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小说网提供爱上恶女免费阅读全文
优步小说网
优步小说网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阅读榜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全本的小说 秘书芷晴 无禸不欢 明星奴隶 丝袜少妇 大邚凄女 醉梦人间 滛荡往事 色色白痴 姐弟之恋 金陵滟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优步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上恶女  作者:彤宁 书号:45584  时间:2018/1/24  字数:12476 
上一章   ‮01‬    下一章 ( 没有了 )
绍民吹着口哨进门,脸上像是贴满了印有“春风”两个字的标签。客厅里的其他四个酷男和伊欣全惊讶地面面相觑。

  “振宇!”绍民硬挤进振宇和伊欣中间坐下来,还热络地圈住振宇的肩头。

  振宇看看肩上的手,再看看他。他们俩已有好些日子不曾这么亲近了。

  “我宽宏大量地原谅你了。”绍民自认为很伟大地拍拍脯。

  “原谅我什么?”振宇双手抱,挑高一眉地望着他。

  “原谅你抢走我的女人伊欣。唉!你也不用感激我,因为要不是你抢走了伊欣,我就不会认识那位既可爱又动人的赵小姐了。”绍民一副幸福美满样地径自说道。

  振宇故意不动声药一事他都还没找绍民算帐,这小子竟然先假慈悲地原谅他。

  “谁是赵小姐?”振邦打了个岔。他还赶紧放下手上的游乐器冲到振宇身边,坐上沙发椅把手。

  “舒茵介绍给我认识的大美人。那女人真是美妙,给了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过的恋情。”现在绍民脸上写着“发”“这次我和她一定能走向红地毯的另一端。”

  “这句话听来好耳!”振宇搔搔耳朵,讽刺地说“对了,好像前几个月才听到。”

  “振宇,我好像前几年就听过了好几次,就差耳朵没长茧。”振邦附和。

  “是啊,我是有说过类似的话。”这点绍民还算老实“但之前我都只是一时恋,这个真的不同于之前的女人!”

  这句话就更耳能详了!振邦和他们相视一眼,摇摇头。

  “大笨蛋!”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振业眼睛看着报纸,嘴上骂着绍民。

  绍民不理会振业,反正他常常骂人“大笨蛋”听久了就自然而然地习惯了。他现在可是有正事要办——“伊欣,”绍民转头看着伊欣,满怀歉意地笑着“你千万别怪我不要你,也别怪我用情不专,因为爱情这种事说没就没了。唉,要怪只怪赵小姐太爱我,她没有了我就活不下去,所以我不得不爱她,放弃你。”

  到底是谁不要谁?这就是何绍民的本——自恋到极点!伊欣听得直感反胃。

  “没有我是你的损失。振宇虽然没我好,也不会差到极点,他少说也有我的百分之五十。你不妨就将就将就吧!”绍民还是很自恋地自说自话。

  “百分之五十?”叫的人是振邦。这下子有好戏看了!他有预感。

  看到振宇已在瞪绍民,和振业坐在同一张沙发椅上的振群眨眨眼暗示绍民“你是不是说错了,要不要更正一下?”

  “啊,谢谢你的提醒。他应该只有我的百分之三十而已。”

  “你真是讨皮痛!”看来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振宇拍拍绍民的肩,绍民转过头。振宇亦学他,伸手圈住绍民的肩头,冷笑地问道:“绍民,你今天心情很好,是吧?”

  “是的,久远的热恋滋味让我的心情HIGH到最高点。”他眉开眼笑的。

  “HIGH到最高点,那就最好不过了,正适合我们算总帐!”振宇酷酷地一笑。

  “我记得没欠你什么嘛!”绍民边收回圈在他肩头上的手,边技巧地挣脱掉振宇的手,站起身就想逃。听到“算总帐”绍民立即从自恋和新恋曲的甜蜜中苏醒过来。

  振宇伸高手,快一步地擒住他的头,让他想逃也逃不了。接着他手用力一扯,绍民坐倒在地,还夸张地哀号一声。

  “想逃?没这么容易!”振宇地笑道“至于你忘了欠我什么,我可以好心地一一提醒!第一,你扁了我两拳。第二,你下幻我的女人。”

  绍民努力地拉开他的手,赶紧冲到振邦身后躲着“振邦,救救我!”

  振宇立刻追了过来,站在振邦的面前摩拳擦掌,脸上挂着既恶又感的笑意。

  “喂,绍民,好汉做事好汉当,你别波及无辜!我向来反对暴力,因为暴力会伤了我如汤姆克鲁斯的英俊脸蛋。”振邦站起身说道,还趁绍民不注意时,故意将他拉至身前受刑。是该给他点小小教训!

  绍民又倏地躲到振邦身后“问题是我一个人担当不了。你也知道,我们五个里除了振业外,就属振宇的拳头最硬了,你不能见死不救。振邦,帮帮忙吧!至于美貌就别怕了,现在整容的技术好又方便,给医生三十分钟,就给你一张全新的脸。”

  不到三十秒,振邦又将他拉到振宇的面前“可是我崇尚自然,不做任何人工的修饰。”

  振宇帅帅地拨拨头发,命令道:“振邦,抓住他!”

  “YES,SIR!”振邦乘机反剪过绍民的手,让他动弹不得。

  “振群舅舅,振业舅舅,快快伸出你们的援手!”绍民求救道。

  向来有审判时,狂傲霸道的振宇公正不阿,温柔的振群保持中立,冷酷的振业则是爱理不搭,好玩的振邦就兴奋地擒拿囚犯。

  见他们俩没动静,绍民又叫了:“哇,振宇舅舅,你是长辈也,怎么可以欺负晚辈?”绍民词穷了。

  “很好!你总算还记得我是你的长辈了。你揍我时,怎么没想到要敬老尊贤呢,嗯?”振宇用力地捏他的鼻子,这是绍民的弱点。

  “我不能呼吸了!救命啊!谁来救我啊!我不会用嘴巴呼吸,快饶了我吧!不然会闹出人命的!”他夸张地吼道。

  “说你做错了我才饶你!要不然,嘿嘿,等你窒息后,我还会将你剁成八十大块,再绞成酱,卖给人家做叉烧包。”振宇说着,还加上拍打绍民脸颊的动作,像恶霸般地威胁他。

  振邦故意在绍民耳边做呕吐声,加上音效吓他。“哇,好恶心喔,听得我都好想吐。绍民,还是快点认错吧!你也不想死状这么凄惨吧!”

  伊欣在一旁听得捧腹大笑。

  他们尽兴地玩着酷男联盟的“恐怖审判”游戏,看在别人的眼里也知道,他们嬉戏的成分居高。

  “可是振宇,你也有错啊!”绍民死不低头,明明都呼吸困难了,还争执着。“是你先抢了我的女人,坏了我们酷男联盟的约定,要不然我也不会这样!”

  “嗯,这一点算你上诉有效。”振宇并没放开掐住他鼻子的手“那药一事呢?”

  “看在我第一条罪状宣告无罪,先让我口气再说!”绍民机灵地开出条件。

  振宇网开一面地松开了手,绍民大大地作了好几个深呼吸,跟着脚大力地往架住他的振邦的脚掌踩下。振邦哀号一声,立即松开了绍民,单脚在原地跳跃着,嘴上哇哇叫。绍民则奋力地逃命。

  看着他们玩得那么高兴,伊欣也跟着轧上一脚,聪明的她赶紧跑去镇守通往玄关的走道,让这只苍蝇想飞也飞不掉。

  “干得好,伊欣。”振宇边追着绍民跑,边转头夸赞伊欣。

  “我们是默契十足,合作无间。”伊欣竖起大拇指笑道。

  “不,你们是夫yin妇,狼狈为!”被紧追着跑的绍民不甘示弱地嚷嚷。

  “绍民,你说什么!有胆别走!”振宇气得猛追。

  “现在不跑的是小狈!有本事来抓我啊!”绍民净顾着逃命。

  他们两人就在大客厅里追逐嘶叫,看得伊欣兴奋得像小孩般跟着尖叫。振邦脚受伤,就坐在沙发上休憩,嘴上不忘咒骂绍民。一向中立的振群为了表示公平,只好一会儿喊振宇加油,一会儿喊绍民加油。而振业呢?当绍民从他身边逃亡而过时,他就会开口骂:“大笨蛋!”

  一连跑了好几十圈,绍民和振宇无力地停下脚步,各占据沙发的一端,气如牛。

  “现在…我为药事件上诉。我是一时由爱生恨而受人利用,所以情有可原!”绍民气吁吁地先开口。

  “好啊,你自首就减刑。”振宇亦得很。

  “骗肖仔!以前我自首,没有一次减刑的,这次我不会笨得又上当。”

  “振宇,别和他多说了,快抓住他,一并替我报仇!”振邦在一旁叫道。

  “对啊,他还骂我们是夫yin妇,饶不得他!”伊欣亦兴奋地帮腔。

  “绍民,你真的是人神共愤,纳命来!”

  他们两个又开始追逐了,客厅里满溢着他们的笑声、叫声、求救声,好不热闹。

  霎时,伊欣美丽的笑颜上笼罩了一份黯然——跟振宇在一起真的好快乐,可是也好苦,因为喜欢他喜欢得过头了。

  但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好伤心的,因为振宇已表示喜欢她,她算是加入了联合国了,也就是他众多女友之一。这阵子她更是感受到被人宠爱着、追求着的幸福。

  只是待他回美国,忙于周游列国去洽商时,他一年能回台湾几次呢?能停留多久呢?三天?还是一个礼拜呢?已适应有振宇相伴的日子,后她一定会很寂寞。

  和那么多女人分享他的爱,这样的爱好孤单!

  不过也无所谓,只要偶尔能和他在一起就足了,虽然心底渴望的不只那么少,但总比没有了他的爱来得好。

  她真的好爱他、好爱他!即使要她和那么多女人一起分享他,她也不在乎。

  但,他结婚了以后呢?

  她铁定不能再做他的女朋友,不然她就是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

  她有可能成为他的老婆吗?

  哈,别傻了!由何夫人的心态和反应就可以得知,戏子要进入他们江家豪门,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届时,曲终人散,她一定会哭。

  然而,那些都是以后的事,她现在最需要面对的是,绍民已不再恋她,她已功成身退,也就是说,她得搬出去,结束这一段甜蜜的同居关系。她好舍不得喔!不自觉地,她的眼眶热了起来…

  昨夜的审判大会落幕,全得归功于振业。因为当绍民又从他身边逃亡而过时,他把腿偷偷地伸出来“砰”一声,绍民成狗吃屎地绊倒在地。振宇和振邦就像豹一样地扑了上去,坐在绍民身上,让他动弹不得。

  绍民赶紧举白旗跟伊欣赔不是,但他们并没因此放了他,因为他先前“拒捕”还“偷袭”振邦,需要给点惩罚,所以振宇、振邦和伊欣一同槌了他几拳才放过他。不过绍民确定有人没照约定用脚踹他。事后他询问起来,没人承认是自己做的。到底是谁呢?他也不知道。

  恐怖审判结束,他们的夜晚才开始,他们喝酒、聊天、嬉闹,一直到凌晨两点,绍民说他已经约了女朋友去夜游,要先行离去。其他的人也陆续各自回房休息。

  一进了房,振宇就开口请伊欣别搬出公寓。他很细心地看出她的心思,伊欣简直是飞上天堂了。

  而后,振宇疯狂地爱她,直到早上才放过她。

  已昏昏睡的伊欣耳边传来他的细语,他得搭飞机回美国一趟,处理些要务,但他保证会尽快地飞回她身边…

  睡到晌午的伊欣手抚着振宇睡过的枕头、位,以及闻他在棉被上留下的味道,回想着昨夜的一切。她觉得好幸福,死赖在上舍不得起来。

  这时门铃急促地响起,她无法再赖了。

  振邦他们和伊欣同时开了房门走出来。他们三个都一脸睡眼惺忪,伊欣表示要去开门,门一打开——“爸爸!你…你怎么来了?”她很惊讶。

  “不请我进去?”唐父没答反问,语气不是好。

  “怎么会?快请进!”听老爸的语气,伊欣知道一定有事发生。

  一进到客厅,给予振邦他们三位酷男三十秒的自我介绍后,唐父接下来就问了一连串令人尴尬的问题“这是江振宇的豪华公寓吧?他买给你的?以什么名分呢?‮妇情‬吗?”

  伊欣一时哑口无语,双手不安地握着,她老爸该不会…

  “没脸回答吗?还是很惊讶我为什么会知道事实?”见伊欣依然没回答,唐父气愤地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今天的报纸递给伊欣“你给我看看这个!”

  他们三个倾过头来,和伊欣一起看着报纸,顿时,他们三个完全清醒过来。报上影剧版的头条新闻是这样写着——玉女红星唐伊欣不惜当富商江振宇的‮妇情‬,换取名导演剧本下的女主角上头还刊着振宇和伊欣穿着睡衣,在卧房阳台上亲密相拥的照片。

  伊欣和振宇同居至现在都没人知道,而且出入一向很保密、谨慎,怎么会被拍到呢?除非有人特别请征信社调查。会是谁呢?

  伊欣放下报纸“我和振宇之间不是报纸所写的那样!因为我们是男女朋友,互相喜欢才住在一起,并不是什么利益换的关系。爸,我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并没有错,你也年轻过,知道这种想要与心爱的人紧紧腻在一起的热情。”

  唐父对于相爱的人住在一起勉强还能接受,再说,那天江振宇在台南过夜时,他们应该就有这层亲密关系。不!是“一定”有。爱人同睡在一张上,不可能只是“盖棉被,纯聊天”而已。

  但唐父没表示意见,眼前随便点了个男人问:“你伯父生病好了吗?”

  正好被唐父点中的振邦一头雾水,他伯父什么时候生病?他可健朗得很,又滑雪又爬山的。

  “好了!他的身体已经好了。”伊欣替他回答。

  “就那天江振宇来提亲时所说的话,他是不是该娶你进门了?”

  伊欣低下头,答不出话来,因为振宇是不可能娶她进门的!

  女儿是他养大的,她这个小小动作,他一看就知道代表什么。“我来了这么久,怎么都没见到江振宇?是不是一早见到报导就躲起来逃避事实?叫江振宇立刻给我出来!”唐父发火地嚷着要见当事人。

  “我堂哥没躲起来,他是人不在。他正坐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振群说道。

  “那一定是早上看到报导,知道我要杀过来,就立刻逃到美国去。你立刻打手机给他,叫他滚回来!”

  “飞机上是不能开手机的,因为会影响飞安。”振群又说。

  “伊欣,你给我老实回答!江振宇是不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娶你的打算?”唐父急于知道答案,转而问伊欣。

  “振宇说过他喜欢我。”伊欣不愿说谎,只能这么回答。

  “是啊,就如报上写的,他对众女朋友的喜欢而已。”唐父了解女儿避重就轻的回答,心疼地开导她“伊欣,一个男人若真心爱你,他会迫不及待地想把你娶回家,好好地宠爱着,让你完完全全属于他一个人的。面对现实吧!孩子,忘了那个江振宇!你值得更好的男人来爱你,就真心只爱你一人,让你拥有他一生一世的爱。”

  “我不在乎!我爱的是江振宇,所以我不在乎和别人分亭他的爱。我只要能爱他就好!”伊欣眼眶热了起来,抿着,不让热泪夺眶而出。

  她的告白、她红着的眼眶让唐父一时愣住了,他终于了解女儿对江振宇的用情有多深。

  “唐伯父,我想,我堂哥既然曾向你承诺要娶伊欣,他就一定会娶她。”振群这时又嘴了。

  “闭嘴!你不是江振宇,就不能替他发言,不能让伊欣心存缥缈不定的希望。”唐父很凶地吼道,忽然,他停顿了下来,看了他们三个一眼。

  他那奇怪的眼神令他们三个不解地相视一眼。

  这时唐父又开口了“不过,你们倒是能帮伊欣做一件事。”

  “什么事?只要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一定帮忙。”振邦冲动地先开了口。为未来的堂嫂尽点力是应该的。

  “好,就选你了!”基于他的诚意,唐父点点头说道。见到振邦询问的眼神,唐父随即解释“伊欣当人家的‮妇情‬已是全国皆知的丑闻了,而你们都是江家的人,所以我决定选你娶我女儿,挽回她的名誉。”

  “娶她?”振邦十二万分地惊愕,差点就从沙发椅上跌下来。他若娶了伊欣,振宇一定会把他卸成八大块,然后丢到海里喂鲨鱼。

  “爸,你中孔夫子的毒太深了!我已不是古代女子,为何要为了名誉这抽象名词就随便找个人嫁了!”振邦还在惊愕之中,没确切的回答之前,伊欣就已按捺不住地反驳着。

  “这个叫伦理、美德!不是中毒!”唐父亦青筋浮跳地骂道“而这世上就是有你这种自以为是爱,将伦理、美德丢在脚下践踏,为所为的女人,也才会有那么多外遇产生。”

  “爸,振宇还未婚!”

  “等到他娶了别人,你若依然对他执不悟,那就是名副其实的地下夫人。”

  她怔住了,那句话深深地刺中了她的心。她是戏子根本进不了豪门,振宇娶别人这一天一定会到来的!而她若依是执不悟,的确会演变成地下情。

  她失神时,唐父手立即扣住她的手臂要拉她回去。“跟我回去!我要你立刻退出演艺圈回台南。为了你的名誉,为了阻止你变成名副其实的地下夫人,我决定立即安排你相亲,十天之内就把你给嫁掉。虽然事情闹得这么大,但应该还有离过婚、或死老婆的男人愿意娶你这种当过人家‮妇情‬的女人!”

  他的话吓坏了他们三个。他们呆呆地、挑高眉,瞪大了眼。

  “爸,我不要!”她要挣脱“我不要没有爱情的婚姻。”

  伊欣的声音让他们三个回过神,振邦和振群快快地拉住唐父的手。振群还开口劝道:“伯父,没必要那么快把伊欣给嫁了!等我大哥回来,大家坐下来好好地谈谈,再作决定也不迟!”

  “江振宇若一直像缩头鸟躲着不出现呢?或是他根本没认真想过要娶伊欣,只是玩玩她而已呢?”

  “不会的!我堂哥绝对不是这种人!”这坚决的语气来自一直都没开口的振业。以那天振宇在饭店为伊欣牺牲、搏命为依据,他保证。

  “你说的话不算数!”唐父很凶地反驳,跟着挥掉他们的手“伊欣的事你们都别手管!若江振宇真的有心要伊欣,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她。”

  语毕,他拖着伊欣离去,伊欣没抗拒的意思,更是示意他们三个别阻挡她父亲,因为事情闹到这种地步,振宇还会把她当女朋友的和她在一起吗?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因为发生亲密关系就得娶那女人为,振宇铁定吓都吓死了。

  更或许她这么做是偷偷地在下赌注,赌什么呢?赌唐父最后说的那句话是否能实现。若他要她,一定会赶回来的,就像当振宇知道她要和绍民结婚时,杀到她家来一样…只是不知道这会不会是个奢望!

  这确实是个奢望!

  当月历上的期一格接着一格地被红色的马克笔给占领后,伊欣不得不让自己面对这是个奢望的事实。而就在今天,十格都被画满了,她相亲的日子也来临了。原本老爸一气之下要在十天内把伊欣给嫁掉,但在唐母的劝阻下,变成十天后相亲,一个月之内结婚。

  伊欣坐在餐厅里,对方显然是迟到了。

  至于相亲的对象,三天前,积极的妹妹偷偷打听到,对方早已喜欢伊欣很久了。他该不会又像绍民一样是追星族一个吧?

  她一手支在餐桌上,手掌抵着下巴,一手翻阅着杂志,脑海里忽然跃入一个想法——她现在这样做无非就是让她和振宇之间所有的一切变成回忆!变成只令人情感寂寥的回忆!

  她真傻!她为什么要被动地、又让自己愁云惨雾地等了十天之久呢?为什么就真的来相亲呢?她应该做些什么吧?为自己的爱做些什么吧?她要的不会是这种完结篇吧?

  去争取!幸福是该去争取的!她那样地爱振宇,振宇也说过喜欢她,就算她是个戏子又如何呢?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呢?

  她不该就此放弃!爱情虽然是勉强不来,但至少她也该确认一下振宇真正的心意。对!现在就去确认他的心意!

  她阖上杂志,正要有所行动时——“对不起!我来晚了!”一个气吁吁的男人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她怔了下,慢动作似地将头抬起,心跳不自觉地加快。待看到眼前的男人,她惊喜地大叫:“振宇!”

  “嗨!”他脸上依是那副死人的笑容。他坐下来,喝了一大杯开水才又说:“找不到停车位,把车开得好远,跑过来的。”

  “我以为你不会来找我了!”她语调还在兴奋中。他出现了,那表示…

  “我怎么可能不来找你!我搭机回美国的那天早上不是告诉过你,我会尽快地飞回你身边,你忘了吗?”他宠爱地抚抚她的头。

  他的话让她很高兴。想到那天,她脸上不飞上红晕,却也担心着。“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是不是我妈告诉你的?我爸没为难你吧?”

  “伯父没有为难我!至于知道你在这里,是因为…”他停顿了一下,看到她询问的眼神,算了,反正他迟早都得实话实说“因为上次我来台南时,你带我来这里用过餐,你说很喜欢这家店,我就在这家餐厅订了位。”

  “你订的位?”她不解地问。

  “嗯,因为我就是你相亲的对象,所以就由我订位,你不在意吧?”他笑得有点尴尬。

  “我相亲的对象是你?”她闭闭眼再次确认道,语气再也不是惊喜,而是有点火了。

  “嗯。”他当然也嗅到火山即将爆发的浓浓烟硝味。

  她冒着怒火的双眼微眯了下,倏地端起桌上的蛋汁朝他脸上泼去。振宇没躲,只是反地阖上眼,蛋黄体由他俊美的脸部曲线滑落下来。

  “我告诉你,我很在意!”她凶凶地丢下这句话,抓起身后的背包就往外跑。

  他们的争吵吸引了餐厅里所有人的注目。

  振宇早预知会这样,他用桌上的纸巾擦拭了下脸,在桌上留下一张千圆大钞,便快步追了出去。

  振宇追伊欣追过了几条街呢?他也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像是在参加马拉松赛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边叫着要伊欣停下来。他也确定她听到他的呐喊,只不过伊欣非但没停下,反倒加快了步伐。

  现在,跑道由马路旁的人行道转移至公园里的大草坪,振宇依然是在后面穷追不舍。忽地,瞥见身旁有一群小朋友在玩飞盘,他灵机一动,向小朋友借了飞盘,朝伊欣掷了过去。

  “哎哟!”伊欣惊叫一声,跪倒在草地上。

  振宇丢飞盘的技术真不是盖的,不偏不倚地击中伊欣的后膝盖。这回他轻而易举地赶上她。

  “我不知道你这么会跑!”振宇坐在她身边,气吁吁地说。

  伊欣没回答他,别过脸就要站起身,振宇快速地伸手圈住她的肩头,硬留住她。她挣扎着。

  “伊欣,不要!不要再跑了!”他将头埋在她如绢的长发中,微息地请求道。“我知道你在生什么气,可是这次并非像你所想像的那样。我真的没捉弄你,请你相信我!”

  感觉到他让她心跳快得几乎窒息的拥抱、感觉着他温暖的体温、他浓浓的男人气息,以及他话语的诚恳,伊欣停下挣扎。见她软化了下来,他才减轻手臂的力道。

  她缓缓地转过身,正脸朝他,手指戳着他的膛,凶凶地吼道:“你得跟我说个清楚,不然我绝对饶不了你!”但语调中依旧散发着小女人的气息。

  “遵命,老婆大人!”他笑着,一手改拥住她的,一手做个童子军的敬礼手势。

  “老婆”的字眼让她听得心里头一阵甜蜜的酥麻。

  “我又没说要嫁给你,叫老婆叫得太快了吧!”她娇嗔道。

  他倾过头亲吻下她的,鼻尖与她的相触着“但我已取得岳父大人的认同了。”

  “那只好…”她故意停顿下来,嘴凑向前。

  以为她要吻他,他亦凑过嘴,怎知她却用力咬了口他的下,他痛叫一声。

  伊欣高兴地笑了几声才说:“那只好叫我爸嫁给你!”

  他哈哈大笑。他这未来老婆的脾气真的不是盖的。

  原来他和老爸早说好了!她的家人也真是的,都不透半点风声,害她平白无故地过了整整十个愁云惨雾的日子。

  “别笑了!”她鲁地拍拍他的膛“快告诉我,你怎么和我老爸狼狈为的?还有啊,那天你回美国,是不是就像我爸说的,看到报导怕他杀过来,立刻躲到美国去?你要老老实实地告诉我,要不然我就不嫁给你!”

  “我招!我马上招!”他让她倚在自己的膛才娓娓道出:“那天早上我是看到报导后,才决定立刻回美国的。”看她的脸沉了下来,他捏捏她的脸颊,赶紧解释:“放心,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拍掉他的手,不悦地瞪他“不然是怎么样?”

  “记得你拍写真集时,我返回美国一次吗?”见她点点头,他又说:“在回台湾之前,我和各地所有的女朋友断绝来往。结果算是顺利,也算是不顺利。因为除了郭玉虹之外,还有三位在美国的女友不想结束掉我们的男女关系。药事件后,玉虹终于点头了,但她曾提及要送给我一份礼物。那天早上我看见那篇报导,不久就接到玉虹的电话,她问我喜不喜欢这份礼物?还宣布,我和她的恩怨到此才算真正的了结。”

  “原来又是郭玉虹做的!”

  振宇点点头。“为了不让那些女人因嫉妒而演出类似的事件来,我决定立即返回美国,把所有男女关系好好地处理掉。我到达机场,才想到你父母也会看到报纸,于是立即打电话去台南,可是伯父已先一步出了门。”

  “为什么要全部处理掉呢?还有,你之前为什么要跟她们断绝来往?你不觉得可惜吗?可媲美联合国的女友群也!”她有点吃味地说。

  “因为那时在美国接到你要和绍民结婚的电话,我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自拔地爱上你了!我跟所有的女友断绝往来,除了不愿你受到一丝丝伤害外,更是因为终身的伴侣我只要你唐伊欣一个。下半辈子有你相伴,就是我最大的幸福!而我更要用一生的爱来爱你,用一生的精力来保护你。”和率真的她在一起后,他才了解到,喜欢上一个人最简单的示爱方法就是直接告诉她“爱她”

  想不到一向大胆又热情的伊欣却害羞地把头埋进他的颈窝!

  “再说一次。”她在他耳边呢喃。

  “说什么?”他一时会意不过来。

  “再说一次你终身的伴侣只要我唐伊欣一个。”

  “要我说千万次,我都不厌倦!”他在她耳边低声地重复了好几遍。他紧搂住她“上次来台南跟伯父、伯母提亲,那都是真的。但碍于恐吓信事件,怕你因此受到伤害而作罢。原本恐吓事件结束后,我就要娶你进门,但又因玉虹和其他女友尚未摆平,怕我宣布结婚会令她们抓狂,对你做出更恶毒的事情来,所以才拖延至今。”

  她幸福地把头倚在他肩上“你把她们全摆平了吗?”

  “嗯,这次回去,我想到一个妙计。”

  “什么妙计?”

  “我把商场上几个杰出的好友介绍给她们了,还猛力推荐他们比我强过好几千倍,终于,她们答应了。”

  伊欣哈哈大笑,忽然停了下来“啊,我爸一定不会轻易饶过你的。”

  “嗯,刚开始他挂了我好几通电话,见面时只差没把我给五马分尸。但还好,我在机场打过去的电话是伯母接的,她帮我说了很多好话。待伯父心情较平静后,终于肯听我说明,加上我的诚意,他的气也就消了。不过,伯父竟然不许我打电话给你,也不许我先告诉你事情真相和我的决定,坚持要在十天后,用相亲安排我们重新见面。”

  伊欣很兴奋地抢着说:“我知道我爸为什么那么做,原因很简单,因为在那种场面,我一见到是你,除了欣喜之外,一定是抓狂的。好让你吃点苦头!”

  “伯父真的太了解你了。”他**着她如绢的长发。

  “当然,我是他最宝贝的女儿嘛!”她撒娇道。

  “那,亲爱的,我现在已经一一说明,你也该答应嫁给我了吧?”他等不及地问。

  “可是你爸妈呢?尤其是你妈妈,她会让我进江家大门吗?她可是何夫人的阿姨也!”她想到了最大的阻力。

  “我表姊会对女星反感至极,完全是受绍民交往过的女星们所迫害。我妈妈正好相反,她很喜欢你。”

  “真的?”她听得是心花怒放。

  “没骗你!我妈妈只看过你替黛儿化妆品公司拍的那支广告,就说她很喜欢这个女孩子,她还说你是个很率真的女孩,娶来当老婆最好了!”振宇锐利的双眼铁定是遗传自他妈妈。见她安心地笑着,他又说:“现在,可以安心地当我江振宇的老婆了吗?”

  “可以!”她毫不考虑地答应了。

  “我可以吻新娘子了吗?”

  “我早就等不及了!”伊欣热情地跨坐上他的身子,也不管现在是大白天,而且还是在假的公园里,就火辣辣地吻起振宇来…

  玩飞盘的那群小孩一直等不到被外借的飞盘归还,便自己来找寻。终于在公园的某一个角落发现了飞盘的行踪,不过…

  “你去拿!”

  “不,你去拿!”

  小朋友一个推过一个,就是没人要去捡那个掉落在这对热吻情人脚边的飞盘。

  完全陶醉在热吻中的两人没发现身边有那么多双眼睛正盯着他们瞧,当然也没发现众多的脚步声正慢慢地迫近他们…

  这时,四片短暂的分离,伊欣听到振宇以感低哑的嗓音告白道:“你知道吗?在我们第一次邂逅时,听见你悦耳的笑声、见到你人的笑容,以及左边人的小虎牙,我就疯狂地爱上你,爱上你这个恶女!”

  “好也!”接续振宇的,是个男人的欢呼声。那声音是如此地迫近!

  振宇和伊欣骤地惊愕地抬起头,看到的是从头上飘下的五彩纸片,四个酷男正双手抱、‮腿双‬大张,帅气地并肩站着,还看到一群小孩子继续在玩着手中的拉炮。拉炮当然是酷男们为振宇这对璧人准备的。

  “我爱上你这个恶女了!讨厌!”振邦故意学振宇,手更是搭上里头最冷酷、最阴沉的振业的肩头,还恶心地亲亲他的脸颊,嗲声嗲气地说。

  紧接着下来,当然又是振邦的哀号声,他的部多了个白色的脚印,踹他的人正是江振业。

  玩兴正起,伊欣和振宇开始追着振邦跑,要惩罚他把他们给丑化了。绍民也加入他们的行列,帮忙追捕振邦,因为他要报那天审判的仇。振群和振业则陪着那群小朋友玩飞盘。

  湛蓝的天空、假的公园,加上大伙兴奋的尖叫声、清脆的笑闹声,这会儿显得更有朝气了!

  —本书完— WwW.ubUxs.cOm
上一章   爱上恶女   下一章 ( 没有了 )
优步小说网提供爱上恶女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爱上恶女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就来优步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