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小说网提供清空万里免费阅读全文
优步小说网
优步小说网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推理小说
小说阅读榜 乡村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全本的小说 拯救人凄 花艳人生 风蓅武林 变狌小薇 好色滟妇 重生项羽 娱乐后宮 逢舂沨流 猎艳都市 乡村艳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优步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清空万里  作者:星野樱 书号:35637  时间:2017/7/25  字数:7197 
上一章   ‮)下(觉错 章二十五第‬    下一章 ( → )
现在的情况绝对诡异到了极点,当夏耀收拾完碗筷,摸着红通通的眼睛,从九阿哥的书房里像个小贼一样偷偷摸摸跑出来,而身后跟着的那位大人,着衣袍,拿着帕子擦着自己口的不明体,然后整理着自己的马蹄袖,竟然还摆出一脸好象做过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后,神清气的德行,悠闲地跨出门槛,直接朝大门外等着的轿子走去…

  阿门,不是她想解释,也不是她想越描越黑,但是这个镜头,怎么看怎么像某当朝皇子刚刚在房间里对某路人甲丫头做了什么”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的禽兽之事,然后,某皇子摆出衣冠禽兽的造型,冷哼一声,甩过长辫,不负责任地掉头就走,苦命的丫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泪飞而跑,准备投井,上吊,跳楼表示自己的清白…

  当然,她没打算为了自己辛苦编写的华丽剧本去牺牲小命一条,于是,自动省略了最后的**一幕,鞠躬下台,端着餐盘,走在回廊上,三八兮兮又做贼心虚地四处张望了一番,生怕发现什么九爷小老婆的恐怖眼线,要是被她们知道,她这贴没啥姿的**狐媚伺主了,她的人生就彻底多姿多彩了…

  张望完毕,肯定自己和九爷的清白都保住了,深呼吸了一口,直奔厨房,丢下餐盘,同情地看了一眼负责洗碗的小丫头,顺便庆幸了一把自己的地位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然后颠颠地往完颜夫人的院子里跑…

  心里祈祷着糖糖那个家伙不要又了一堆布,等着她自投罗网,脚已经踩进了完颜夫人的院落,准备和往常一样,到正厅去和夫人请个安,然后直奔育儿室,当她称职的托儿所老师,今儿个迟了些,千万不能让夫人发现她是忙着”禽兽”她家相公,才迟到的,想到这,她更是加快了脚下的步子,身子刚飞过正厅的门槛,只见一个么么手里捧着个娃娃刚要走出来,她倒一口气,为了保护祖国未来的花朵,紧急刹了车,踉跄了一下,急忙往旁边缩…

  “死丫头,走路冒冒失失的,撞着少主子,有你好果子吃!”么么调起了嗓子,急忙护着自己怀里的娃娃。

  她急忙低着脑袋,连连认错,么么嘛,更年期的女人,不同她们一般,不是每个月都有那几天,而是每天都处在那几天的爆发状态,她还是识趣一点比较好,阿门…

  “怎么在姐姐这大呼小叫的。”淡淡的女音柔柔地从正厅里出来,没多大力道,却还是立刻让正要对她使以暴力的么么站到了一边…

  “夫人,这丫头差点撞着少主子。这好歹是九爷的长子,要有个什么闪失…”么么一边说着,视线不时朝端坐在堂上的完颜夫人瞟去两眼。

  耀稍微抬了抬眼,视线飞向那位刚被皇亲国戚娶回来糟蹋的新夫人,却发现,这”夫人”叫得有点别扭,明明只是和自己一般大的女娃娃,细眉,媚眼,脸蛋粉的,端坐在椅上,却一看就知道,和自己一样是个三等残废,永远得抬起头来看人,没身高优势的可怜娃,原来九爷也喜欢罗莉啊,造孽啊,娃娃生娃娃,虽然这种事她不是第一次见到,但是还是忍不住感叹一番人生…

  “既是我这不安全,便请么么将弘政赶紧抱回去吧。”完颜夫人平淡的语调缓缓地滑出来,让端坐在一边的小罗莉不安地起了身,缓缓地福下来…

  “姐姐,原谅妾身的奴才不懂事说话,妾身进府门不久,也不懂规矩,没教好奴才…”

  “我也没怪你不是?只是这弘政是九爷的长子,你不能闪失,我也不能怠慢,你能带着他来瞧上我一眼,我就觉得知足了。”完颜夫人扫了一眼福身的小罗莉,再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耀…

  “姐姐侍奉九爷的日子是姐妹里最长的,自是妾身该来同姐姐请个安。”

  “…请安是好事,只是,我们满人同你们汉人有些规矩还是一样的,妹妹若是还没去给福晋请安就跑到我这儿来…怕是有失妥当。”

  “…姐姐提点的是,是妾身有失周全了,妾身这便去向福晋谢罪…”

  “子荷,送客。”完颜夫人淡笑了一声,扬手让身边的丫头将厅上的两人送了出去…

  耀只是杵在门口,没敢进去,视线向里瞟了瞟,看见刚刚还气势雄壮,淡笑如云的完颜夫人,垂下了眼帘,捏了捏手心,嘴角也淡然地放下,不再轻扬着…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又跌回了紫城那个破地方,得人不过气来的味道铺天盖地下来,竟让今早还在回味八爷那件朝服的她,心虚地庆幸自己逃跑了…感激地庆幸他放她逃跑了…少了一丝所谓的信誓旦旦,掉一点所谓的留恋不舍,扣除一些所谓的回忆片段,她竟不得不承认那个丢开她的人选择的好高明,好华丽,好…好贴心…

  她没成为一个抱着娃娃的娃娃,没成为一个抱着娃娃到处给人请安的妾身,也没成为一个等着新人来给自己请安的夫人…

  “丫头,进来。”完颜夫人的声音从正厅里传来,没有了方才的音量,透着打过一场仗得乏。

  她跨过门槛走进去,有些拘束地站在正厅:”…夫人,吉祥。”

  完颜夫人的视线在她身上游走了一阵:”…这些日子,照顾小格格辛苦你了,我听子荷说,那娃娃很皮。”

  “…嘿嘿…糖糖…呃…小格格她现在已经好多了,走起路来也有模样了…”就是的毛病改不了…

  “你今年多大了?”

  “啊?”她愣了一下,眨了眨眼,想要重新听清楚问题,她应该是问她家小格格多大了吧,她多大有什么关系…

  “也该十六七了吧?”

  “…呃…差…差不多吧…”她的年龄啊,阿门,永远的密啊…为啥这些古人对个人**问题极其有兴趣呢…

  “我同你这么大时,刚跟着九爷…”她淡淡一笑,却随即发现自己偏了话题,垂了垂眼角,又开了口,”我记得…你也是汉人吧?”

  “呃…是…是吧…”她家爹爹和少数民族奇缺没什么很大关系,不过那个”也”是什么意思…

  “可许了人家?”

  “…”她怔了怔,抬起头来看着完颜夫人,张了张,却没发出什么声音,又闭了起来…

  完颜夫人的视线挪开了些,径自站起了身子:”我只是随口问问,你别往心里去,你同子荷一起去小格格那边吧。”

  “…哦…”她刚刚还想老实地说出自己,刚许人家,就被人家华丽退货的丢脸事迹…还好,完颜夫人给她留了点面子…阿门…

  得到特赦,她急忙往院子外爬,遇上正走回来的子荷,子荷一见她,便开始八卦起来…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那就是你在四爷府上的时候,九爷收回来的小妾!啥东西嘛!”

  “九爷嗜好的确蛮奇怪的…”她跟着子荷往小格格的屋子走,眼睛开始左瞟右飘,没来由地做贼心虚,阿门,她发现自从今儿个早上,由于她定力不足,没把持住自己,轻薄美男的非法行为发生后,这个做贼心虚的状态就一直维持到现在,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什么叫路边的野花不要采,亲身经历过后,冷汗滴滴…

  “抱着儿子来示威,谁怕谁啊!哼,谁不知道九爷最痛的就是我家夫人的糖格格,这么多娃娃,你瞧见九爷除了抱糖格格,还抱过哪个娃么?”

  “…呃…没有…他该不会有什么不良企图吧…”以九爷的思考回路来说,他只会抱他能往的雌动物才对…而且,看过今天他收进屋的小罗莉后,她更是满头黑线…阿门…他主动抱糖糖,好诡异,好吓人,九爷,他千万不能滑向**深渊啊…太禽兽了…

  “最过分的就是,竟然先给夫人请安,跳过福晋,这种挑拨离间的小伎俩连我都看得出来,哼,想要福晋来找我们茬吗?不过,倒是不怕啦,谁也知道我家夫人跟九爷最久,最得九爷的心的嘛!还有小格格…”

  “…你干吗非要加上小格格…”九爷,他千万不能把他的魔手伸向祖国花朵,辣手摧花本身就很让人鄙视了,他要是连自己种出来的花都不放过,这个世界也太黑暗了…

  “哼!让她神气!过些日子,她的宝贝儿子就该给九福晋接去养了,以后见一面都困难!还不如生个女儿自己养呢,既是妾,还端什么高姿态!九爷也不过是图一时新鲜而已!我看九爷最喜欢的还是我家夫人的糖格格!”

  “…这绝对是个悲剧…”她现在就要去教育糖糖,怎么华丽地拒绝别人的示爱,还能保住自己的脑袋,这实在是一门值得好好钻研的学科,尤其在碰上她阿玛的时候…

  “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啦!好歹你也是半个我们房的人,不帮着说话,多少也应一声啊!”子荷白了身后的某人一眼,一直在同鸭讲,她在为自家夫人争气耶,她好歹也算半个夫人的人啊,竟然完全没有危机意识…

  “唉…造孽啊…”“…最造孽的就是夫人,怎么就收了你这愣愣的丫头,唉!”

  她看了悲叹的子荷一眼,也开始思考这个蛮有哲学含义的问题,却在找到答案之前,就将问题抛到了九霄云外,继续打打瞌睡,带带娃娃,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天色暗下来,从糖糖的成堆单中逃脱出来,捏了捏酸痛的脖子,她马不停蹄地赶下一个打工场子,九爷的书房…

  举起的手正要敲上门,却瞥见窗边的烛火印出女人的身影,貌似是小罗莉,她咧了咧嘴,抚了抚口,拉回自己正要敲上门的手,嘘了一口气,好歹她都在九爷府混了那么多年了,要是还犯当初那种没有技术含量的错误,直接破坏人家的夫的合法生活,那也实在太不象话了。

  摆出一个超酷的表情,她挑了挑眉头。九爷,这次就成全他好了,不用感谢她…嘿嘿,当作今天早上给她朝服抱抱的报酬,她会识相地闪人的…阿门…

  她踮着脚尖,就往台阶下缩,却还是忍不住反头看了一眼烛火印出的影子,兴许是刚到府,还没换下衣服,九阿哥正伸手解着自己朝服的领扣,小罗莉向前移了两步,手伸向前去,正要帮他解那朝服的扣子,却见那高高的身影明显怔了一下,毫不给面子地往后退了一大步,转过身,自己解着朝服的扣子,她看着那小罗莉手有点尴尬地停在空中,然后放回了自己身边…

  她若有所思地咬了咬角,张开自己的爪子,看了看那手掌,手指无意识地摩挲了一下,清晨,她在怀念他的朝服,后来,她在庆幸他的释放,现在,她又在缅怀他的纽扣,然后呢?半夜,她又要为几个嚏惊醒,顺便想起他那句离别后的调侃:”你打嚏没有?”那时的他,刚从外风尘仆仆的回来,一边咬着她的脖子,一边问她;那时的她,手里提着一包堕胎药,以为那只是一句天书,根本没去回答…

  直到现在,她才反应过来,那时的他,在想她…他竟然也会做这么麻兮兮的事,在那音讯全无的四个月,在她水深火热的四个月,在她躲在被窝里偷哭的四个月…他竟然在想她…

  她不该在这个时候聪明一把…

  从一打嚏就躲在被子里哭,到如今,她已经习惯了似地懒懒地咒骂两声:”抱小老婆的时候不准想我,TNND!”…”我绝对不走藕断丝连的路线,坚持就是胜利!”…

  可是为什么,每次喊到最后,她都要小声地加上一句:”我是女生…我才不找你,但是…你要是来找我,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每当这个时候,她都特别小心,生怕被桃听见她没出息的话,因为她好怕回答桃问的那个问题:”要是有一天,你打不出嚏了怎么办?”

  …要是有一天,她打不出嚏了,怎么办?

  鼻子啊鼻子,它可得替她争气点…她会好好服侍它的,比如每天对着它撒个几瓶胡椒粉啦,比如找几狗尾巴草天天伺候它啦…

  一边想着嚏大业,一边无视身后即将发生的非礼勿视场景,她从九爷风四起的书房前一路狂奔回自己房间…

  门一开,却见到一组奇怪的组合杵在她房间里…桃和…妈妈咪,那不是多年不见的茅坑埋钱的张五吗?

  几乎立刻的,她用膝盖也想得到桃有何企图,阿门,她对人家的老婆本那么有兴趣,干吗要找她来牺牲相啊,呜…她的清白…她不要相亲啦!

  “我走错门了,再见,拜拜,永别…”她一挥手就开始往身后转…

  “你走啊,你要是走了,今天晚上就不用回来了,我叫我家男人回来过夜。哼哼。”桃站起了身,走到她身边,一手抓住她的衣领…

  “大姐,你放过我吧,顶多今天晚上我帮你端洗脚水…”她哭丧地回过脸去,瞥了一眼,张五一脸万年俱灰的表情,貌似自动他的青梅足马嫁到大户人家去做小妾,他的表情就一直这德行了,哇靠,这都多少年了,这失恋的打击果然是很沉重的…阿门…

  “洗脚水,我家男人会帮我端,轮不上你,我,桃,现在是为你选个门当户对的男人,什么月亮星星,什么嚏包子,你都不准想了,免得每天吵的我睡不着觉!”

  “…我怎么觉得你若有所指,哪里来的星星…这和包子又有啥关系…”她最近命犯包子吗…阿门…她只听说过命犯桃花,还有命犯天煞孤星…命犯包子会发生什么血光之灾么?

  “你不知道就最好,来来来,你们两个出去散散步吧啊,这月明星稀的!”

  “十二月的天气去散步?”她控诉了某人的不人道,这种大雪天,抽风了才会想去散步呢…

  “总之,我叫你们去散步!”无视某人的控诉,桃将张五和她一起丢出了门,然后”砰”的将门关上了…

  她发誓,她对天发誓,不要半刻钟,桃家的男人就会鬼鬼祟祟地爬过来!这绝对是一场阴谋!

  看了一眼所谓的月明星稀,看了一眼地上厚厚一堆的雪,再瞥了一眼,一脸”你把我怎样都无所谓”表情的张五…唉…好吧…散步就散步吧…就当开导失恋少男啦!呜…她自己也是失恋少女,为什么就没有人来开导她呢…鄙视封建社会,重男轻女也太明显了啦!

  于是,一对失恋男女一同在大雪天散步的诡异画面上演了…

  “听桃说,你男人也抛弃你了?”张五同情地问到。

  “…”她瞥了他一眼,举了举拳头,考虑着是用语言回答他,还是用拳头回答他,TNND,她最鄙视讲话这么诚实的人。

  “唉…我们都是可怜人…”

  “…”可怜的是他,她现在生活状态良好,生理良好,心理良好,身心健康,不会产生恨尽天下男人的道姑想法,不会有想出家的尼姑想法,更不会想自杀…

  “我决定为我青梅足马守身如玉,反正你也打算为你男人守身如玉吧,所以,桃说,我们俩最合适。”

  “…”桃绝对是说,”你们俩疯子最合适…”

  “所以,过两天我来向你提亲吧?”

  “…”她的脸上莫非饥渴地写了”我想守活寡”几个大字吗?这人的朝前意识未免也太强大了吧,”…呃…我…”

  “她没空!”一阵阴郁的嗓子着冷风当头砸下来,砸得她一阵晕头转向,直愣愣地看着前方应该在书房里制造小蝌蚪的九爷

  “九…九爷吉祥!”张五立刻甩着袖子跪下去…

  她回过神来,跟着福了福身子,却看见那位大人直直地杵在她面前,皱着眉头,俯视着她,嘴角还挂着几丝冰凉的笑,这么华丽的又魅的表情,她比较想在漫画里看到,真人对着她上演,她还有点吃不消的…

  “看来,你还是很闲?”低的声音当头罩下来,她憋屈地看了他一眼,她难得不打扰他办正经事,他不感谢她,还说她很闲,阿门…她是很闲啦,大雪天跑出来和失恋的人相亲…太沦丧了…

  “跟爷去书房!”他斜视了她一眼,径自转过身,跨着步子就往前走,”今天不对完帐,你就别睡觉!”

  看看,听听,这简直就是无视劳动法,八小时工作时间,她现在可以要求加班费的!不要以为随便给她吃吃豆腐,她就这么好打发,豆腐值几个钱…

  想是这样想,脚步还是挪着跟了上去,张五,原谅她吧…与其跟他雪地里讨论守活寡的问题,她还是宁可去书房里烤火,顺便上数学课…阿门…

  他反身看着某人小跑着跟了上来,径自加快了脚步…

  她跟在他身后,对着自己的双手哈着热气,着手…

  “九爷…”她唤了他一声。

  “哼!”他用一声冷哼回到。

  “…”干吗”哼”她,那不讲话了…

  沉默了好一阵,前面的人突然停下来,转过身…

  她及时煞了车,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停下来,只能抬着脑袋看他…

  “…你刚刚要问啥…”他视线看着别的地方,仿佛不是在同她讲话…

  “…哈?”

  “…”他皱起眉头,”你刚刚唤我,不是有话要说?”

  “…哦哦…呃…呃…我就随便问问,您是出来干啥的…”

  “…散步!”他重重地回到。

  “散步?”她嘴角,呵呵…好难笑的笑话哦…原来抽风的不只她和张五而已…阿门…

  “还有啥问题?”

  “…呃…你喜欢穿着朝服散步吗?”她发誓,她真的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如果他觉得自己穿朝服比较帅,尤其是在雪地里尤其帅,也不是不可以啦…

  “…”他没回答,沉默了一阵,转过身,继续往书房走…

  她也不再问,只是提着脚步往上追,探了探脑袋…呃…她突然又多了一个问题…不过为了生命安全还是绝对不要问比较好…九爷…你干吗那么爱脸红啊…阿门…

  …

  关于罗莉,据作者讲,就是指长得尤其**,可爱的小妹妹。  Www.UbUxS.CoM 
上一章   清空万里   下一章 ( → )
优步小说网提供清空万里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清空万里未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相关小说最新章节就来优步小说网!