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小说网提供亲亲宝贝女佣免费阅读全文
优步小说网
优步小说网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阅读榜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全本的小说 秘书芷晴 无禸不欢 明星奴隶 丝袜少妇 大邚凄女 醉梦人间 滛荡往事 色色白痴 姐弟之恋 金陵滟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优步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亲亲宝贝女佣  作者:童馨 书号:45576  时间:2018/1/24  字数:7391 
上一章   ‮章十第‬    下一章 ( 没有了 )
“杀千刀的艾默棣!死商、臭烂人…”

  喜多挥舞着煎铲叫嚣,把漂亮的松饼一块块铲上桌。

  就说无不成商,无横财不富的嘛,艾默棣就是一个,他简直是啃人不吐骨头。

  每次他们恩爱,她是那个得付钱的人。包括每个吻、每个亲热动作都有标价,他绝对是算得清清楚楚,不二价、不打折。

  他的算法刚好和她相反,晚上办事算娱乐价,在白天工作时间做影响收入,加加减减反倒要扣钱。

  那她很有骨气的不用他行不行

  很可悲的,她没办法嘛。艾默棣每次惑她,她骨头都像酥了一样,还谈什么骨气不骨气的

  半途还有加码的咧,唉呀,细节不能说啦,光想了就脸红心跳,跟花痴没两样。

  “要不要?”当然他会很有礼貌的中途停下来请问她。该死的礼貌

  “要!”她当然抵不过惑,算帐的时候就很痛苦了。

  她助理的薪水东扣西扣,别说保险基金了,差一点还倒欠他。搞得她也学聪明了,帮他做什么事也要按件计酬,像现在做的早餐,一顿五百元代价。

  艾默棣大老远就听到她的抱怨声了,他笑笑的从她背后抱住“早啊。”

  她转身,他亲个早安吻,这是免费的。

  “不早了,太阳晒**了。”喜多怨恨的嘟嘴道。

  想当初这话都是听老爸念她的罗唆话,没想到现在她拿来用了。

  “早餐愈做愈好了。”他无视她的坏脾气,搂她一起吃早餐,她涂她的草莓酱,他拌松鲔鱼、喝咖啡。

  “不公平!”喜多忍不住还是抱怨。

  “哪里不公平?”

  “为什么别人都是女人吃亏,只有我好像占便宜还要付你钱?”

  “是这样吗?”

  她强调的点点头“本来就是。”

  艾默棣轻哼了声,附议道:“你这么说也没错,女人是比较吃亏,不过她们担心的是别的事,而你只是亏钱而已。”他一副她还占便宜似的口吻。

  “什么?!”她快气疯了。“不对。”

  “哪里不对?”艾默棣很有耐心的一问一答。

  “我说错了,应该说你们男人是占便宜的人,人家电视上不都这么演的,事后女的哭哭啼啼,男的就烟说:‘我会负责的。’”喜多还学出样子强调。“所以啦,你要补偿我。”

  “我有啊!”喜多大力的摇头“哪有?送小礼物不算,男朋友本来就会这么做的,那不一样。”

  “不是这个,”艾默棣附耳低语“我每次不是都有补偿吗?有时买一送一,有时应要求特别取悦…”

  “停、停、停——”心脏快受不住了,喜多脸红得像关公,亏他大言不惭的。

  “对不对?想起来没,我可没虚构。”

  “大诈包、讨厌鬼!”

  艾默棣轻笑,解决掉早餐“所以说啊,你要说我们男人占便宜,那我就占便宜喽,这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瞧!我多听话,完全没有异议,你说的都是箴言。”

  “见鬼的…”

  他封住她咒骂的嘴,伸舌探入,接着亲吻耳朵、颈子,解开衣衫…

  结果一个早上结算下来,喜多赚了五百元,倒赔一千五百元。艾默棣还直喊是半价优待,否则哪有这么便宜的

  小人。喜多自觉一不小心又上了他的当。

  门铃叮咚、叮咚响,杀气很重,刚好喜多累积了一肚子冤气没处发,二话不说跑去开门,准备让来人承接她的怒气。

  阿雅、小薰还有庄明慧,三娘教子的阵仗排开,看似全冲着她来的。

  喜多不怒反乐。“哈罗,稀客,要进来坐吗?”

  她们被她的热诚吓一跳“不必了,有话在这边说清楚就行了。”

  “太好了,我正无聊,想找人打发时间。”

  阿雅往里面偷觑“你不用工作…”

  “不必看了,艾默棣出门去了,有话尽管说,不用客气,别有任何顾忌。”

  “哼,”阿雅面色一整,收回尴尬的视线“那很好,我们的谈话没有必要让他知道。”

  “可以。”喜多巴不得呢,整人、修理人哪还有主动自首的道理,又不是阿达了。

  “嗨,龚净夏。”小薰先礼后兵,有点佩服她的气魄,拉拉阿雅的衣服低声道:“只是劝她离开而已?”

  “当然!不然还会杀人放火吗?”阿雅给她一记白眼扯回衣袖。

  庄明慧打量了一下喜多,她今天仍是轻便的一身短衫短,简直不能入时尚之

  “龚小姐,相信你很聪明…”

  “谢谢!每个人都这么说。”

  “请你不要任意打断别人的话,没上过学吗?”庄明慧气愤的尖声道“你有什么学历?”

  阿雅在旁边不屑的代她回答“了不起高中毕业,看她还能有什么学历,不然也不会那么没气质了。”

  “我还以为我的气质不错耶,至少艾默棣和罗宏碁都这么说,可见你们的审美眼光有问题,难怪‘爱人爱不到’。”喜多笑咪咪的抢过话“还有,我是名校的大学毕业生,请多指教。”只不过科系挂车尾而已,这一点就不用多提了。

  “大学毕业生?”而且名校?她们显然都被吓到,小薰有点下那么想谈判了。

  “随便编编,我也会。”庄明慧是第一个恢复正常的人,摆出不相信的样子。

  “那就算了,反正只是张文凭,照这么说,你们学历高,事业成就一定很让人刮目相看吧?”喜多装出很崇拜的眼光。

  她是故意的。明明知道除了庄明慧算得上上班族,是个小主管外,其他两人为了艾默棣做管家,目前还“失业”中,哪有什么成就不成就的。

  “哼!你不要在那里耀武扬威,女人最终的成就就是找到幸福的归宿,只要你别挡路,我很快就会有机会了。”阿雅张牙舞爪的驳斥。

  有吗?喜多客客气气的,相较阿雅的“恰北北”模样,谁比较耀武扬威一目了然。

  “天气热,你火气不要太大,小心中暑没得救。”

  庄明慧拉住阿雅“真看不出来,你牙尖嘴利的。”

  “哪里、哪里,我只是不喜欢被欺负,所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喜多笑里藏刀的说。

  “阿雅…”小薰真想弃权了,她看出喜多不好对付,而且也不像她们想像中那种攀龙附凤、见钱眼开的投机分子。

  阿雅推开小薰,视她为没用的软脚虾,却怎么也想不出法子打击喜多,让喜多主动离开。她们用尽了心机,艾先生竟然一点都不受影响

  “龚小姐,我们是为你好,真的。”终归是商场上见过世面的,庄明慧改弦易辙试图软化她。

  睁眼说瞎话也不会脸红!喜多真服了她。

  “怎么说呢?”总要稍微配合一下吧,不然多不给面子。

  “依默棣的财富、地位,他接触的圈子、人事物都是有头有脸的商界大亨,而你呢?你觉得配得起他吗?劝你趁早离开才不会难看。”

  喜多点点头“大致还可以。”她才不管什么配不配得上,互相喜欢就能相配。

  “你有什么可以配得上的?!”阿雅气不过她的不自量力,岂有此理!她凭哪一点

  庄明慧就冷静多了,没那么冲动。“阿雅说话比较不经修饰,但是却是事实,你不怕拖累默棣吗?”

  “是不是我走了,你就可以接替我的位置?”喜多狡诈的问阿雅“那小薰怎么办?”

  一下子有些慌了手脚,阿雅高兴喜多好像有点松动了,也顾忌小薰她们的想法,没有表现得太兴奋。

  “我就不懂了,”喜多很惑的眨着大眼挑拨离间“上次阿雅就自己跑回来,打算再帮艾默棣工作,可惜被拒绝了,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小薰气愤的抓住阿雅“你太过分了,上次是你自做主张拉我一起离开的,结果又偷偷的自己去找艾先生,你怎么这么阴险?”

  “真的吗?”庄明慧也不谅解的问。

  阿雅一下子被揭穿自己之前做过的事,恼羞成怒,目标轰向喜多。

  啧、啧,真没想到这些人的骂人功夫那么有看头,简直可以编本手册了。喜多刚想开口回敬几句F开头的英语,瞄到门口外出去又折返的艾默棣,马上装回小可怜骂不还口。

  “我是没资格…配不上…”

  艾默棣奇怪的看看喜多,这小媳妇的语调还真不像她的个性,不晓得又在玩什么把戏了?他咳了咳,实在受不了那些口无遮拦的“俗”女们。

  “如果说够了,请出去。”

  那三人脸拧成一团,缓缓的转身面对他。

  “呃…默棣…我们刚来拜访…你不在…”庄明慧的话在他严厉的目光中无疾而终。阿雅和小薰情更浅,更别谈了。

  “显然你们的确一直在暗地欺负喜多,看在蔼霞份上,庄明慧,亏我当你是个朋友,还有你们,既然这样,恕我以后不再了。”

  喜多笑得像偷腥的猫,靠到艾默棣怀里。

  “我说吧,她们真的老看我不顺眼,你就不信,这下亲眼目睹了吧。”

  他随即低下头咬耳朵“别得理不饶人,台湾地方小,以后总会碰到面的。”而且他不信喜多真有被欺负,她不欺负人就阿弥陀佛了。

  “真多谢了。”喜多嘟嘴假笑。他可真会做好人

  阿雅被他们亲昵的举止刺到,感觉像傻瓜被要了,当了十足的大笑话。

  “我就说嘛,孤男寡女的你们还假清高,干么还掩人耳目不敢公开,装什么装?”她食指一指,指向喜多“也不秤秤斤两,你有那本事教他娶你吗?不要到时候被玩玩丢掉,哭天喊地的没人同情。”

  艾默棣哼声,瞪得阿雅退开一步“你的话我记住了。很可惜,可能你要大失所望了,我们绝对会结婚,而且会恩爱一辈子的。倒是你,先前设计污蔑喜多的事,我还在考虑要不要采取法律途径。”

  阿雅心知肚明他说的是哪桩,事实是,她花钱找了人故意在龚净夏的面前掉了封信,转头就走,龚净夏帮忙捡起来追出去。这一幕专门设计给艾默棣亲眼目睹,就是想他因而厌恶、看轻龚净夏的为人,没想到这也被他揭穿了。

  他严正的驳斥张口辩的她“你不必矢口否认,人证、物证都在我手上,劝你最好不要继续在这里疯言疯语的,如果你不是个女人,我会揍得你爬不起来。”

  英雄!喜多崇拜的猛抱他亲吻,艾默棣第一次为她打抱不平唷。

  转而想,她不解的问:“你刚刚说阿雅污蔑我什么事啊?”

  他一点都不想再重提这件乌龙事件,才想回应她的热情,嘴才刚蜻蜓点水碰触到她的,谁知喜多一溜烟的跑了,竟还跳到别人怀里,而且是个个儿高高的帅哥。

  “疯子,你怎么找到我的?”喜多热情的招呼着。

  谁都没发现何时来了个玉树临风的男子站在后面旁观。

  疯子顾名思义就是脑筋不正常的人,阿雅背对来人,很大声的鄙夷道:“有什么背景的人就有什么样的亲戚朋友,看,疯子耶!”

  庄明慧她们没答腔,这个“疯子”人有人品,贵气得很,恐怕每个人都抢着要他当亲戚。

  小薰指指后面,要阿雅自己看。

  哼!疯子有什么好看的。阿雅转身一看,不目瞪口呆。

  外号疯子的龚世典接到风鉴尧通知他喜多的消息,便赶忙来这儿寻人,此刻他任喜多抱着,像株无尾熊喜爱的尤加利树,他还侧过身有意无意的把目光飘向那三名女人,所到之处迫感无形笼罩。她们不由自主的又退开两步,心里直打哆嗦。

  可看在艾默棣眼里就成了孰可忍孰不可忍的挑衅了。

  “喜多!”他火的叫道。她竟敢当他的面亲亲热热的抱住别的男人

  喜多根本无视警告,兴奋的尖叫连连,最后是劳动艾默棣将她抓回自己的势力范围。

  “干么啊?他是我好久不见的堂哥啦。”

  就算是堂哥也不行这么男女不拘,随便搂搂抱抱的。

  “龚世典。”他风度翩翩的伸手致意,双眼幽默的闪动“喜多是人来疯,你多包涵了。”

  艾默棣不无芥蒂的审视他“艾默棣。”

  “我知道。这家伙打扰你这么久,我有必要事先了解一下你的为人,好对家人有个代。”

  艾默棣态度总算稍微热络一滴滴“喜多的父亲请你来的?”

  “他代不准说。”龚世典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密,摆明了龚至德表里不一。

  喜多哇哇大叫,拿乔道:“我就知道!疯子,你老实说,是不是老爸担心得受不了,找你求我回去的?”

  “伯父他很高兴你这个麻烦有人捡去了,没代要带你回去耶!”不能厚此薄彼,龚世典同样不给面子的吐她槽。

  这下他们父女的拉锯战有得打了,她不停数落老爸的狠心绝情,企图博得听众的同情票。

  “你们评评理…”

  闻言,两位男士很有默契的表明中立。

  “不过有件事,看在艾先生人不错的份上,我透一个消息先让你们有心理准备。”确定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龚世典温温的说道:“大伯父已经和风家谈妥了婚约,就等喜多回家准备婚礼了。”

  艾默棣一听到非同小可,目光灼灼的盯视龚世典,事情真假如何还待商榷,喜多却哇啦哇啦高兴的大喊大叫。

  “风家?风鉴尧啊?对喔,来台湾前我怎么没有先想到他?”

  “你这什么意思?”艾默棣警告的怒气好似一盆火,灼醒了还在作白梦口无遮拦的喜多。

  “哈、哈,我爱说笑,只是说说而已。”她猛打马虎眼“真的,那个风鉴尧时常来无影去无踪的找不到人,嫁给他其实也跟单身一样自由逍遥,所以爹地婚的时候,我如果反应快一点早想到他,说不定…”呃,她好像愈描愈黑了,看艾默棣的脸色简直开始要刮龙卷风了。

  脖子缩了缩,喜多一边找后路逃,一边赶紧找帮腔的“疯子,快帮忙解释啦…”她惊叫一声,逃命去了,艾默棣连忙追了进去。

  打了败仗,庄明慧、阿雅和小薰面色灰青的避开他人悄悄走开。她们一听到他们的介绍、交谈,都不由自主地气。

  龚世典是谁,大家都知道。最近响誉国际的名科学家,经报刊披漏,他的身家背景也不俗,而他是龚净夏的堂哥

  她甚至还可以和龙腾的风鉴尧谈婚论嫁的,龚净夏竟然有这种背景

  实在难以相信!她…她为什么都不说、不炫耀

  这下子,三人更是完全垂头丧气的拖着脚步想赶快离开这些人,现在清楚是谁比较没背景了,任何中小企业怎么跟龚至德比啊?唉!简直是丢脸丢到家了。

  破晓时分,艾默棣醒来立即感受到身旁喜多那酣睡的甜蜜温香。

  他一动也不动的躺着,免得吵醒她。喜多整个娇躯偎紧他,随着呼吸起伏的酥轻柔摩擦他的手臂。

  昨晚,单是供喜多和风鉴尧的关系就耗去大部分时间、精神,艾默棣方才放下多疑的心。

  而喜多和龚世典吵吵闹闹、哭哭笑笑的也聊了剩下的大半夜,她对老爸的高姿态非常不满,赌气不肯回美国。说是虽然顺了老爸打一开始的烂主意,瞎打误撞真的找到人可以嫁了,不过也不能输得这么没面子。

  好命的喜多,没老爸宠,出门就碰到个老公养,真是运气好、处处有贵人。龚世典随她闹,没费心替他们父女排解,因为没必要。这两个一老一小亲戚,宝呀。

  艾默棣为防节外生枝,怕她一时又想到什么鬼主意,存心与她老爸杠上故意不结婚,那倒楣的可是他,只有旁听没嘴。

  “老爸…”喜多睡梦中呢喃,转了身背对着他。

  他移动位置,让身体完全密贴着她,听见这个任小女人的梦话,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我们结婚的事总还是要回纽约告诉长辈一声呀,笨蛋…”

  如果猜得没错,龚至德——他未来的岳父根本料准了,所以才不担心她不回去。

  至于喜多父亲是纽约名人的事,艾默棣一点都不在乎,当他最初捡这个亲亲宝贝女佣回家时,便只是因为她是这个人,家世背景如何根本无关紧要。

  比较困扰的是像龚世典这种亲戚不知有多少,要是每个见到喜多的都来个像喜福会搂搂抱抱的,那他婚后第一件事会希望离她家的亲戚远一点,隔个太平洋还嫌不够。

  “默棣…”喜多又说梦话了。

  “嗯?”

  “我已经决定好了,就照你的意思在这里尽快结婚。”那是艾默棣知道了她和风鉴尧可能有口头的婚约时,情急之下的冲动。

  “那你老爸怎么办?”

  “谁管他?”打了个呵欠,她模模糊糊的咕哝“哼…到时候看他来不来台湾参加我的婚礼!”

  原来她也有一套盘算,那难怪了。艾默棣轻轻扳过她的脸,看她说真的假的

  喜多均匀的沉睡,不晓得刚才是梦话还是真的有醒来说话

  他拨拨她额前的发丝,印下一吻,洒落碎吻绵密的来到她柔柔的口中的甜汁…

  “这要收费吗?”喜多突然明眸圆睁。

  “不用。”这家伙!真是杀风景啊,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他根本不用担心她会有烦恼。

  一听说不用,她马上清醒过来,觉也不睡了,精神奕奕的主动全心投入。

  喜乐自在,别自寻烦恼想太多,快快乐乐活在当下,充分享受每一分钟,这就是她的人生哲学。

  ——全书完 wwW.ubUxs.cOm
上一章   亲亲宝贝女佣   下一章 ( 没有了 )
优步小说网提供亲亲宝贝女佣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亲亲宝贝女佣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就来优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