吗?娘!"朱映儿惊喜若狂。

  荆星灵微点螓首。

  朱正烨一手搂着子,一手抱着女儿,幸福之情洋溢四周。

  幸福不就是这样的吗本书完 wwW.ubUxs.cOm
上一章   皇姬   下一章 ( 没有了 )
优步小说网提供皇姬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皇姬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就来优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