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小说网提供愿嫁官家郎免费阅读全文
优步小说网
优步小说网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阅读榜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全本的小说 秘书芷晴 无禸不欢 明星奴隶 丝袜少妇 大邚凄女 醉梦人间 滛荡往事 色色白痴 姐弟之恋 金陵滟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优步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愿嫁官家郎  作者:童景遥 书号:45583  时间:2018/1/24  字数:5544 
上一章   ‮章九第‬    下一章 ( 没有了 )
厢房外,一片的锣鼓喧天。厢房里则是红烛喜帐,一派的喜气洋洋。

  而身穿着凤冠霞帔,头罩大红绸布,正静静端坐在缘的鹊儿,手里握着一个不起眼的小药瓶和一个保存完好的竹风车。

  这瓶里装的是她为准备一死的毒药--鹤顶红,而这风车就是她来赵家那,小男孩匆忙递给她的,因为是她这生第一件礼物,所以珍藏至今。只是没想会成为陪她一死的遗物。

  她泪已干,心已死,现在只盼能在曹地府见辰-一面。

  外头锣鼓喧天好不热闹,鹊儿拭着泪,竟不觉新房的门已悄悄被人推开。

  “敢问,你可是应鹊儿姑娘?”

  鹊儿一听是男声,便知不是领她去拜堂的媒人,随即应道:

  “我是啊。”

  “那么请应姑娘移驾大厅,我们大人正候着您呢。”对方出奇恭敬地说。

  “大人?”

  鹊儿终于忍不住掀开头巾,只瞧见好些个身穿官服的衙役,威风凛凛的杵在房门外候着。这景象把鹊儿吓得连手上的药瓶子都掉地了。

  “应姑娘请。”

  人家官爷说请,鹊儿自然不敢说不,就乖乖跟着他们出了厢房。

  这一出来,鹊儿才发现外头的锣鼓声早已停歇,就连赵府内外忙和的仆人也不见了踪影。

  鹊儿实在好奇,于是上前问道:

  “敢问…这厅上大人是?”

  “我家大人是御赐冀州代天巡史。”领头的官爷谦恭回话。

  鹊儿一听,当下噤声不语,不再追问,一路静默来到赵家的大厅。

  还没跨进厅门,她竟见身着新郎服的趟度耘就跪在厅下,连头都不敢抬。而厅侧两旁伫立着更多神情严肃的衙役官差。

  “应姑娘请稍坐片刻,大人正在准备开堂审案。”那领路的官爷说着。

  鹊儿才坐下,身后的衙役突然同声喊道:

  “威武…”

  那威喝声差点将她从椅子上震落下来。她抚着口急急气,眼前却发生了几乎令她昏厥的景象。

  只见侧廊里走出一位头戴银丝镶玉乌纱帽,身穿海水绣纹藏青长袍,系银带的巡史官,双目威而不怒的落座在赵家大厅的上位里。

  鹊儿魂已离身,顾不得身处何处,只得目不转睛的盯着厅上那人瞧,一壁自问着:

  是他吗?

  若不是,可那俊秀面容,那抹若有似无的微笑,明明又教人好生熟悉啊!

  辰-见她面色发白,两眼无神,急着令道:

  “来人,快帮应姑娘倒水。”

  那声…没错,可不就是那个让她魂牵梦系的人嘛!

  鹊儿已然傻过去了,直等人递上茶来扶坐,她才回过神来。

  辰-收回目光,朗声朝厅下问道:

  “赵度耘,你可知罪?”

  “启禀大人,小人…不知。”赵度耘跪趴在地上发着抖回话。

  “好!来人啊,将他的罪状一一说给他明白了。”辰-下令。

  赵度耘儿没想会有今,跪着听人将自己种种恶行清列的如此详尽。他怕归怕,却还是没忘替自己狡辩一番。

  辰-一听,立刻将手中拍板朝案上一放,两旁衙役立刻齐声喝道:

  “威武…”

  赵度耘当下吓得直磕头,狼狈至极。

  辰-面色不改的说道:

  “赵度耘,你勾结刁家,鱼乡民,还私朝廷拨下的灾款,如今罪证确凿,你还不认罪?”

  “小人糊涂,请大人饶命啊。”赵度耘终于俯首哀求着。

  “那么本官在此判你…”辰-伸手要拿那块写着“斩立决”的木牌,正当此时,厅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刀下留人啊!”接着便看见娉婷冲了进来,一个劲地扑倒在地,磕着头说:

  “求大人念在我赵家一脉单传,饶他一命吧!”

  鹊儿一看,也跟着跪下来说:“请大人法外开恩。”

  辰-这堂堂巡史,曾教那一品高官刁老太爷俯首认罪而面不改,但这会儿一见鹊儿跪下,竟不自觉的站了起来。

  这时,手里抱着小娃儿的夏庸也进了大厅,他也当场被这阵仗给吓傻了。而那班衙役见辰-站起身,立刻又要喊起那吓人威武声,辰-赶紧举手阻止。

  “免了免了,快把她俩人扶起来。”接着又对夏庸说:“夏大哥,你也请先入座吧。”

  “是,兄弟…不是,大人。”夏庸一时改不了口的应道。

  辰-待众人都落座之后,这才对底下的赵度耘说:

  “赵度耘,你唯恶不做,本该如那刁锦言一般,斩首示众,再无可议。但待念你赵家一向积德为善,造福乡里,”说着他看看鹊儿,又说:“因此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本官在此判你即刻充军,发配边疆,所有家产由赵娉婷与其夫婿继承。来人啊,带下去!”

  “还不快谢辰-不杀之恩?”娉婷推着哥哥说。

  但一听自己将被发配边疆的赵度耘早吓傻了,哪还能应声。可最后还是被人给硬拖了出去。

  *****

  案子一结,辰-立刻下令退堂-只见衙役们应声退去,厅里只留下了身着嫁衣的鹊儿,以及娉婷与夏庸,还有他手里的小娃儿。

  夏庸一见再无旁人,立刻忍不住对辰-说:

  “兄弟…不对,大人,咱们好久不见啦。”

  “夏大哥,这会儿只剩咱们自己人,你就甭客套了吧。”

  “嘿,瞧兄弟你这模样,我还真是怪别扭的呢。”

  “这有什么,不就是一身官服罢了。”辰-笑道。

  “来来来,瞧瞧你干儿子吧。”娉婷从夏庸怀里抱过孩子说。

  正当大伙开心之际,鹊儿却说:

  “大人若没事,我先告退了。”

  “耶?怎就走了呢,你不来瞧瞧孩子吗?”夏庸问她。

  “过会儿吧,夏大哥,我先回房去了。”鹊儿应着,一壁往外走去。

  “云大人,你还不快去哄哄人家吗?”娉婷调侃着说。

  其实无需娉婷提醒,辰-早巳追了出去。两人一前一后,一个身着官服,一个凤冠霞帔,就这么在回廊上足不沾地的走着。

  “等等我,鹊儿。”辰-唤她。

  听了他这“等”字,鹊儿反倒走得更急了。

  “你恼我这时才来找你是吧?”辰-问她。

  “大人来不来,与我何干啊。”鹊儿头也不回的应着他。

  “你停下来听我解释解释吧,鹊儿。”

  “不必大人费心了!”

  “这一年来我藏身京城养伤,一面读书应试,心里可从来没忘记你啊。”

  “既可读书应试,难道连封信都不能写,这样还说心里惦着我?”

  “因为我怕消息走漏,教刁家和赵度耘有了防范,所以才迟迟…”

  “可我半年前就请余管家送信给你了…你却还不来。”她低头扯着自个的火红嫁衣,埋怨说。

  “余管家他人在半途病了,-的信我是前些日子才收到的啊。”

  辰-嫌身上官服碍事,最后干脆将衣-拎起来追她。

  “那万一信不到,你是不是就…不来了?”她没停下步子直往前走。

  “怎不来?我天天都想直奔而来啊,鹊儿。”

  没想鹊儿突然煞停脚步,泪满面的回头嚷道:

  “你没想过万一你来迟了,我已经嫁了呢?”

  辰-一个箭步赶紧上前,一把将她拥进怀里说:“好,都是我不对,千错万错都怪我,让你等久了。”

  “我早不等了,你又何必来呢?”鹊儿扭着身子推开他说。

  无论她怎么怨、怎么拗,辰-都由着她了。

  花了好半天,总算止住了泪水的鹊儿,仍然似嗔似羞的不肯依顺推着他。

  而这也正是最教辰-魂萦梦牵,朝思暮想的模样啊。

  “好了吧,我由着你骂,你爱骂多久就骂多久。”辰-哄着她说。

  “我骂你做啥,骂了你我心里也…”鹊儿一想,立刻改口又说:“我就不骂!要你心里永远不舒坦。”

  “你真不骂了?”

  “我就不骂!看你如何。”

  “那好,因为眼前咱们还有重要事要办咧。”

  鹊儿一听,哪还顾得了什么怨苦,立刻抓着他问:“什么事?”

  “明儿个我要亲自带人上山剿清山贼啊。”辰-意气风发的说。

  “你该不是…要走了吧?”鹊儿气极了,他竟然说得如此轻松。

  “嗯,我确实无法久留喔。”

  鹊儿也顾不得面子挂不住,心里就是不愿再跟他分离,赶紧就说:

  “那你等等,我换了衣服跟你一起走。”

  但辰-却拉住她:“别忙…”

  鹊儿急道:“你别劝!这次说什么我也要跟你一起走!”

  “我没说不带你一起去啊。”辰-眼眉问漾起温柔的笑意,望着她。

  “可你刚说…”鹊儿回头看着他。

  “我说…反正你这凤冠霞帔都已穿戴身上,咱们不妨先拜堂,入房,然后…”

  鹊儿一听,双颊立刻酱红一片,忙挣脱他。“谁说要嫁给你啦!”

  她转身就要跑,可辰-这会儿早已有所准备,直接将她拦抱起,紧揣进怀里,回头往大厅走去,根本没给她机会溜开。

  鹊儿半推半就的挣扎,一壁嚷着:

  “你都当官的人还这么蛮不讲理,哪有这么就要人嫁了,我可不是…”

  “别的还有得商量,这件事非得我拿主意,由不得你了。”辰-笑说。

  辰-搂着她大步往前厅走去。鹊儿虽然早许了他,但是却没个准备会在这种景况下完婚,她心里是五味杂陈,又惊又喜。最后干脆蒙头钻进他怀里,不再多想了。

  *****

  不稍会儿,赵府里又重新响起了热闹的锣鼓乐声。

  辰-就这么依着礼俗,将鹊儿风风光光的娶过门来。

  然而鹊儿忐忑的心情却一直等到夜深喧嚣渐息,辰-进房揭开红头巾那一刻,才终肯歇息。

  “嗳,好端端的,怎又掉泪了呢?”辰-托起她的下颚,轻声问道。

  “因为我伯嘛。”

  “怕什么?”

  “怕这一切全都不是真的啊。”

  “小傻瓜,我不就在你跟前,这还假得了啊。”

  鹊儿却仍然舍不得眨眼似的端详他,就怕他会突然消失一般。

  “我说你这小脑袋瓜里啊,做啥净装些让自己苦恼的玩意啊?”辰-轻拧她的脸颊说。

  鹊儿一向是最不起他逗弄了,果然辰-这话一说,她立刻止住了泪,回嘴说:“我就爱气苦自己,你别理我就是了。”

  “那不行,你已经是云家的人了,我不理你还有谁理你呢?”

  “你的意思是…我拖累你喽?”

  “我可没这么说喔。”辰-见她气鼓鼓的俏模样,也忍不住笑了。

  鹊儿一气,一把摘掉了凤冠说:“你要后悔了,现在也还来得及啊。”

  辰-放声大笑,将她拥进怀里说:

  “我云辰-今生唯一不悔的事,就是得到了你,难道你还不明白?”

  “真的吗?”鹊儿还问他:“可我孤苦一人,无依无靠的,除了自个儿…再没什么能给你了。”

  “就算给我再多钱财爵位,也换不到你啊。”辰-瞥眼,瞧见放在枕边的竹风车,好奇地问道:“这是…”

  “这是我唯一的宝贝。”鹊儿捧在前,细细呵护着。

  “什么宝贝?让我瞧仔细来。”

  鹊儿递上去,顺口说到事情的缘由。

  辰-本不在意,只说:“这种风车我是最在行的,你要喜欢,改天我做十个给你。”

  “我在乎的又不是风车。”鹊儿一把夺了回来说。

  只见辰-顿时收起笑容,脸上是惊是慑,一时无法瞅个分明。

  “你怎么啦?这只是我儿时的珍宝,你别…”

  “不,我不恼,只是…”他将风车拿回来,仔细端详着竹杆底部,突然嘴角泛起了微笑。“原来…”

  “你说什么呀?”

  “我说原来早在那时,我俩就已将心互许了。”

  鹊儿还是不解,他于是将杆上刻的字现给她看。

  “云?”

  鹊儿望望他,终才明白原来那一追着她的男孩就是他啊。

  “你瞧,原来那时起我就追着你跑,这一追,竟追了十多载,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啊。”

  鹊儿听到这儿,早已泪满面,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辰-知道,要安慰她唯一的方法,就是给她无尽温柔的吻和**。

  于是他不再迟疑,顺手将帘放下,紧紧拥着她,尽情沉浸在无忧无虑的温柔情海中,再不让她孤独了。

  《全书完》 wWW.ubUXs.cOm
上一章   愿嫁官家郎   下一章 ( 没有了 )
优步小说网提供愿嫁官家郎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愿嫁官家郎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就来优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