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小说网提供酒店淑女免费阅读全文
优步小说网
优步小说网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阅读榜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全本的小说 秘书芷晴 无禸不欢 明星奴隶 丝袜少妇 大邚凄女 醉梦人间 滛荡往事 色色白痴 姐弟之恋 金陵滟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优步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酒店淑女  作者:童真 书号:45568  时间:2018/1/24  字数:8306 
上一章   ‮章十第‬    下一章 ( 没有了 )
半个月后君家君厉正待在他的书房里,他的面前摆了一本书,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却连一个字都没有看进眼里。

  正确来说,这本书甚至没有翻开第一页,而是一直保持著仅翻开前折口页的状态。而这本书,除了这一页的折口外,几乎没有任何翻折的痕迹。

  君涵将书房大门悄悄打开一条,从门口担心地看着兄长。

  呜呜呜…她那本季真的新书买到现在只看过那么一次,就被大哥借走,一直到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大哥已经失魂落魄了好一阵子,难道大哥跟那个叫纱纱的女孩分手了吗?

  看样子,那个叫纱纱的女孩对大哥真的很重要耶!

  之前,大哥与小湘姐姐分手时,大哥变成一个花花公子,虽然这也很严重,但大哥至少没有变得失魂落魄。现在大哥却为了纱纱变成这副模样,就连公司也很少过去,很明显的,大哥对纱纱的感情真的很深。

  可是…这跟季真的书又有什么关系啊?!

  君涵就这样一直窝在门口胡思想着,就连有人走到她身旁都不知道。

  “小表,你在看什么东西?”

  一个优雅的男声在君涵耳畔响起,吓得君涵差点尖叫出声。

  “季、季大哥?!”待看清楚来人,君涵这才放下心来。“你怎么来了?”而且脸色非常的不好。

  “我有事找你大哥。”季宇扬收敛起吓人的表情,他不想吓到君涵。“你大哥在这里吗?”他指指书房。

  “嗯。”君涵点头。“大哥的心情很不好,希望季大哥可以劝劝他。”

  “我会让他的心情变得更不好。”季宇扬低语著,小心地没让君涵听清楚。

  “季大哥,你刚刚说什么?”她刚刚好像有听到什么“好不好”的…“没说什么,你先离开吧!我要跟你大哥‘单独’谈谈,不希望有人打扰。”

  “那我先走一步。”君涵乖巧的离去。季大哥是大哥的好友,把大哥交给他一定没问题的。

  待君涵的身影走远,季宇扬这才打开大门,悄然无声地走进书房。

  君厉就坐在书桌后方,脸色果然就如君涵所说的一点不好。不过,季宇扬自己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

  “厉。”见君厉迟迟不搭理自己,季宇扬这才口气不善地开口唤人。

  直到季宇扬打了这声招呼,君厉这才发现屋内多了一个人。

  “宇扬?你怎么来了?”看着好久不见的好友,君厉觉得有些奇怪,就他记忆所及,除非他们拿季宇扬深爱的女人开玩笑,否则性格沉稳的他从未在旁人面前显真实情绪。但季宇扬现在的怒意,却是那么地显而易见。

  “我来,是为了替我妹妹讨个公道。”

  “妹妹?!我并不认识你妹妹。”君厉说的是实话,虽然与季宇扬认识已有五年之久,且两人还是好友关系,但君厉对季家的认识其实并不多。

  更别提君厉上季家的次数其实一只手就数得完,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没见过季家那个传闻长年待在国外的独生女,他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纱纱!我妹妹叫季纱纱,你还敢说你不认识她?!”他居然还敢装傻?!

  半个月前,他奉父亲的命令将刚办完全省签名会、明显招摇饼度的妹妹带回老家,同时下令要她好好待在季家宅院反省一阵子。

  隔天,妹妹说要回她的住所收拾一些东西,当他晚上去接她时,却发现她倒在上,棉被下的身躯未著片缕,而她甚至还在发高烧!

  她的身上有许多抓痕,虽然那些小伤已接受过初步的治疗,却仍是不足。

  他连忙将妹妹带回老家接受治疗,但她却高烧不退,烧了三、四天才退了烧,直到前两天才总算能下

  问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但她却只是默默流泪,一句话也不肯说,直到不久前才被他在无意间探到口风,进而知道她与君厉相恋的事情。

  所以季宇扬立刻就驱车来到君家,他要好好问一问君厉,他妹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相信!答案就在君厉身上。

  “纱纱是你妹妹?!”君厉相当震惊,没想到纱纱居然还有这一重身份。她到底还瞒了他多少事?!君厉悲愤的想着。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完全丧失他著名名的优雅风度,站在哥哥的立场,季宇扬绝对有资格问他。

  “我是不知道。她从不谈她的家人,也很少谈她自己,我甚至一度以为她是个孤儿。”最初的震惊过去,君厉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她身上的伤…是你做的?!”一想到这个可能,季宇扬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是我。”君厉一口承认,就连为自己辩驳的话也不说。

  “你这混蛋!”季宇扬怒气腾腾地冲到君厉面前,一把抓住君厉的领口。“你差点害死了她,你知不知道?!”

  君厉不语,只是冷冷地瞥著季宇扬。

  “我那天去找她的时候,她就倒在上,还发著高烧,她身上某些伤口甚至已经开始发炎,这害得她一直昏不醒,前两天她才终于能够下走动。你把她害成这样,居然还对她不闻不问?!”

  “我不会去见她的,我们已经分手了。”君厉仍是嘴硬地不肯承认自己心底对她的担忧。

  他们之间已经过去了,她的一切,再也与他无关。

  君厉硬著自己要这么想,仿佛不这么想,他就会立刻冲过去找她。

  “你这混蛋!纱纱这么爱你,她到底犯了什么错,你要这么对待她?!”她是他捧在手心呵疼的可爱妹妹啊!

  “她欺骗了我!我爱上了她,可是我爱上的却是她捏造的一个角色,一个小小的助理。可笑吧!当我发现她就是写实小说作者季真时,我要她向我坦诚,她却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来搪。今天你来找我,我才知道她除了作家之外,竟然还有‘季氏千金’、‘你的妹妹’这些个身份。你说,她是犯了什么错?!”

  君厉故做平静的假面具应声碎裂,他直视著季宇扬,悲切地问道。

  真是可悲啊!即使明知一切都是她欺骗他的,但他仍是深爱著她,想原谅她过去所说的谎言,知道她现在正在受苦,他仍是想赶到她身边陪伴她…”

  “她不是故意要骗你的。”蓦地,季宇扬的火气全消,他放开君厉,淡淡地开了口。在听到了君厉所说的原由后,这下季宇扬终于知道,父亲在妹妹心中造成多少霾。

  “你是要说她是有苦衷的吗?!”君厉撇著,不屑地道:“纱纱也是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样的苦衷,让她宁可放弃爱情,也要保全那秘密?!”

  看着君厉明显不信的表情,季宇扬低叹了口气,难以抉择是否要将谎言背后的真相告诉他。

  “当年在纱纱成为作者之际,父亲就与她做了个约定——绝不许让人知道她的身份。她若是破坏了约定,她就必须永远听从父亲的指示,再也不准提什么独立自主的话。纱纱一直想做单纯的自己,而不是‘季氏千金’这个几乎困死她的身份,所以她选择了作者这条路,以另一种方式生活,让真实的自己可以活跃在文字上。

  她这次的签名会意外的几乎让她的身份曝光,我父亲非常的生气,也狠狠训斥了她一顿,后来就决定暂停纱纱的写作工作做为惩罚。你说她骗你,倒不如说是她想继续保有现在的生活,她想以最真实的自己去爱著你。

  如果不是这样,她大可让你们的交往让我父亲知晓,这样一来,你根本就逃不了,父亲一定会利用这个机会你娶她。但纱纱不会肯的,因为她若是这么做了,你才会真的恨她。从这一次,父亲不管怎么问她,她就是不肯说出你的名字一事看来,她是真真正正的爱著你。”

  她以真实的自己在爱你…听到这句话,君厉如遭雷劈。

  君厉一直以为真正的爱,是绝不欺骗对方,但他却不知道,纱纱若想保有这份感情,却只能以谎言架空自己过去。因为她单纯的以为这么做,才能确保她的爱不掺一丝杂质,而非在她父亲的压力下产生的恋情。

  “她怎么这么傻…”君厉拧著眉,心疼她的无奈,对她先前的欺瞒,也就渐渐释怀了。

  “你还不去找她吗?”看得出这个爱情傻子也是爱著妹妹的,因此,虽然觉得有些不甘愿这么轻易放过他,但季宇扬还是只能祝妹妹的爱情顺利。

  “宇扬,在我对她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之后,你说我还有什么脸可以见她?!再说,我们也已经分手了。”

  君厉笑得无奈,因为是他亲手将自己的后路断得一干二净。

  看着眼前彻底陷入自我厌恶的男人,季宇扬几乎忍不住想翻白眼了。

  “如果说…是以‘孩子的爸爸’这个身份去见她呢?”无奈复无奈,季宇扬只好把这个秘密供出了。

  纱纱,对不起,哥哥破坏我们的约定了。

  当他将昏不醒的妹妹带回家时,医生就已经检查出她有一个多月的身孕,因为还不清楚情况如何,因此他暂时将这件事下来。

  后来,他问孩子的爸爸是谁,纱纱这才知道自己怀孕了,她苦苦哀求他不要让父亲知道,因此,至今父亲还不知道女儿怀孕的事。

  “你说什么?!”他有没有听错?!

  “你要当爸爸了,傻子。”季宇扬无奈极了,他真的要让这个爱情傻子当他的妹婿吗?叮偏偏妹妹又爱惨了他。

  “我、我…”君厉惊喜得几乎结巴了。

  “快去吧!她现在就在季家宅院里,我父母不在家,你正好可以见她。”季宇扬挥挥手,赶君厉离开。

  “喔!好。”君厉笑得像个货真价实的傻子,捞起车钥匙,就想往外跑。

  “等等。”季宇扬突然叫住他。

  “什么事?”君厉才一回头,结结实实的一个拳头便招呼过来了。

  这下是为我妹妹报的仇,谁教你这呆子居然不懂得珍惜她。”

  接著,又是一个拳头面而来。

  “这一拳则是为我自己打的。你这混蛋要是敢再欺负她,就别怪我不顾好朋友的情谊。”

  季家宅院阳光之下,一辆火红的法拉利飞快的窜著。

  君厉独自开车来到这个不甚熟悉的庞大宅院,这是一栋占地极广的西洋老式建筑,与同样座落郊区的君家一样,季家宅院也有著大的吓人的前庭及花园。

  光是从大门口开车到正门处,就要耗去整整三分钟。

  从不觉得将住宅建得如此气势磅礴有什么不对的君厉,此时不免诅咒起规画这宅院的设计师了,没事把房子的距离造得这么远做什么?!

  这三分钟的车程,对君厉来说几乎是最难熬的时刻,他的心非常定不下心,既想见纱纱,却又觉得伤害了她的自己没资格见她。

  最糟糕的一点是——若她根本不愿意见他怎么办?!”

  抱著种种糟到极点的猜想,君厉总算来到季家的主宅前。

  许是季宇扬通知过下人,总之,当君厉才将车停妥,屋内立刻就有一个管家打扮的老人家,带了个年轻的下人了出来。

  “君先生是吗?少爷已经吩咐我直接带你去见小姐,请跟我来。车子交给小陈就可以了。”老人家恭敬地说著,言谈举止间,明显看得出他的管事地位。

  “李总管,那就麻烦你了。”君厉这时总算认出这位他仅见过几次,接手季家宅院总管一职近四十年的老人家。

  在李总管的带领下,君厉走进只能以豪华二字形容的季家宅院-

  路上,君厉就如同过去每回上季家宅院一般,见到了许多珍稀而昂贵的精美家俱,更别提宅院本身就是一个艺术品。

  李总管的脚步不停,踩著厚重的地毯,悄然无声地领著君厉来到一扇装饰华丽的房门前。

  “这里就是小姐的卧室。小姐这阵子一直都是足不出户,睡也睡不好,吃的东西也是少得令人担心。”李总管语重心长地说著。老人家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男子,正是小姐的心事。

  在季家工作了一辈子,他等于是看着小姐长大的,他从没见过从小爱笑、爱幻想的小姐,会有这么无打采的一天,但它就是发生了,令人心疼地发生了。

  “她…”君厉想再问问她的近况,但李总管已无声地推开了门。

  “君先生,有些事情,亲眼看一遍,绝对比问旁人一百遍还要来得更正确。”李总管的老眼闪著睿智的光芒。

  “谢谢您。”君厉点头向李总管道谢,看着老人家蹒跚的身影逐渐远去后,这才终于走进房里。

  与宅院内其它的布置相同,季纱纱的卧室也是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华丽摆设,房间内随处可见以鎏金为装饰,看起来就像一个大型的西洋娃娃屋——美丽…却虚幻。

  她就坐在一张放在窗边的摇椅上,椅子轻轻地摇晃著,在他面前总是绑成两只长辫的发打散了,披在身侧,遮去她半边脸,让他猜不出她是睡或是醒。

  阳光透过窗户进室内,将她的身体镶上一层金边,显得她仿佛是个没有生命的洋娃娃般,与这个恍若娃娃屋的卧室融为一体。

  看着这样的季纱纱,君厉开始觉得心慌意,这不是他所认识的季纱纱。

  他认识的纱纱,不会住在这种华美至极的屋子,她的住所并没有太多昂贵的家俱,但充满了她个人的风格,而她也是个只要待在她身边,就会让人感到舒服的甜蜜女孩,工作时一丝不苟水眸也跟著闪闪发亮,恋爱时则是个乖顺柔美的情人。

  他所认识的季纱纱,绝不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毫无生命力的洋娃娃!

  是他把她变成这样子的吗?君厉自问,却也害怕答案正是如此。

  “纱纱…”他走近她,轻轻地开口唤出这个令他思夜想的名字。

  她轻轻震动了下,但旋即又恢复平静,像是没听到他的叫唤。

  “纱纱。”君厉又唤了声,这次、他走到她的跟前蹲下,非要她正视他不可。

  “厉?”看到他竟出现在自己眼前,季纱纱一时间还以为自己是思念他过度,开始产生幻想了,像刚刚,她不也以为自己听到厉在叫唤她吗?

  但厉是不可能再用那么温柔的口气唤她的名了…他是那么气她的欺骗,又怎么可能会来找她呢?!

  直到君厉的手覆上她有些冰凉的小手,季纱纱这才相信他真的出现了,而不是她自己幻想出来的。

  惊喜的笑容迅速布满季纱纱原本苍白的小脸,但当她想到君厉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季家宅院时,笑容就僵在边,脸色甚至比先前更加苍白。

  “你、你怎么会过来?!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季纱纱吓坏了,她想回自己的手,却怎么也动弹不得。

  “宇扬去找过我,我才知道原来你是那个传说中长年在国外的季家小姐。”君厉轻声应道,怕吓到她,也怕会对孩子不好。

  “你认识我哥?”要不,初次见面的两人会直呼其名吗?

  “我跟你哥是最好朋友。纱纱,我想说的是…我很抱歉,我之前为了自己的自以为是而伤害了你。”他握住她的小手,真诚地说道。

  “厉…”虽然心中还是有些害怕,但没想到自己还能得到他温柔的对待,季纱纱感动得几乎要哭了。

  “我一直认为爱情就是要两个人完完全全的诚实以对,因为我的上一场恋情就是这样结束的。我和她交往了一年多,但最后她却怀了别人的孩子,若不是她怀孕了,而那个男人也急著跟我摊牌,或许她会永远瞒著我…”

  君厉直视著她,将往日情殇摊在阳光下。他缓缓说著当时的情况、他的痛苦、他的愤怒,明明该是一段令人不堪回首的过去,但君厉却一直相当的平静。

  他发现,若不是今天把事情说了出来,他或许一辈子都不会知道,那段感情对他来说,已经确确实实的过去了。

  “…和他们分道扬镳后,我开始在公路上狂奔,后来,当我稍微清醒了时,我就遇见了你,当时你扮成一个女警。你以很不屑的口吻,狠狠的训斥了我整整两个钟头。在那之后,我却觉得失恋时的愤怒,几乎被你一桶又一桶的冷水给浇熄了。本以为是我对她的爱不如想像中的深,现在想想,或许是我早已被你那看似冰冷,却又充满勇气的小小身影给吸引了。”

  “厉…”君厉的一席话,听得季纱纱感动不已。

  君厉一向寡言,更不懂得甜言语,总是心中想什么就说什么,两人相处,也通常是她在说话为多,但今天他却为了挽回两人的感情,破天荒的说了这么多的话。

  虽然她的心中还是有些迟疑,但季纱纱仍是伸出双手,拥住眼前的男人。

  因为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对他的爱从来没有变过,或许她因为那些误会,及谎言而变得对爱情裹足不前,但追究底,她仍是深爱著他。

  “虽然,我可能还不懂得恋爱要怎么谈,才会变成彼此互相伤害,但纱纱,你可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向你证明我对你的爱、让我弥补你所受到的伤害、让我可以永远永远的疼宠你?这一次,我将会把你捧在手心里,用我全部的爱来证明你的选择是正确的。”

  君厉其实是很少说这些甜言语的,再加上不习惯说这么多麻兮兮情话的关系,当他说完了他的承诺之后,君厉的脸难以控制的浮现两朵可疑的暗红色泽,尤其是季纱纱正一眨也不眨的盯著他瞧时,那暗红的泽似乎显得更红、更亮了。

  “你在脸红吗?”蓦地,季纱纱在这感的时刻,爆出这么句一点也不罗曼蒂克的问话。

  “你、你在胡…胡说什么?!我、我怎么会脸、脸红?!”不想被人发现的事实一下子就被看穿,君厉结结巴巴的斥喝道,但怎么也掩不去他的脸又变得更红了的事实。

  “你凶我…”撇著小嘴,季纱纱一脸委屈得快要哭了的表情。“你刚刚还说要永远疼我的…”

  “没、不、不是这样的。纱纱,我不是故意要凶你的,别哭,你千万别哭!”承诺才刚做出就立刻破戒,君厉的面子当然挂不住,但现在面子还不是最重要的,他手忙脚的安慰著她,就怕晚了一步,她就会离开经过这一个月的沉淀,君厉发现自己是已经离不开她了,如今,既然误会已经解开,他当然要快快将她拐回身边,继续爱她,怎么能因为面子这点小问题而让两人分离?!

  “可是,我之前说了好多的谎话…我没有脸再回到你身边了。”她还是一脸的泫然泣,看得君厉心疼不已。

  “那些都过去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说谎骗我的,你是因为跟你父亲的约定才会说那些…善意的欺骗。”君厉拥著她,怀中消瘦不少的娇躯令他心疼,仿佛他再用力一点,就会坏了她。

  “我会去找你父亲,因为我要向他请求把他美丽的女儿嫁给我,因为我爱上了他美丽的女儿,无法自拔。

  如果他不肯把你嫁给我…我就带著你去私奔。”

  听到最后一句,季纱纱忍不住噗哧地笑出声。

  天啊!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早就已经不流行私奔了,而且…堂堂君临集团总裁闹私奔?!他们能躲到哪里去?!说不定前脚刚走,后脚追兵就跟上来了。

  无奈地摇摇头,季纱纱心想,她也将他整够了吧!

  刚刚那两回的装可怜,就是想看看他的反应如何,既然他这么诚心诚意要把她娶回家,不嫁给他就好像有些说不过去了,而且,自己要是再这么闹他,说不准他在失意之时,就跑去出家当和尚了。

  她总不能因为自己贪玩,而害得肚子里的孩子没有爸爸可以喊吧!

  “亲爱的,你合格了,我现在宣布——你可以把我娶回家了。”季纱纱从他怀中抬起头,出了许久不见的灿烂笑容。

  她相信,这一次,他们一定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全书完编注:

  1.知郁宸允与东万-的爱情故事,请看“咖啡淑女”

  2.知连品宙与颜薰的爱情故事,请看“上班淑女”

  3.知商祈与唐若蝶的爱情故事,请看“酒吧淑女”

  4.知穆向恩与俞尹洁的爱情故事,请看“夜市淑女” wwW.ubUxs.cOm
上一章   酒店淑女   下一章 ( 没有了 )
优步小说网提供酒店淑女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酒店淑女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就来优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