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小说网提供邪肆登徒子免费阅读全文
优步小说网
优步小说网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阅读榜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全本的小说 秘书芷晴 无禸不欢 明星奴隶 丝袜少妇 大邚凄女 醉梦人间 滛荡往事 色色白痴 姐弟之恋 金陵滟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优步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邪肆登徒子  作者:童羚 书号:45581  时间:2018/1/24  字数:8693 
上一章   ‮章十第‬    下一章 ( 没有了 )
张雪琪静悄悄地走回房间,却在二楼的楼梯间看到自己

  的房间正亮着灯光,心头一惊,暗叫了声糟。她深一口气

  才开门走进房,母亲正坐在上看着她。

  “妈,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啊?”她开始打哈哈。

  “雪琪,见到他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妈,我…”

  “别说什么,我都看见了,我想他是适合你的。来,你坐过来。”李玉霞打断她的话要她坐下。“找个机会叫阿澈来提亲吧!我看他是真心爱你的,要不然也不会每天守在店门口只为看看你。”

  “可是爸那边…”听着母亲叫着阿撤,她知道母亲真的接受了他,她心里真的很高兴.但也很担心父亲。

  “这你别心,你爸他是舍不得你,而且事先完全没有征兆就突然冒出个男人要来抢走他的宝贝女儿还让你怀了孕,你说他能不气吗?放心吧!你爸那边我会帮你说的,况且小孩也不能等的。”

  “妈…对不起!都是我太不懂事,才让你们如此心。”

  她窝在母亲的怀中。

  “傻瓜,在母亲的心中.小孩子永远会是一辈子的牵挂,现在你怀孕了,再不久就要为人、为人母,我想以后你就能体会。”她边说着边从背后拿出一个盒子递给雪琪。

  “这是…”张雪琪打开手中的盒子,赫然发现里面都是一些制作巧的首饰,她挑了件拿在手上瞧着…

  “你现在手上拿的是我最近新添购的,另外这些是以前你爸和我还有一些亲戚们要买来给你将来当嫁妆的,你看看每一件都保存得相当完整,虽然有些已经退流行。来,试戴看看。”她随手挑一件回旋状的项链戴在雪琪身上。

  “妈…”张雪琪再也忍不住地抱住母亲哭了出来。

  “傻孩子,有什么好哭的”说着说着她也不住泛红眼眶哽咽着。

  “妈…谢谢你一直包容我的任。”

  “好了。别哭了,小心将来生出来的小孩是个爱哭鬼。”

  她抬起女儿的头,擦掉她的泪“早点睡吧!怀孕的人不适合熬夜,我要去睡了。”

  “妈.我们一起睡好不好?”张雪琪孩子气的要求着。

  “好吧!”她收拾起首饰放好,和雪琪一起躺在上闲聊着,她知道自己和女儿再也没什么机会可以同而眠了。

  张雪琪快乐的听着音乐唱着歌,拿着拖把在客厅里扭打扫着,昨晚和母亲的一番谈话,使她终于开心的出笑容,一扫这阵子来一直很沮丧的心情。

  她仔细地打扫二楼所有的房间,擦洗家具。楼梯,让自己活动一下筋骨。当她回到浴室将污水倒掉拿起清洁剂正要倒在马桶上,却因为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忍不住反胃,一阵干呕后,她虚地坐在地上。

  放弃清洗厕所的念头,慢慢地站起身,确定自己不再晕眩才走回自己的房间,换下半的衣服才发现已近中午十二点半,她连忙拍拍脸颊让自己看起来不会那么苍白才下楼吃饭。

  “妈,楼上我打扫得差不多了。”张雪琪走到店里看见母亲正在炒菜。

  “桌上的菜还热着,去叫阿澈进来吃饭吧!他今天很早就在那里等了。”李玉霞没有回头。

  “等一下爸若生气怎么办?”她有点担心。

  “你没看到他现在正在和你那些叔叔、伯伯在喝酒,他不会注意的啦!”

  “爸他喝多久了?”她转身望着正在喝酒的父觉得他的脸色有点怪怪的。

  “没很久啊!”“爸。你不要喝太多。”她走了过去从背后环住案亲的脖

  子说着。

  “呵呵…要不然你替我喝好了。”张国明面色红地站起身,双脚却使不上力整个瘫软下去。

  “爸。”张雪琪吓得大叫,也吓到在场的一伙人,大家七手八脚地想抬他坐在椅子上。

  泽渡澈一听到雪琪的喊叫赶紧冲进店内。迅速环顾四周,了解情况立即出声阻止。“别动他!”

  “澈…”她吓得快哭了,怎么会这样?

  “雪琪,快点去拿针来。”他指挥着.

  “针在这里!”李玉霞一看见这情形,早已经跑去拿针了。

  “给我!”泽渡澈赶忙拿过针在张国明的指头上刺破个让血出来。

  又过了一会儿,张国明的脸色没那么红后,泽渡澈才又出声:“麻烦各位让开一下,雪琪,你去帮我发动车子。”

  说完,他抱起早已昏的张国明走出门…

  雪琪一发动车子后,又急忙下车快步走到泽渡澈身旁替他打开后车门。

  “你坐到后座去照顾伯父”他将张国明放进后座,立即上车开往医院。

  “雪琪,你们去了哪家医院要记得打电话回来告诉我,我关了店立刻去找你们。”李玉霞冲到车旁代着。

  “妈,我知道了。”

  张雪琪觉得自从认识泽渡澈以来,她跟医院似乎离不了关系,三天两头就往医院跑。

  “雪琪,吃点东西吧!我已经通知伯母了。”泽渡澈从外面提着一包食物进来,坐在她身旁。

  “我吃不下。”她环抱住他的,神态已不像之前紧张。

  “乖,听话,吃点东西。要不然等会儿你又要闹胃疼了,现下伯父还在急救,可别他没事换你倒下。”他亲吻她的额,拿起袋中的牛打开盒盖管递给她。

  “你也一起吃吧!”她也从袋子里拿出面包给他。

  张雪琪勉强自己吃下东西和泽渡澈携手等待,没多久李玉霞也赶到医院和他们会合。

  “你们是病患的家属吗?”一位医生从急诊室走出来。

  “是的!”泽渡澈起身说道。

  “这位病患有高血和轻微的肝硬化,从他胃中的酒反应显示他是因为喝酒而引发脑中风。不过在送来之前的急救措施做得很好,他的脑部并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至于四肢的活动会不会有问题可能要等到他醒来之后才能了解。”医师职业化的报告着。

  “我们可以进去看他吗?”李玉霞询问着。

  “等会儿护士会将他移至普通病房,你们就可以去照顾他。”说完,他便转身离去。

  “伯母,我想还是帮伯父换一间比较好的病房较好。”泽渡澈说着。

  “不用了,普通病房就可以,何况我们也没这么多钱支付住院的费用。”李玉霞听了医师的解说总算放下心中的大石,松了一口气。

  “费用我来出,而且安静的病房有助于伯父的疗养。”

  “这…怎么好意思呢?”

  “妈,别跟阿澈争了,他也是为了爸好。”张雪琪知道泽渡澈的心意,所以乘机帮他说话,看看这次的事件能不能改变父亲对他的印象。

  “好吧!这事就交给你去办。”李玉霞不再坚持。

  张国明这次是轻微中风,除了左手行动有点迟缓外。身

  体十没什么大碍,但在李玉霞和张雪琪的坚持下,他顺便做

  了全身健康检查,住院期间探访的亲朋好友很多,直到第十

  天探访的人才慢慢减少,现下病房内只有他和李玉霞在,而

  她正坐在病边削着苹果。

  “老公,吃个苹果。”她右手端着盘子,左手拿着,一片苹果喂进他嘴里。

  “雪琪呢?”张国明嚼着苹果问道。

  “她和阿澈去做产检了。”

  “哼,她又和那小子在一起!我是不会答应他们结婚的。”

  他拒绝再吃她手中的苹果。

  “还在气啊!老公.这次要不是阿澈动作快救了你这条老命,你还能平安的躺在这里和我聊天吗?说到这里我就有气,平常叫你少喝点就不听,你知不知道我那时有多担心?怕你有个万一,你叫我们一家子怎么办?”她眼眶发红哽咽着。

  “对不起,老婆,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对。经过这次的事情我也学到了教训,我出院后一定会戒酒的。”他抬起手抚摸她的脸。

  “老公,别再逞强了,你自己心里有数,这几天阿澈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在你身边照顾你,不管你的态度多恶劣他从没说过什么,他这样的表现,使我想起当年你也是如此对待我躺在病上的父亲,我相信他是真的爱雪琪的,就如同你爱我一样;更何况你再不答应,你的外孙就要变成私生子了,你真的忍心吗?”她劝说着。

  “唉,女大不中留啊!”他叹了口气吐出话.

  “是呵,女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她明白国明已不再坚持。

  两人不回想起雪琪从小到大成长的点点滴滴,这时突然响起敲门声。

  一对中年夫妇走了进来。

  “你们是…”李玉霞看着这对陌生人,心中不纳闷不

  已。

  “你们好,我是泽渡澈的父亲泽渡刚,这位是我内人。”

  泽渡刚用着有浓厚日本腔的中文介绍着。

  “你们要找阿澈吗?真不巧,阿澈他正好不在。”李玉霞

  心想好不容易说服老公答应这门亲事,不会又有问题了吧!

  “不!亲家母,我们是专程来看亲家公的,听小犬说亲家

  公住院了,所以我们特地带了一些补品来。”泽渡静江拿出准

  备好的礼品递给李玉霞。

  “哎呀!你们进来都没请你们坐呢!来、来,这边坐,我

  去倒茶。”李玉霞听着他们的称呼,心里已然明白。

  “没想到我们第一次来拜访亲家公、亲家母竟然是在医院

  里,之前我认识雪琪也是在医院呢!”泽渡静江拉着泽渡刚一

  起坐下。

  “哦!是怎么回事?”张国明也很好奇。

  “是这样的,雪琪她真是个好女孩,几个月前我到台湾来

  …”泽渡静江把认识雪琪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

  “总之,我非常喜欢她,也很高兴我儿子可以娶到她。”

  “原来如此,这些雪琪从没跟我提过呢!”李玉霞没想到

  女儿竟然救了自己未来的婆婆。

  “是啊!听小犬说过雪琪也救过他,雪琪可说是我们家的

  救命恩人。”泽渡刚也开了口。

  “哪里,这话太严重了,说起来是有缘才会认识。来,这是我刚削好的苹果,一起吃吧!”李玉霞笑着又重新削了几颗苹果。

  “我们这次专程从日本来,是打算和亲家公、亲家母讨论一下他们小俩口的婚事,不过现下亲家公正在住院,不知该怎么做才好?”泽渡静江开始切入主题。

  “这我也想过,之前我还叫雪琪通知你们来提亲的,结果因为我先生住院只好把事情搁至下来,还要劳烦你们专程来探望,真是不好意思。”李玉霞暗自庆幸刚才已经说服老公答应这件婚事,要不然现在不晓得会发生什么冲突。

  “原来大家都有共识嘛!那择不如撞,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他们的婚事好了。”泽渡静江也喜出望外,原本还想婚朗拖了这么久都没下文,可能是因为雪琪的父母不答应,今天还想来好好和他们谈谈,没想到事情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

  “呃…阿…澈和雪琪结婚之后会回日本吗?”张国明迟疑的问道。

  “亲家公,你放心好了,现在日本的公司有他大哥在管理,小澈他这几年还不会回日本,当然度假除外,目前台湾的公司还没完全上轨道,他必须留在台湾主持大局。”泽渡刚了解做父亲的不舍,只可惜自己只生了二个儿子。

  “是啊!那亲家母你觉得什么时候办婚事较好呢?”泽渡静江附和着。

  一群人开始讨论起婚礼事宜,而泽渡澈和张雪琪却还不知道他们一直烦恼的事已经有了极大的转变…

  “天啊!我真不敢相信我的肚子里装有两个小宝宝!”张雪琪刚照完超音波,才知道自己怀的是双胞胎。

  “小心!走慢点,别兴奋过头了,我们家族是有双胞胎的遗传基因。”泽渡澈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往前走。

  “不过,照目前的状况来看,我可能是穿不到新娘礼服了。”一想到此,她就蹙紧眉。

  “不会的,我知道最近伯父的态度有点软化,我们一定可以在你肚子变大之前结婚的。”他安慰着雪琪,但心里却没多大的把握。

  “其实我妈跟我提过要你请家人来提亲了,只是刚好我爸发生事情,我一急也就忘了,这几天我更是找不到机会开口。”

  “傻瓜,现在知道也不算晚啊!一切等伯父病好了再来打算,走吧!我们进去了,我想他们一定很想知道小孩的情况。”

  他轻拍她的额头,握着她的手走进病房,一开门却发现病房内好不热闹。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泽渡澈吓了一跳,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自己的父母。

  “伯父,伯母!”张雪琪也被吓了一跳,心里还是有点害怕他们的出现。

  “小澈,我们看着你天天老往医院跑却等不到你的消息,只好亲自来一趟罗!你啊…真笨!连娶个老婆也要我们亲自出马。”择渡静江乘机数落泽渡澈。

  “伯母,这…”张雪琪和泽渡澈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呵呵…还叫伯母啊!要改口叫妈了。”泽渡静江拉过雪琪笑道。

  “妈。到底是怎么回事?”泽渡澈皱眉问道。

  “笨蛋!我和你爸已经帮你讲好亲事了。”她忍不住敲了一下泽渡澈的头。

  “什么?!这…这是真的吗?”张雪琪简直不敢相信,怎么出去一趟回来事情的变化会这么大。

  “是啊!我们决定下个月二十号让你们结婚,先在台湾举办婚宴,二十二号你们回日本再举行一次正统的式婚礼。”

  李玉霞也高兴他说着。

  “呃…爸,这是真的吗?”张雪琪想再确定。

  “咳…嗯!”张国明咳了几声,微微点头。

  “雪琪…太好了!”天啊,感谢你实现了我的愿望,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拥有雪琪了,泽渡澈开心地抱住她。

  喜宴在五星级的大饭店席开百桌,因为水毅在台湾算是有名的大公司,所以政商名无不齐来祝贺。

  “天啊!雪琪,我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盛大的婚宴呢!”

  诗烨穿着桃红色礼服,匆匆从会场走回休息室,息着说。

  “雪琪,你真是惊人那!事前完全投有动静,忽然间蹦出要结婚的消息,真让人措手不及。”雅萱则穿着浅绿色礼服,边整理雪琪的婚纱边说。

  “我也不晓得啊!原本我还以为可能要等很久,没想到阿澈的父母会直接到医院去看我爸,顺便谈好婚期,我到现在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呢!”张雪琪觉得这一切好像在作梦.

  “时间决定得这么勿促,你还可以忙得过来,真了不起。”

  诗烨也拿着粉帮雪琪补妆。

  “呵呵!说来好笑,我一想帮忙他们,全部的人都把我丢在一边不理我,只有在拍照和试礼眼时才让我参与,而且我本来是想穿背的礼服,结果阿澈硬是不肯答应,说什么他不想让所有人看到我的背,争执之下才折衷选了这套。”张雪琪起身转了一圈,她穿着一袭**背部的长袖白纱礼服,不过背部**部分全用半透明的白纱罩着。呈现似有若无的感。

  “让你不用忙里忙外,可以坐着喝茶,你还嫌啊!”雅萱轻敲她的头。

  “好痛!喂,今天新娘最大那!”张雪琪嘟嘴着痛处。

  “哈罗!我可以进来吗?”泽渡澈半探进头开门轻敲着.

  “时间到啦?”诗烨问道。

  “差不多了,不过我想和雪琪独处一下。”他进房拥抱住雪琪。

  “OK!我们知道了。”雅萱知道泽渡澈的意思,笑着拉走诗烨离开现场。

  “讨厌啦,让她们笑话我了。”她轻捶泽渡澈的膛。

  “从那天在医院决定好婚期后,我就没有多少机会和你独处,我想要你想得快疯了。”他紧抱着她汲取她身上特有的香味。

  “别…不行吻我,会弄坏妆的。”她别开脸推拒着泽渡澈的身体。

  “唉!你都不可怜可怜我。”他哀叹着

  “别这样嘛!顶多今晚…补偿喽!”她涨红着脸害羞他说。

  “呵呵…好吧!那我们该出去了。”他握紧她的手举步向门口走去。

  “澈,我爱你!”她轻声的说着。

  “我也爱你!”他回应着。

  他们相互凝望着彼此,认真而清澈的双眸充满浓浓的爱意,两人相视而笑起携手走向会场,接受众人的祝福。

  皑皑白雪静静地覆盖在原本绿意盎然的式庭院里,一位穿着和服的‮妇少‬两脚悬空的坐在走廊,一手端着热茶,另一手则接着缓缓落下的雪。不久,远处传来一阵跑步嬉闹声,接着一道小身影直往她身上扑过来。

  “戢,我赢了!”

  小孩紧紧抱住‮妇少‬。

  “泷,我比你快,应该是我赢了才对。”另一个小孩反驳道。

  “戢儿、泷儿,你们忘了爹地是不准你们在走廊上奔跑的,小心你们的小**。

  ‮妇少‬笑着轻拍两兄弟的头,他们是一对双胞胎,除了个性不相同外,长相、身高并没有什么差别,看得出来长大后会是女杀手的典型。

  “哎呀!妈咪…你才要小心呢!趁着爹他不在你就偷跑出来赏雪,小心被爹地骂。”两兄弟同时捣着头异口同声的说着。

  “反正你们爹地现在又不在,不会被发现的,倒是你们才是最该打的,还敢说我。”她动手把两个小孩在地上搔着,当然两个小孩也不甘示弱的回击,和母亲玩在一起。

  “戢儿、拢儿,你们两个给我住手!”一名男子从另一处的走廊看到此情景,连忙快步走来,一把抓起两兄弟丢到一旁“雪琪,你又不安分了,都几岁的人了,还和小孩玩成这样,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体。”男子一边扶起‮妇少‬搂在自己怀里,一边叨念着。

  “澈,你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小孩丢开,太不像样了。”张雪琪挣扎着想起身,但男子一直不放手。

  “妈咪,你就好好待在爹地怀里吧!反正你有哪次成功逃开过,我们才不要紧呢!”

  两兄弟像没事一样,一起靠在母亲的身前。

  “讨厌啦!都是你教坏小孩。”

  她捶打着泽渡澈。

  “我这是在做一个好榜样,告诉他们以后也要如此对待自己心爱的人啊!”他握住雪琪的手亲吻着,顺势又亲了她的红

  “贫嘴!”

  结婚都好几年了,她还是依旧容易脸红。“今天肚子里的小孩乖不乖?”

  他轻抚着雪琪泛红的脸。

  “对啊!妈咪,今天肚子里的弟弟有没有打你啊?”泽渡戢天真的问。

  “戢,你别说,才不是弟弟呢,一定是妹妹。”

  两兄弟又辩了起来。“停。你们两个怎么又吵起来了!再吵就不理你们了。”

  她佯装生气。

  “妈咪、妈咪对不起嘛,我们不吵了,你不要生气啦!不可以不理我们。”两兄弟连忙向母亲撒娇,他们最怕的就是母亲生气,因为一旦把母亲气哭了,他们的小就要遭殃了。

  “好啦!别来这套,你们的功课做完了没?别来烦我和妈咪。”泽渡澈打了他们**一下开始赶人。

  两兄弟只好起身嘟着嘴准备离去,父亲每次都这样,老是跟他们抢母亲。“臭爹地,最讨厌了!”

  说完,两人便匆匆跑离现场。

  “澈。你又来了,老是跟小孩吃醋,一点都没有做老爸的自觉。”她取笑着。

  “还说呢,从小孩出生后,你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们身上,完全当我不存在似的,呜…早知道就别让你太早生小孩,现下肚子里又有二个,等他们出生后,你的心更不会在我身上了。”他抱怨着。

  “好啊!你居然敢怪我,那好,等我生产完后你不要再碰我了。”她眯起眼看着他。

  “啊——你怎么能这么说,大不了我去结扎,我可不能忍受不碰你啊!”他啄吻着雪琪的颈部。

  “少不正经了。”她笑着推开泽渡澈的头看向外面的霄景。

  “嗯!时间过得好快,我们结婚都六年,戢儿和泷儿也已五岁,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老了。”

  “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最美的,时间永远不会改变我对你的爱。感谢老天让我遇到你。”

  “呵呵,如果那天没有救你,我想我们不会相遇。一切都会大不相同。”她想着过去。

  “不!我和你是命中注定的,就算没有那晚,你也一定会在某一个地方和我相遇。我爱你!”

  他再次深深地吻着她的双

  一完一 Www.UbUxS.CoM
上一章   邪肆登徒子   下一章 ( 没有了 )
优步小说网提供邪肆登徒子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邪肆登徒子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就来优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